網頁導覽:到訪順寧道台的朋友,你好

有關2012年8月﹣9月的天台文化節詳情,請去另一網誌:http://rooftopfestival.wordpress.com

有關2011年9月-10月住屋正義行動詳情,請去另一網誌:http://housingjusticeaction.wordpress.com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曾就多項議題作關注,包括但不限於:

被迫遷租戶安置權益、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及住屋正義行動、天台戶安置或 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

及關於以上各項議題,有不同的短片、聲明及和市建局的往來書信。

(因時序上各議題混雜一起,為方便閱讀,請大家查看頂部分類欄,選取閱讀,謝謝!  )

重建街坊團體行動報導| 永不外判 原區安置 興建公屋

PHOTO

市建局自成立以來獲得了三大權力:公帑注資100億、重建項目免補地價及有行使《收回土地條例》強搶民產的權力,有了這些巨大的權力,市建局自然有 公營部門造福社群的責任,有責任令所有其項目不會豪宅化,以及重建所建的房屋是原區街坊可負擔的。然而,由市建局成立至今,卻一直「以錢為本」,完全沒有 盡其社會責任。

四月二十五日下午,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發起聯合行動,並有十多個重建街坊組和支持舊區租戶權益的團體(包括H15關注組、青山道 元州街重建關注組、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基層發展中心、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領匯監察、青年拒當樓奴運動、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古洞北發展關注 組)代表成員一同參與行動,在市建局總部樓下,要求市建局作出以下三點承諾:

1) 承諾永不外判,市建局必須親自負責收購、安置、賠償等重建責任,讓社會各界監察;

2) 諾在各重建項目均落實原區安置,完整保留社區網絡,真正改善舊區街坊生活;

3) 要求於重建地皮興建公營房屋,原區安置重建街坊

IMG_9453

(參與行動街坊撕開市建局公關包裝的假聲稱)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日前已電郵要求市建局主席蘇慶和今日親身參與集會聆聽訴求及負責任地作出承諾及回應,但市建局只派出社區發展 高級經理蘇毅朗出席。參與行動街坊多次高呼「蘇慶和接信」、「蘇慶和縮頭烏龜」等口號,對其不面對街坊及公眾的態度強烈不滿。參與行動的街坊、團體及市 民,在市建局總部樓下花園等候了一個多小時,仍不見蘇慶和蹤影,商討後決定,在蘇毅朗承諾分別於四月二十八日及五月十五日限期前,詳細回覆早前四月八日及 今日遞交給市建局信件的條件下,接受由蘇毅朗代為接受信件。如市建局未能在這兩個日期收到市建局的詳細答覆,各區街坊及支援團體均聲言會再發起行動。

IMG_9467

等候蘇慶和出現接信期間,多個參與的街坊和團體均有發言:

IMG_9360

H15 May姐:「大家成日講啲地產霸權,我相信市建局唔係地,係霸權大哥大。我地見到市建局有咁大嘅權力,應該對社會有責任的承擔…市區重建局拎住市區的優質 靚地皮,就用哂黎起豪宅,大家抬頭望一望,小心你嘅頸X發炎,原來佢起好高嘅。市建局可以免補地價,其實係封左個蝕本門,個樓價點樣升,市建局一定唔會蝕 本」

IMG_9372

衙前圍村關生:「佢強搶我地的土地,將土地變為豪宅,但我地呢度係古蹟地,係唔能夠用黎起豪宅地架。係應該喺番原區的平房屋及仿房屋,俾村民,亦俾市民見到個古蹟。」 IMG_9375

衙前圍村郭生:「市建局應該要原區安置啲村民,還我地原有嘅生活及地區網絡…市建局係諗住將成個衙前圍村上空15米高整個大平台,個大平台上面就起 豪宅,大平台的下面就係做保育公園。我地村民的訴求,要佢喺保育公園的門口,起一排仿古屋安置我地。上面個層安置居民,下面個層就安置小商戶,讓我地可以 繼續有原有的生活方式,多謝大家關注」

IMG_9383

K20-23 岑太:「自從呢邊起左好多豪宅,原本我地有好多小店,有好平嘅野買,依家變哂地產街,打橫打直十字路口都係地產鋪。」

IMG_9393

青山道施小姐:「點解我要爭取原區安置?因為我個小朋友依家喺原區讀書,同埋爭取原區安置係因為我喺香港沒有親人,若有甚麼病痛,我可以番去教會, 弟兄姐妹會幫手照顧我兩個小朋友。原區安置對我係好重要,希望市建局可以承諾。希望市建局可以運用自己有嘅資源,令到啲街坊可以安居樂業。」

IMG_9395

西區 Linda:「市建局第一批重建戶,當初話樓換樓、鋪換鋪,仲會起番啲公屋,下面有社區設施。到今時今日佢都無做到,之後佢話無鋪換鋪喇,要自己搵架喇。」

IMG_9401

古洞平叔:「基層市民係香港開埠的先鋒者,香港有今日都係呢班老人家有份創造出黎,並唔係現在依家啲每月攞天文數字人工嘅高官,做出啲違背良心,打壓市民嘅野,拎政府的尚方寶劍周圍去搶屋,再俾地產商去發達,呢啲為左乜野?一句講哂,官商勾結。」

IMG_9417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 鄭婆婆:「排緊公屋,但側邊啲地收完又係起豪宅,又唔係起公屋。」

IMG_9430

基層發展中心:「數下蘇慶和,蘇慶和九十年代係房協的阿頭,當年荃灣二街重建,成萬戶,佢外判左俾信和做。到2003,04年,過到領滙做行政總 裁,就哄啲小商戶,唔賺錢唔加租,結果領滙今日搞成點?啲商鋪死嘅死,走嘅走。佢當時身體不適,點知佢又黎市建局。仲諗住勾結田生,大家都要好小心。」

IMG_9438

捍衞基層住屋聯盟:「我地覺得一定要捍衞基層住屋的需要,受重建影響的街坊其實都同公屋街坊一樣,都係基層市民。有時我地話公屋街坊比較好,(當被 重建時)作為公營機構,佢一定有原區安置,但市建局就唔一定。而作為基層市民,我地唔能夠接受有啲人能夠維持社區網絡,有啲人住得更加差,更加惡劣,但佢 地受保護的情況更加少。所以我地作為基層居民,一定要出黎撐。」

IMG_9442

青年拒當樓奴:「不斷喺舊區拆左基層的屋,拎黎起豪宅,令到基層市民的住屋選擇越黎越少。而政府成日話唔夠地起公屋,成日話好多年輕人排公屋,要計分,要趕佢走,但其實就係政府喺度製造分化製造對立。」

是次行動的聲明[永不外判 原區安置 興建公屋 責無旁貸]

全文,請去: http://wp.me/p63YM-j7

行動呼籲|要求市建局永不外判、原區安置、興建公屋

發起行動背景:

1) 市建局譚小瑩早前辭任行政總監一職,驚傳現任主席蘇慶和欲加強市建局與私營財團合作,甚至將收購工作外判,仿效田生。

我們擔心:雖然只是研究階段,但市建局並未排除這個選項。舊區街坊在重建區居住,本來應該得到重建單位的合理保障;萬一此例一開,受重建影響之業主及租戶可能被收樓公司以不合理之程序,甚至威脅人身安全的手法趕離住所,其權益將被嚴重剝削。

2) 現時深水埗區仍有大量正在進行重建的項目,然而,我們從深水埗區一個已開始進行安置階段的通州街重建項目居民口中得知,市建局職員表示因沒有足夠原區公屋單位,很大可能無法原區安置受影響街坊。

《市區重建策略》清楚闡述市建局的工作是要確實改善街坊生活,保存居民社區網絡;而市建局在進行重建前,早已提交計劃予財政司長審批,應已作好初步安置規劃;而在宣布凍結後,亦已登記人口並進行社區影響評估,理應有足夠時間了解重建區的安置需求,作詳細安排。

3)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於2010年提出[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建議市建局採納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居屋及可負擔私人樓,惟市建局卻聲稱與房署簽訂「諒解備忘錄」不可建公營房屋。至2012年,市建局前主席張震遠表示,可考慮「將部分市建局收購的市區小型地皮用作興建公屋」;而當時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亦表示,應在市區覓地興建公屋。一眾重建區街坊在當年5月,曾發起行動,要求民主規劃、重建地皮建公屋、不要「走數」。可是到了今天,卻連一點消息或研究成果也沒有,近年的市區重建項目,包括2015331日剛公佈投標結果的深水埗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項目,和去年公佈投標結果的順寧道69-83號重建項目,均由私營財團投得,作預期呎價過萬元豪宅發展。市建局既然擁有龐大資源和權力,好應該發展更多安置可能,包括規劃部分重建地盤作為公營房屋。

故此,是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發起聯合行動,向市建局提出三大要求

1) 承諾永不外判,市建局必須親自負責收購、安置、賠償等重建責任,讓社會各界監察

2) 承諾在各重建項目均落實原區安置,完整保留社區網絡,真正改善舊區街坊生活;

3) 要求於重建地皮興建公營房屋,原區安置重建街坊

並誠邀各個關注市區基層租戶居住權益的團體或朋友參與行動。

發起團體: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立於2009年,由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居民自組關注組以抵抗迫遷,要求市建局對已登記的人口負責任的;後期,關注組在區內做了一千份問卷調查,了解居民需要,製訂了一份[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要求把區內已夷平但房協並未規劃的重建地盤,改成公屋、居屋、可負擔的私人樓宇及小舖。這份方案同又獲區內一千名居民認同,可惜,這個方案被房協及市建局多番拒絕,胎死腹中。關注組的居民,仍有關注其他重建項目及租務政策的問題。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一群積極關注舊區重建的街坊和義工(或共工)於20148-9月籌組,希望作為一個持續致力組織區內街坊自行組織的互助關注組,共同參與社區議題討論、共同關注與舊區重建相關的政策和議題、共同議事和解決困難。我們也希望促進街坊自主地規劃自己社區的未來發展和生活模態,重新正視社區經濟和社區網絡的重要性,達至真正的「城市規劃民主化」。

 

參與團體:

H15關注組、

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關注組、

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

青元重建關注組、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基層發展中心、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土地正義聯盟、

自治八樓、

德昌里23號舖

行動日期2015425(星期六)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地下外花園廣場(市區重建局總部地下)

時間下午二時集合,三時開始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及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永不外判 原區安置 興建公屋 責無旁貸--聯合聲明

永不外判 原區安置

興建公屋 責無旁貸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及福榮街重建關注組

聯合聲明

市建局譚小瑩早前辭任行政總監一職,驚傳現任主席蘇慶和欲加強市建局與私營財團合作,甚至將收購工作外判,仿效田生。雖然市建局發聲明指會「履行社會責任」,否認和私人收購商田生合作;但市建局高層竟又表示「參考對方(田生)較靈活的工作方法」,並指研究報告「可以考慮將收購舊樓外判予市場上有經驗的專家」(1)。可是,深水埗福榮街重建項目2015331日剛公佈投標結果,如同去年順寧道的重建項目一樣,均由私營財團投得,作預期呎價過萬元豪宅發展,已是市建局早已淪為只顧盈利不顧社會責任的發展商的明證。

現時深水埗區仍有大量正在進行重建的項目,例如我們近日從通州街重建項目居民口中得知,市建局職員表示因沒有足夠原區公屋單位,很大可能無法原區安置受影響街坊。此情況下,市建局竟仍不斷容讓重建項目興建大量高價豪宅,而不撥回興建公屋等真正供基層市民居住之房屋,如此下去,未來很可能會有更多受重建影響的街坊無法安置原區,此與市建局「以人為本」,「改善舊區街坊生活」的宗旨完全背道而馳。

因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及福榮街重建關注組在此要求市建局,切實履行應負之社會責任:

1)承諾永不外判,市建局必須親自負責收購、安置、賠償等重建責任,讓社會各界監察;

市建局高層表示顧問機構表示可能將收購程序外判,實是極之不負責任的想法!雖然只是研究階段,但市建局並未排除這個選項。舊區街坊在重建區居住,本來應該得到重建單位的合理保障;萬一此例一開,受重建影響之業主及租戶可能被收樓公司以不合理之程序,甚至威脅人身安全的手法趕離住所,其權益將被嚴重剝削。作為擁有收回土地公權力的機關,怎可以將如此重要的程序外判予私人公司,避免受到社會各界及輿論之監察,更增加黑箱作業的機會?因此,本關注組強烈要求市建局承諾,不會將收購、安置、補償等重建程序外判,以保障重建居民應有的權益。

2)承諾在各重建項目均落實原區安置,完整保留社區網絡,真正改善舊區街坊生活;

《市區重建策略》清楚闡述市建局的工作是要確實改善街坊生活,保存居民社區網絡;而市建局在進行重建前,早已提交計劃予財政司長審批,應已作好初步安置規劃;而在宣布凍結後,亦已登記人口並進行社區影響評估,理應有足夠時間了解重建區的安置需求,作詳細安排。

市建局擁有土地收回的權力,亦有政府注資及免補地價優惠,之前數年又屢獲盈利,在聲稱區內公屋數量不夠的情況下,卻不肯在重建地皮興建單位安置受影響街坊,逼使街坊離開原區生活,破壞居民的社區和生活,違背「以人為先」的理念。因此,我們要求市建局承諾,必須切實執行原區安置的政策,在有足夠原區單位之前,不可逼使重建區街坊離開,真正改善其生活。

3)要求於重建地皮興建公營或資助房屋,原區安置重建街坊;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於2010年提出《[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建議市建局採納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居屋及可負擔私人樓,惟市建局卻聲稱與房署簽訂「諒解備忘錄」不可建公營房屋。至2012年,市建局前主席張震遠卻表示,可考慮「將部分市建局收購的市區小型地皮用作興建公屋」;而當時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亦表示,應在市區覓地興建公屋。一眾重建區街坊在當年5月,曾召開記招,要求民主規劃、重建地皮建公屋、不要「走數」。可是到了今天,卻連一點消息或研究成果也沒有,而且不斷在重建區接受私人財團的投標,興建昂貴私人樓宇,完全無視當初提出的構思,忽視基層街坊的住屋權利。市建局既然擁有龐大資源和權力,好應該發展更多安置可能,包括規劃部分重建地盤作為公營房屋,日後安置重建區街坊及作公共用途。這些例子,早已曾經成功實踐,與土地發展公司的一些項目也做得到。因此,關注組要求市建局,不再盲目將重建地皮交予發展商,而應該興建公營房屋,安置所有受重建影響的街坊。

4)建議改革架構,市建局財政由政府負責,避免因自負盈虧受財政壓力而犧牲基層市民利益。

市建局一直將「自負盈虧」掛在口邊,「財政壓力大」;然而市建局近5年來累計卻錄得盈餘超過70億(2)。而且,市建局雖非政府部門,卻被賦予大量資源和權力進行收地和發展;但市建局往往審慎理財為名,只顧獲利為實,不肯仿效以往重建(如土發豉油街12號、房協駿發花園等)般在重建地皮或附近土地興建單位安置受重建影響街坊,迴避確保居民獲原區安置的基本責任。關注組建議,市建局及發展局應認真考慮,將市建局重新完全納入政府架構,財政由政府承擔,按社區需要進行市區更新,開發土地建公營及資助房屋,以滿足市民大眾「安居」的殷切需求。政府庫房充裕,且每年亦有從賣地獲利,既然有錢大作基建,則沒有自負盈虧的借口,罔顧重建居民的基本權益。此舉亦能兌現梁特當年競選承諾,在市區增加可建公屋之土地,提高每年公屋供應,紓緩每年輪候公屋之人數,同時不會推高樓價物價。不但對重建街坊公平,亦能真正改善舊區市民的居住環境和質素。

最後,本關注組要求市建局,於421日或之前,需就以上4點,以書面及電郵作出承諾和答覆。

敬希垂注為荷!

此致

市區重建局主席

發展局局長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及福榮街重建關注組

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

1市區重建局非執行董事黃遠輝及物業土地發展總監溫兆華在不同媒體訪問時均有此說法。

2市建局過去5年盈利 (來源:市建局年報)

2010 7

2011 22

2012 25

2013 44

2014 22

dsc_7038

上圖為一眾重建區街坊在2012年5月8日,在舊政總曾召開記招,要求民主規劃、重建地皮建公屋、不要「走數」,
當年的立場書和短片見此

(請廣傳)本周五(27/3)市區重建抗爭紀錄片放映: [順寧道,走下去!﹣﹣紀都市貧民反迫遷運動 ]

redwhite02 P1080366

DSC_1359

一個小小的深水埗重建區, 一班手停口停的街坊, 一群本身要番工番學的義工,名不經傳卻三度搖撼了市建局的租戶政策, 這些事情怎樣發生?
基層的民主、城市規劃的民主化、中港基層在此不單沒有矛盾更唇齒相依共抗強敵, 這些, 在深水埗這個草根社區,又有怎樣的演繹?
邀請大家來一起看, 一起思考, 一起討論。

影片簡介:[順寧道, 走下去!]
日期:27/3|時間:晚上7點|地點:九龍塘禧福道5號香港浸會大學傳理視藝大樓403室(創作者將參與影後討論)

2009年6月,市建局宣佈將順寧道69-83號劃為重建區,並即日進行人口凍結登記;然而亦在同日開始,13戶居住於此的租客卻陸續收到了小地產業 主的迫遷令,市建局卻不肯承認該批租客的受影響租戶身份,拒絕依法對受影響租戶進行原區安置或者合理補償。
這邊廂地產剪水剪電上門叫罵,那邊廂市建局闊佬懶理。回頭看看這個平凡到不可再平凡的社區,沒有美景,唯一擁有的就是物價低廉、交通便利的十五分鐘生活圈。到底是什麼動力令毫無議價能力的板房租戶可以持續抗爭?

創作: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順寧道義工支援組
製作:影行者

活動主辦: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

活動:

紀實眼 – 記錄片放映工作坊一:「記事」─ 順寧道,走下去 (片段選播)(CCL 認可工作坊)

協辦:影行者

 

順寧道追蹤報導: 市建變身屋宇署? 突襲強拆舖戶牆

美寧物業原在順寧道77號地舖營業,因09626日順寧道69號至83號被公佈劃為重建區,美寧物業的黃小姐為維持原有營生網絡,約201011月購入及搬到剛好在重建區旁的順寧道67號地舖,繼續營生。

順寧道重建區亦在去年五月土地復歸政府後,開始圍板及拆樓,至現時地盤已被完全平整,施工單位為永樂工程有限公司。

美寧物業與重建區相連
美寧物業與順寧道重建區相連

 

事發經過:

 

近月,市建局職員與美寧物業店主黃小姐聯絡,四月初安排委派的工程師,在市建局職員司徒先生陪同下,往視察環境,只作口頭通知,因屬地盤範圍的69號與順寧道67號地舖有一幅共用牆,需要拆掉。

美寧物業店主黃小姐即時擔憂保安及安全問題,因若牆被拆掉,其他人可隨時進入其舖位,而且少了一邊牆,也難保結構的安全。

黃小姐要求市建局及永樂工程有限公司必須承諾清拆後會建回牆壁,告知施工時間表,及確保施工期間,在缺了一幅牆的情況下,對原有建築不會因工程而有損害結構,危害人身安全,才讓其進行工程;並要求其出示含拆卸及建回牆壁施工範圍的工程藍圖文件,黃小姐始願意簽紙讓其完成工程。

對於黃小姐的要求,市建局委派的工程師竟指,黃小姐物業的一部份為僭建,故拆卸共用牆後,不會建回牆壁,也拒絕承諾施工期間的結構安全或出示藍圖。

然而,若為僭建,10年尾至今天市建局及永樂突襲施工,黃小姐從沒收到屋宇處任何指其僭建的信件或僭建令。且拆卸僭建物亦為屋宇署職務,市建局為何可越權,並在沒有任何書面通知下,突襲拆除物業建築的一部份此豈不是未經通知或准許下,損壞他人財物?

市建局及永樂工程一直沒再聯絡黃小姐,直至兩日前,412日星期六下午,永樂工程派員跟黃小姐稱已獲市建局准許其可不經黃小姐同意便拆下共用牆,但並無透露何時進行工程。黃小姐即時表示反對,並稱會再聯絡市建局人員要求給予合理答覆。

豈料在今天(414)早上,永樂工程已擅自拆掉共用牆的一大截,黃小姐致電市建局總部,亦聯絡不上任何負責人員,或獲得任何答覆。黃小姐即時報警,但警方稱此為民事糾紛,不能干涉;亦因黃小姐以身擋工程,拆牆工程暫時停下,但共用牆已被拆去一大截。

共用牆被強拆去一大截

圖中左手邊是不屬重建區的67號,右手邊是重建區內的69號(已拆卸),
兩個號碼相連的共用牆被拆去一大截

由舖內望向重建地盤

上圖是由67號望向整個順寧道地盤,一大幅磚頭製的共用牆已被拆去,任何人隨時可透過地盤進入67號

未拆前的共用牆

上圖是被突襲強拆前的共用牆,同樣為由67號望向順寧道地盤,拍照角度與上圖相若

黃小姐對市建局及永樂工程的突襲極度憤怒,要求市建局必須給回合理回覆,否則不排除會繼續阻擋工程。

前順寧道重建天台戶何先生亦表示,市建局及永樂工程此舉先斬後奏行為,完全不理人家死活,一來是結構安全的問題,二來拆除共用牆後,如遇天雨,內裡的傢俱雜物亦有可能受到沾濕、損害。

其他相片:

碎片飛進67號範圍

地盤施工工人

相片提供: 黃小姐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對[風中轉]一片的澄清與回應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對[風中轉]一片的澄清與回應

香港電台的外判戲劇計劃中,有一名為[風中轉]的戲劇,是以本關注組一名成員何國強先生一家的天台及重建故事作藍本拍攝。

本關注組成員了解到[風中轉]是戲劇,但既然播放時在片尾有打出[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及[何國強先生一家]是[協助拍攝]。因此,本關注組認為,大部份觀眾有機會把影片當成半紀錄片狀態觀看,並會可能以為裡面牽涉政策方面的事情為事實。市區重建牽連甚廣,我們不想有市民因此而對政策有誤會。同時,本關注組亦有感必須澄清,以免外界以為是本關注組故意誤導導演,又或對本關注組的組成和運作有所誤解。因此,本關注組認為,就住順寧道重建區裡發生的問題,以及市區重建其政策及執行方式方面,必須作出澄清。

我們理解導演本意是想做一些與社會基層現實有關的藝術創作,並無惡意,只是當中有一些誤會,導致現在的結果。故,在刊出這篇聲明前,我們已與導演溝通過。導演表示影片除了以順寧道重建事件和何國強先生的經歷作藍本外,製作團隊也搜集了很多其他關於市區重建的資料,並融合、改編到影片當中。雖然如此,但鑑於影片很容易令觀眾聯想到順寧道的重建項目,關注組仍然認為有必要作出澄清,以正視聽。

以下澄清分為兩大部份,一部份是就事實問題澄清;有些部份是就住導演希望製作一個取材自社會現實,亦想回應社會現實的公眾藝術創作的敘事方式與理念,本關注組作出的回應。

一)各種與事實相關的澄清

1)有關市建局的收樓方式之一

片中有講到主角為一天台屋業主,在收樓後期,忽然有人在他門口燒冥錢。劇中有兩類迫遷,一是市區重建局;二是私人業主。雖然,片中沒有明示,但既主角為業主,就暗示了是市建局。

澄清一: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確有街坊組員曾經歷門口被燒冥錢,但那是在她被迫遷後,無奈搬到重建區外的另一天台屋時,剛落腳一個月,大廈便掛上了紅紅的田生地產收樓大橫額後。是誰我們不知道。

澄清二:

市建局在法例上是一個名義上獨立於政府的公營機構。在成立市建局時,政府已給其三大優勢,一是政府注資一百億;二是重建後免補地價;三是市建局有權動用公權力,即[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去區內所有人的業權,而在法例上,它要動用這個權力,是沒有規定是否須收購滿多少成,而只是重建開啟後十二個月內可以提出要求動用這條條例。在市建局頒佈[收回土地條例]後,區內所有地權立即變成政府所有,所有人不論業權身份,都會變成「霸佔官地」,隨時可以被告,這對很多市民來說,就已經是足夠大的壓力要馴服要搬走。在擁有如此巨大的合法權力之後,市建局亦無須動用那些放火行為,或者這樣說,在市建局收購期間,在本關注組所知範圍內,並沒有發生疑似市建局放火的行為。

本關注組雖然對市建局的作為及其相關法例甚為不滿,但,也不會胡亂將它沒有做的事安在它頭上。

2)有關市建局的收樓方式之二

片中謂主角是在上班途中,市建局沒有知會他之下,動用執達吏靜靜地鎖上了他的大門。

澄清:

關注組的確有組員面對過這種情境,但當時是小地產商式的私人業主做的。至於事實上市建局是否有權這樣做?理論上它可以,但似乎在這個順寧道重建區中,以本關注組所知,這並沒有發生過。

3) 有關市建局的天台戶政策

片中的市建局人員在重建公佈開頭的三日凍結人口日期間,已問過何生,是否拿得出已居住在此超過兩年的證明。這是誤導的。

澄清:

市建局人員在2009626-28日的凍結日期間並沒有向何先生索取這些住址證明,而是在2011年開始處理何先生個案時,才要求他拿出重建前兩年在此居住的證明的資料,即是忽然要一個租戶拿出四年前的住址證明,甚不合理。其實,何先生樓上樓下的街坊都證明到他在該重建區內居住超過四十年,說他證明不到自己住在該處,實屬可笑。

同時,所有重建區的居民,只要凍結當日住在區內,就已擁有重建街坊身份,只有天台戶,會被要求提出兩年前已居住在此的證明。如果說怕有人混水摸魚聲稱自己住在此,那麼天台與樓下都有可能,因此,這是歧視天台戶的政策。如果重建政策真的如市建局自己的宣傳成天講的,說要改善居民生活環境,那麼,因房屋政策惡劣而無法上樓的各式市建局口中的不合法住房如劏房、籠屋、天台屋街坊,理應是市建局首要去改善他們生活的街坊才對。那麼,針對天台住戶的歧視政策到底有何正當性?

這個有關天台住戶遭市建局政策歧視的問題,才是何先生抗爭的中心點,在片中卻隱沒了。反過來,片中在這裡又美化了市建局,講到它對待天台和樓下是一視同仁。

4)關於「誰是關注組」的問題

片中何生守屋後,下來感謝支持者,說多謝關注組的朋友。言下之意,何生未必是「關注組」的成員。

澄清:

我們知道很多人都有這種誤會,已經分別跟很多人澄清很多次。

市建局似乎也鼓勵這種想法,最近在市建局的通迅中,也有市建局職員說很多街坊喜歡找些「關注組」幫忙。換言之,市建局是否也樂於認為和讓更多人認為,那些「關注組」根本不是街坊而是一些「外人」?

我們想澄清,我們所熟知的重建關注組,包括H15關注組、深水埗重建關注組、福榮街重建關注組、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藍屋居民權益小組等,當然包括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都是街坊自己集體、積極推動參與的組織。

5)對於社會運動組織的問題

片中只有一名義工小倩,這個小倩不知是從何而來,而她口中,其他積極的支持者,全都是網上得知訊息前來。同時,整件事好像只有街坊個別的抗爭,個別互相支持。

事實澄清:

為免市民看後誤會,以為個個街坊都只能單打獨鬥。我們有感這必須澄清。

就是因為前利東街的H15關注組持續關注市區重建問題,到重建區內街頭開街坊權益簡介會,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這個居民組織才會成立的。之後,H15關注組成其中兩位成員,召集了其他對市區重建問題關注的年青人,成立了長期順寧道義工支援組,長期跟進順寧道這個重建區,包括落區、與街坊開會,與街坊一起研習政策、去找其他基層團體取經等等。這些義工,後期又再到其他重建區,又號召其他他們的朋友組成支援隊伍,協助居民成立互助組織。關注組和支援組當然有靠網上號召關心事件的市民,但網上號召的多數是參與個別活動的市民,而非在抗爭場合會幫忙寫橫額、舉牌的義工。當然,我們也會盡力邀請來的市民留下壯大義工團隊。

6) 有關主角在抗爭前夕想叫外來支持者離去免他們受傷一段

片中有一段是關於主角在守屋前夕,向義工小倩說叫她不要叫那麼多人來,若然有朋友受傷自己會過意不去。

事實澄清: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中曾有個案需要有對抗場面出現時,不論是何先生或是姚家或是楊女士,大家都沒有叫義工或支持者離去。原因不是不擔心他們受傷,而是知道,核心的義工及外來的朋友,不單是來支持他們個人,而是認同一些關注組的政策倡議,例如,要求市建局必須承認凍結日租客身份;市建局必須原區安置改善居民生活;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對租戶的不公平;人口政策對窮人的不公平等等。由於知道大家是同一道上,爭取同一個社會目標,不是只是支持自己,因此,大家的關係,是互相支持,一起抗爭的戰友,而不是「我是苦主你來支持我」這一種關係,故此,也不會叫人家不要來。

7) 有關主角最後搬去屯門劏房的橋段
片中主角最後無奈只能離開市區搬到屯門老遠的劏房。

事實澄清:

現實中,一個在深水埗找不到劏房/天台屋搬的街坊,也不會走去屯門。因為屯門有嶺南大學,現時很有限的舊市區的私樓劏房,價值已因有許多學生租而貴了許多,比深水埗更貴的大有房在。同時,許多基層街坊不能離開深水埗,不只因租,同時也因社區網絡(包括附近買便宜日用品的網絡),以及上班上學的問題。如果一無了屋就搬去屯門,而人仍在長沙灣上班,對一個捉襟見肘的基層家庭來講,就更無可能了。

8) 有關「抗爭是否有用」?

片中最後所有人都被迫走,一個都不留。小朋友說,自己改變了,這世上只有上班上學是不能改變的。

事實澄清:

如果物質地談,本關注組的積極參與街坊之中,有兩戶成功爭取原區公屋安置,有數戶成功爭取在市建局收購物業前被迫遷的補償。

如果非物質地談,本關注組的努力爭取下,市建局被我們迫得兩改政策。終至現在有了一個新的政策,是關於租戶在公佈重建後,而市建局成功收購前若被業主迫遷的話,有可能可以獲得本來重建租戶應有的安置,或者補償(二擇一)。

雖然,我們知道,這個政策仍是歧視無產業的租戶,違反市區重建應改善人生活的承諾,抗爭仍須繼續,可是至少,證明抗爭不是毫無用處的。

9) 有關雙程證單親媽媽的故事

片中有一持雙程證的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兒女,在街邊露宿抗議,被路人罵持雙程證,她反駁說持雙程證與無屋住沒有關係,然後只能抱著兒女不出聲,靠男主角幫她出頭。

澄清:

順寧道區內的確有一名持雙程證的楊女士,她的身份很複雜,是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她的兒女是香港出生,父母都是香港人,只有她不是香港身份證持有者。

她當年的露宿抗議,是指向香港的房屋政策與人口政策都對窮人不公平。如果她父母是有錢人,就不會骨肉分離。如果她不是沒有香港身份證,就不會在遇上重建時,明明家中人口過半是香港居民卻不能上樓。同時她抗議香港的[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在租管徹除後完全不保障租戶,加上市建局的租戶政策與上述條例之間提供了讓業主趕走租戶扮作自住的真空期,但市建局不肯改政策,推卸責任。

因為在順寧道重建區,共有十三戶被同一兩個地區地產商迫遷,除她以外全是持香港身份證,但都也沒有倖免,市建局同樣不肯承認他們凍結日租戶的身份。

當時市建局曾私下向她提出找一個市建局的單位安置她,叫她不要跟其他街坊講,否則一拍兩散。楊女士沒有接受這個分化做法,認為這樣做會對不起街坊,並教壞兒女,於是繼續與其他街坊團結一起爭取。

10) 有關女性的角色問題
片中不論是那個持雙程證的單親媽媽,還是主角的太太,都呈現無法幫助自己,很需要被幫助的樣子。遇到事情,自己又解釋不清楚,又或只懂得哭。

事實澄清:

在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裡所有出現過的女性,都並不是這麼無助的。她們有很多是新移民,是在深水埗艱難搵食,承擔起養家大部份責任的婦女。由於基層男士在香港可做的工作,實在已大減,但深水埗的低技術勞動工種很多,故也不少家庭是新移民婦女獨力上班養活港人丈夫和兒女的事情。

遇到事情時,她們一個個都很能堅持,說起話來有理有節,亦沒有人在臨近迫遷前夕害怕到要搬走,把丈夫獨留家中面對壓迫。

二)對相關創作的敘事及理念上的回應

1)關於「誰是關注組」的問題

片中何生守屋後,下來感謝支持者,說多謝關注組的朋友。言下之意,何生未必是「關注組」的成員。

理念回應:

很多人都以為街坊自己沒有能力,所以關注組一定是外人。單靠街坊未必夠力,但是街坊集體是成功的必須條件;如果單靠外來義工,那是沒有可能成事的。無權無勢,團結最實際!

2)對於社會運動組織的問題

片中只有一名義工小倩,這個小倩不知是從何而來,而她口中,其他積極的支持者,全都是網上得知訊息前來。同時,整件事好像只有街坊個別的抗爭,個別互相支持。

理念回應:

其實在抗爭中,我們更靠的,是長年的社會運動及基層團體之間的互助網絡。我們一直在做和認同的,是建立基層群體間「一方有事,八方支援」的互助態度。

感覺上影片為了要塑造主角的個人英雄形象,而將關注組這個街坊集體完全視而不見,而這(個人英雄主義)正是我們一直抵抗著、令受壓迫者無法走在一起的其中一種主流文化意識。

3) 有關「抗爭是否有用」?

片中最後所有人都被迫走,一個都不留。小朋友說,自己改變了,這世上只有上班上學是不能改變的。

理念的回應:

何太太見到這個結局覺得很不開心,她說:「為什麼要說我們搬走?還要搬去屯門?別人會以為我們,如果可以搬去屯門為何當初不走?應該把我們抗爭成功的消息說出去,讓其他人知道不屈服是有用的。」

既然是會在無線電視播出,肯定會遇到很多觀眾,這時,傳播什麼是一個倫理問題。順寧道的街坊一個一個的抗爭,雖然有些無即刻的成果,但肯定對於改變政策是人人都有份成就的。如果戲劇所依據的事實明明是抗爭成功,而最後編劇和導演還是要把它變成一個失敗的話,實在令人太失望。作為一個傳播品,它宣傳了「失敗主義」、「屈服主義」。

即使,及後知道導演及編劇是綜合不同區的故事,想突顯現行政策令市民很無奈及無力。可是,一來影片太容易令人聯想順寧道事件。二來,當有眾多不成功個案,但主線是一個成功的集體爭取的案例時,這就更突顯了創作人的選擇:是繼續傳播抗爭無用,只能無奈接受的訊息?還是在成功的事件中,看到其他人也可以效法的契機?這已經開了影片是否反映事實,而是當傳播是會讓觀眾接受到不單是事實還有感覺時,創作隊伍想傳播怎樣的可能性和世界觀?

4) 有關雙程證單親媽媽的故事

片中有一持雙程證的單親媽媽,帶著兩個兒女,在街邊露宿抗議,被路人罵持雙程證,她反駁說持雙程證與無屋住沒有關係,然後只能抱著兒女不出聲,靠男主角幫她出頭。

理念的回應:

其實一個這樣複雜的個案,如果無法把握,就不如不談,否則,雖然作者無意,但卻把這樣一位持雙程證的媽媽形象,確認為一個無理要求的女人,這就等於再踩了楊女士一腳啊……

5) 有關女性的角色問題
片中不論是那個持雙程證的單親媽媽,還是主角的太太,都呈現無法幫助自己,很需要被幫助的樣子。遇到事情,自己又解釋不清楚,又或只懂得哭。

理念的回應:

世上有很多對身份的角度定型,往往令我們無視眼前的真實,性別的角色定型就是其中一種。希望大家都可擺脫通俗電視劇的橋段,踏實地認識自己和別人。

雖然,即使有些人愛哭,或者很怕被警察打什麼的,其實也不是什麼罪過。只是,當現實上這個區裡的女子都不是如此之時,編劇和導演還是要把她們寫成這樣,這就牽涉,偏見的問題了吧。

6) 有關傳播權力的問題

在導演取材找何先生聊天時,何太記得導演有答應過在播出前給他們看一次。結果導演事忙忘記了。其實,如果之前看了一次,可能便不會出這麼多需要呈清的事實錯誤了。

在這裡,除了一些現實問題的錯誤呈現外,還有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一個記者,一個導演,在有幾百萬收視的電視台上,講錯了政府或大商家或公營機構什麼,它們自有自己回應的百般途徑。可是,若被錯誤呈現的只是一些普通市民,那就很不同了,我們只能通過我們小小的網絡,去傳播我們的回應。因此,一個記者,一個導演,在有幾百萬收視的電視台上要講一個沒有相等澄清機會的小市民的故事,讓他/她先看看,確認一下沒有搞錯,這不單不是審查,更加是對言論自由的真正尊重。

順寧道天台戶何生給各方致謝信

致各方好友:

感謝各方好友、老師、學生、議員、街坊等,由順寧道刊憲可能重建、人口凍結一刻起,有街坊陷於被迫遷困境,到最後土地收回復歸政府,當中發生種種問題,有賴各方出力支持及鼓勵,部份街坊及本人一家致能爭取到合理權益,可以原區安置。

本人亦有賴各方好友教導,深知互助共勉、堅持乃基層重要之元素,基層應有所認識及切實去做。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本人定盡綿力仿效各方好友,以所得之經驗,協助其他及未來重建區街坊。

謹此答謝各方好友數年來的支持及幫忙。

順寧道重建區天台戶

何國強啟

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

=======================================================================================================

誠邀各方友好在端午節假日,在順寧道重建區完全被收回,告別順寧道前,到天台小聚一下,備有小量飲品、小食大家分享。

日期:2013年6月12日(星期三,端午節假期)

時間:下午四時至七時

地點:順寧道71號天台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就市建局收回土地聲明

抗議市建局違反市區重建策略

反對不平等條約

反對未安置先收地

IMAG0698-1

市建局於今日,即20132 22 公佈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已決定深水埗順寧道項目進入收回土地的程序,同日在順寧道項目張貼公告,由今日起計三個月後即五月二十二日為「土地復歸日」,土地將收回轉歸財政司司長法團,今早並有市建局職員上門再作登記,但此時此刻 市建局仍未妥善安置順寧道七十一號天台的街坊何國強先生一家三口實有違市區重建策略中妥善安置租戶,和保存社區網絡的原則。

何先生一家要求市建局遵守其保存社區網絡的原則保存其十五分鐘生活圈 在順寧道就近的公共屋邨進行安置。

事件經過:

市區重建局於2009626日公佈順寧道項目重建,一重建就有租戶被地產公司迫遷 何先生與其他街坊自行組成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一直跟進市建局的租戶政策問題。直至去年二月市區重建局忽然向何生要求在2009626日人口凍結兩年多後,交出四年前的住址證明,更恐嚇說若交到就無得安置。何先生在順寧道出世 但由於一直都是租屋住,為穩定起見,他用了父母在沙田的公屋地址作長久的通訊地址,自己則長住順寧道。

由於天台屋的租金都是講個信字,所以何先生有叫包租婆和街坊去宣誓,與市建局週旋多時,直到去年八月中,市區重建局出左封信給何先生,裡面其中一段寫著:

「你須同意簽署由本局擬訂之適當文件,放棄一切在法律、公平原則或體恤情況下所賦予之所有權利、申索及索求……

然後就再給了何先生一份「正式協議書」,要何生簽名承諾20131月中搬走,但何生承諾之前,市建局不會做任何安置的程序或承諾。如果市建局及後不作原區安置,何先生事後亦無法追究。事實上,市建局自己手握〔收回土地條例〕,就算連不聽話的業主也可以抬出來,何況更弱勢的租戶?市建局這是多此一舉,根本無須這様咄咄逼人,其實無非都是想恐嚇人,以及日後還可以公開同外間講:「係佢自己簽了協議又不肯走!」

何先生認為這種根本就不可以算是協議,堅拒簽約,要求市建局先承諾原區安置保存社區網絡,自己才簽協議,這樣才公平。同時,何先生也希望,為以後的重建街坊打破不平等的慣例,希望日後街坊無須簽這些不平等條約。同期間,為讓公眾更瞭解基層住屋的問題及天台空間的文化,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於去年八月和九月舉辦天台文化節。

從去年八月以來,市建局就一直拖延,每個星期都要何先生打電話或要親自上去市建局總局詢問安置的進度。從去年八月到現在,市建局的人員就著安置問題只主動打過一次電話給何先生,但一直以來,都沒有對何先生作出任何具體安排的承諾。何先生及街坊均對附近的公屋邨作過調查,發現多有空置單位,並告知市建局人員,但市建局人員一律都不予處理。事件一直拖到今天,市建局遲遲未作安排,先就進行收地。根據法例,一旦到了土地復歸日,市建局即可隨時告街坊「霸佔官地」,實是一條惡法。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在此鄭重要求市建局:

  1. 遵守市區重建策略的原則,立即原區安置何先生一家,保存社區網絡;
  2. 立即撤銷要求何先生及其他重建租戶簽署不平等條約的野蠻要求!

此致

市區重建局主席

張震遠先生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2013222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一)

文:松

228284_10151299137825208_481944513_n

人物:衙前圍村村民、工廈住戶、福榮街街坊、觀塘街坊、新填地街街坊、九龍城道街坊、深水埗海壇街街坊、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H15重建關注組成員、K20-23重建區關注組成員、張超雄(工黨)、馮檢基(民協)、梁穎敏(公民黨)、梁家傑(公民黨)(估計約120人)
日期:9/12/2012
時間:2-6pm
地點:新紀元廣場/市區重建局樓下公共空間

舊區重建不斷,市建局又獨攬大權,以錢先行;《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又規定所有業主可以一個月通知期趕走租戶;劏房租金勝豪宅,但租住權又無保障。社區的居民不單無法介入社區的重建規劃,也不能獲得適當的搬遷與賠償。

繼上月的一人一信反天台租戶不平等政策行動後,今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搞了個基層租戶政策論壇,邀請街坊和議員討論一些政策問題。議員為街坊做過甚麼 呢?又打算在未來四年任期內,為基層的租戶做些什麼呢?今次論壇,據關注組表示,是希望讓街坊和議員好好的交流意見,及使街坊可以直接監察議員工作,重掌 投票以外的公民權利。

議員出席率

說到議員,這次論壇本邀請了幾個黨派員出席,可以在此先列一出席/缺席表:

出席:工黨張超雄、民協馮檢基和公民黨梁穎敏及梁家傑

未克出席:
1) 民主黨:原想邀請身為市建局非執行董事的涂謹申,但涂拖了個多月未覆, 其助理叫關注組找黃碧雲,在大約兩星期後,黃的助理著關注組去找胡志偉,數日後胡的助理稱當日民主黨有行動,故未克出席。

2) 工聯會:原想邀請陳婉嫻,其助理稱相關助理會回覆,惜拖了個多月後,不見回覆。

3) 人民力量:在回覆收到信後沒有再回覆。

4) 社民連:梁國雄原本答應出席,後因事未克出席。

論壇討論主題

根據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單張,舉辦今次論壇的起因為:「劏房呎租勝豪宅,已不是新聞。面對居住環境惡劣而租金瘋狂的生活,基層租戶實在無法安然度日。到底基層的住屋權要如何才能得到保障?屬於小市民的『發展』要如何才有著落?」

這次論壇辯論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一)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是否有可能修改的可能?面對颷升的租金,是否應重啟租務監管?
二)由市建局主導或與房協合作的項目內,所推行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住宅租戶體恤援助計劃;
~租戶在獲得任何安置處理前,卻先要簽協議書承諾自己會在某日遷出的不平等協議;
~天台戶(如順寧道)/寮屋戶(如衙前圍村)/工廈住戶安置政策;
~舖租戶的安置補償方法,是否能確保舖租戶的生活質素不會下降,以致違反市建局當初對立法會承諾改善街坊生活的講法。事關小本經營的價廉小店對於基層宜居生活圈十分重要;
~如何監管市建局運作,確定它沒有違反《市區重建策略》內之承諾?
三)強拍條例底下舊樓租戶的命運終將如何?
四)公屋政策

除第四項因時間關係未及討論外,第一至三項主題,在議員與市民之間都有強烈的爭議。

街坊在數個問答環節中踴躍發言,或回應議員的立場,或提出自己的處景,問對方可如何處理現時社會出現的諸多基層租戶面對的問題。張超雄及梁家傑議員 傾向著街坊去找他們處理,或去立法會申訴部講出自己的情況,再去公聽會,讓其他議員都知道他們的境況,和藉以提出相關政策的修訂。但對於最終能否成功修訂 政策,四位出席的政黨代表都不表樂觀。

現存基層租戶困境

這些政策和問題乍眼看來有點抽象,但對街坊決不陌生,且讓我們從一些事例,來簡略理解背後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同被重建影響的租客都在面對不同的處境。在公營重建的模式裡,在市區重建局的人口凍結日後,被業主以迫遷或瘋狂加租的方式趕走的舊樓租戶,其重建 租客的身份和權利將不獲市建局充份承認,而導致不能獲得安置。在私營重建模式中,被業主迫遷的租戶,如果有心有力,也可透過一系列麻煩的程序而得到些許賠 償,而這些程序所須之對條文的熟悉度及時間心力,皆非一般基層街坊能及。可是,這種情況下,即使有一點點賠償,都不能原區安置,不能繼續原有的社區生活; 天台戶、寮屋戶和工廈住戶被視為次等租戶,其安置問題不被市建局重視……

舊區居民會選擇蝸居在那些市區劏房,通常因為離上班上學地點較近,不用花大量交通時間及費用。同時,舊區物價廉宜,適合基層市民生活。當他們慢慢住下去,社區網絡自然生成,和街坊鄰里有感情,又不能離開物價便宜的舊區時,重建來到,或業主迫遷,就顛沛流離。

除了重建不斷外,租金洶湧膨脹的禍種--《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也是個嚴重的困境。這條例本來有租金管制的一環,包括管制租金和保障租住權保障兩 部份,但2004年卻撤銷了整個租金管制,使業主在一個月內可不需理由趕租客走。市場流動量大,你不住自然有人要住,不論多惡劣的屋都不怕無人租,加上樓 價本身狂升,接著租金也不斷上升。這使迫遷成了個普遍的現象,也助長了地產霸權的滋長。
(待續)

========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恢復租管? (二)

文:松

恢復租管 方向正確 實踐無力

432315_10151299134810208_606139469_n

坊間稱的「租管」,其實包括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兩方面的法例,早於2004年被廢除。

主持及聽眾市民都提問是否有可能,在立法會裡特別就基層租戶政策開個小組去研究政策的改變,張超雄和馮檢基都頗為悲觀。張指出開小組是很困難的事,已有不少小組被否決,而且在同一時段內展開的小組限額8個,現已有6個在進行,還有3個在輪候中,故開小組應該是不可能的事。

總言之,議員們雖有一些改善政策的想法,卻又陷於整個議會政治的無力感當中。面對街坊的情況,都只能叫他們個別的去找他們,而無法作為一個整體社會政策去處理。

馮檢基在論壇上多番指出,除非換特首,否則也改變不了甚麼,不斷高呼「CY,下台!」但張超雄和現場街坊也指出,即使特首換了,整個政府的管治思維 不變也是徒然。可惜透過今次的論壇,卻發現議員有點力不從心,最後也只能呼籲市民去示威遊行。席間有聽眾都指出,議會應當配合群眾運動,去思考議會策略, 而非叫群眾運動去配合議會爭取,方才是真正的「裡應外合」。

(待續)

=================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爭論點 (三)

文:松

爭論點:被官方劃為「次等」租客的安置問題

297618_10151299129810208_1753721094_n
三黨代表都認同要增建公屋,以及應恢復租金管制的規定,可是卻覺得恢復租管十分困難,只能靠群眾抗爭。

然而,在面對被政府劃為「次等」的租戶問題上,例如應否給予如天台戶、圍村的寮屋戶等適當的安置方面,各人的基本立場則出現分歧,。如安排上公屋方 面,張超雄認為由於是政府要強拆,迫有關租客面對無家可歸的處境,故安置居民是應該的;但馮檢基和梁家傑則認為他們是非合法單位的租客,不應「插隊」上 樓,否則其他街坊會不滿,所以對於那類租客可以以租金津貼或其他租客的安全網去處理。馮檢基更指出,如果此等租客被拆樓可以安置,就會引來很多人扮成天台 戶或寮屋戶,「天台忽然多了十幾間天台屋。」

馮的說法,引起很大爭議。

首先,張超雄質疑有人扮居民的說法,因為寮屋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已登記屋與人的存在。同時,如果是市區重建局去清拆重建,在公佈當天就會做人口凍 結,根本不會出現如馮所言:「天台忽然多了十幾間天台屋。」又會獲賠償。完場後,亦有順寧道重建區街坊何先生指出,如果怕人「扮居民」,其實樓下劏房也有 人會可塞個住客進來,這比在天台多建一間屋這般明顯的「搏賠償」行為安全得多,故指馮這種「插隊」言論對天台街坊不公平。

後來有參加的市民指出,出現天台屋/寮屋的問題是因為政府未能盡責為基層提供可以選擇的安穩居所,這些問題並非居民的問題,而是政策及資源分配的問 題,指責居民「插隊」乃是誤導公眾。台下市民也指出,增加租金津貼無助於阻止地產霸權,反而讓政府迴避了處理市民的住屋責任,成為不增建公屋的藉口。

小記感想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套用於這情況已不太合事宜了。被迫遷,搞賠償又煩又少,又沒得原區安置。那好吧,找其他地方去。但,其他地方?基層租戶 何來有錢買樓?公屋呢?曾蔭權出名公屋建得少,現在梁振英更未有詳細具體的興建公屋的政策,現在公屋少之又少,排隊輪候上樓大概也要花幾年的光景。

在這幾年唯有先租住房屋,但在缺乏租管的《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下,租金的升幅也讓人吃不消,除了節衣縮食也別無他法。

到底,這究竟是市民的個人問題,還是政府的問題呢?

影片| 基層租戶政策論壇(2012.12.09) 上、下篇

2012.12.9,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邀各政黨出席政策大辯論,
講講未來四年他們打算做什麼來處理與基層租戶相關的種種住屋及土地政策問題。
邀請各區街坊一齊睇實議員講過乜,加入辯論!

出席的議員名單: 張超雄(工黨)、馮檢基(民協)、梁家傑(公民黨) 、梁穎敏(青年公民)

我們辯論的政策包括以下各樣:

一)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是否有可能修改的可能?面對颷升的租金,是否應重啟租務監管?

二)由市建局主導或與房協合作的項目內,所推行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住宅租戶體恤援助計劃;

~租戶在獲得任何安置處理前,卻先要簽協議書承諾自己會在某日遷出的不平等協議;

~天台戶(如順寧道)/寮屋戶(如衙前圍村)/工廈住戶安置政策;

~舖租戶的安置補償方法,是否能確保舖租戶的生活質素不會下降,以致違反市建局當初對立法會承諾改善街坊生活的講法。事關小本經營的價廉小店對於基層宜居生活圈十分重要;

~如何監管市建局運作,確定它沒有違反《市區重建策略》內之承諾?

三)強拍條例底下舊樓租戶的命運終將如何?

四)公屋政策

日期: 2012年12月9日(日)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市建局總部樓下廣場 (上環地鐵E出口一出就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