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明報2012-08-12訪問順寧道天台戶何生

順寧道半生緣 鄰里人情拆不掉

2012-08-12

【明報專訊】年近50的何先生,還是手抱嬰兒時就在順寧道生活,小時候跟父母和親戚住在順寧道59號天台,幼稚園在55至57號的天台學校讀,父母都在附近一段順寧道做小生意;1980年代末,59號一段樓宇被私人清拆重建,何先生已長大成大,就獨自搬到71號(今次重建區內)頂樓租住板間房,04年板間房業主打算裝修,又再協議讓他以特惠租金搬上71號的天台屋居住,直至今天。這位在順寧道生活了近半世紀的街坊,就因交不出07年的居住證明,至今未獲任何安置協議。

「住咗咁多年 根本唔想搬 」

「因為舊樓的信件容易弄丟,我一直都用父母在沙田的公屋作通訊地址,兒子的出世紙、所有正式文件都用父母公屋地址登記,租金交給房東婆婆,水電費交給樓下的租戶,真的無任何住址證明。」但明明在這裡住了數十年,街坊個個認得他,房東婆婆宣誓證明他一直交租,最近再聯絡回樓下已搬走的租戶,又再多交一份宣誓文件,何先生與市建局信來信往的爭拗大半年,仍未得到明確回覆,市建局只是反覆抄回屋宇署清拆安置的條文回應,由此至終,屋宇署卻從未有人員參與此事件。

「你有得畀我揀,我根本唔想搬,天台屋我住咗咁多年住慣曬,人哋以為住天台一定好慘,有些係慘的,十幾戶迫埋一齊。但我呢度得4戶人,廚房廁所共用的,鄰居互相好熟絡,有感情;幾十年前住天台屋真係熱,但而家有曬冷氣,無咩問題,夜晚坐出嚟唞涼,陣風仲舒服過冷氣多多聲。咁多年嚟我一家三口都係交緊500蚊租,你就算安置我去公屋都貴好多啦,新式公屋又個個關埋門,無曬以前守望相助的感覺。」對天台屋如此自豪的何生,卻無端被市建局視為博安置的外來人,成件事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難得在家門前有一片自由空間」

不過,隨著重建區內住戶陸續獲安置搬離,何先生繼續留守天台也面臨治安惡化的問題,而且昔日好鄰居搬走,家裡都感覺冷清。天台屋拆一間少一間,天台居住的文化卻甚少被正視和珍惜;在清拆前最後數月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籌劃了一系列跟天台生活、順寧道社區及天台屋政策有關的活動,「天台其實是好奇妙的地方,現在香港可能得丁屋別墅、小部分的寮屋和天台屋,可以在家門前有一片露天空間,按自己的生活需要自由使用。搞這個天台文化節,最主要想跟其他天台街坊,或未住過天台的朋友,都可以一齊探索天台生活的可能性。天台除了燒野食之外,仲可以種菜、養豬、曬鹹魚、做電影放映會,好多嘢,你諗得出都可以一齊試。」

天台齊齊曬工作坊

【明報專訊】時興都市綠化、天台耕作,其實數十年前的天台屋居民早已實踐。何生小時候在59號天台居住時,祖母會自己種冬瓜豆角等蔬菜食用,更養過豬、雞鴨和白鴿,猶如鬧市農莊。何生學得技巧,自行實驗出天台種龍眼樹、香蕉樹,甚至種大樹菠蘿的方法!每次都是種得太大棵才搬去後山落地生根。遷居71號天台之後盛況不再,只種些小盆栽自娛。為籌備天台文化節,何生已準備一堆種植用工具,打算重出江湖,將天台耕種心得傳承下去……

何生的父母在順寧道經營雜貨店,自小便見他們買料回來在天台曬鹹菜,大批採購紅衫魚,自行醃製淡口鹹魚拿到舖去賣,甚受歡迎。後來娶了太太華姐也喜愛利用天台空間自製鹹菜。這次工作坊由華姐帶領去逛附近社區街市,參與者自選瓜菜,學習醃漬,9月底天台文化節閉幕時一起開罐分享。

通識導賞﹕天台上 的隱形人家

【明報專訊】香港市區新舊樓宇交錯,每逢置身高樓,總愛觀賞附近唐樓的天台景緻。

在政府思維裡,天台建築物都是破爛和非法的城市毒瘤;對於在新市鎮成長的筆者來說,看著參差不齊的天棚、鐵皮屋,從各式衣服、盆栽、家具雜物和不知名擺設,猜想主人家的生活,只覺其樂無窮。

不規整的空間,每個天台都彷彿有故事可說。

上世紀50年代香港人口激增、房屋短缺,基層市民除了在市區邊緣和山邊自行搭建寮屋,一部分人就選了天台作家園。

石硤尾木屋區一場大火,讓殖民政府開展公屋計劃,寮屋居民陸續上樓,也上演了獅子山下社會向上流動的故事。

天台屋卻命運迥異。清拆寮屋可以收回官地發展,故政府一直積極將居民安置上樓,務求清拆項目能順利完成。天台屋位於私人樓宇內,清拆基本上對政府來說沒直接得益,只要沒居民投訴或即時危險,一直都是聽任其存在,甚少執法。

往日人們也不太有天台業權屬大廈公有的觀念。天台都由頂層的業主使用,蓋起屋子自用、出租或轉售,都有律師樓認可、有地契、合法買賣,要向政府繳差餉,也可以接駁水電,完全是被官方承認的樣子,很少居民會意識到,住在這裡隨時可能被清拆趕走。

積極清拆 懶理安置

90年代市區重建步伐加快,低下階層聚居、業權混雜的天台屋成了市容的污點、收購重建的障礙,終成重點打擊對象。政府忽然以僭建之名,在1994至95年間展開「滾石行動」大規模清拆天台屋。多年來住屋需要遭忽略的天台貧民,居所被拆,安置條款卻極苛刻。政府祭出1980年代中處理寮屋安置的「八二六一」標準(即居民須證明在1982年6月1日前已在此居住的才有公屋分配),但當年天台屋並未包括在該寮屋登記計劃內,居民卻要為這條與自己無關的準則提交十多年前的居住證明,才可獲公屋安置,結果由荃灣至旺角均爆發激烈官民衝突。

滾石行動後十多年間,屋宇署的清拆目標,轉而放在較易處理的外牆和影響樓宇結構安全的僭建物上。直到發生馬頭圍道塌樓、唐樓劏房大火天台逃生路被堵等慘劇,去年初發展局又宣佈大幅增加屋宇署人手,以全面取締天台屋、天井、平台、後巷等僭建物;然而,相應的公屋安置配套如何改善,卻未有提及。

重建被逼遷 低價賠償

除了屋宇署清拆外,天台屋居民近年亦面對市區重建威脅,連同依存而生的舊區唐樓,被私人發展商或市建局一幢接一幢的推倒。由於被視為僭建物,天台屋居民在市建局收購過程中待遇如同二等公民,即使是天台屋業主,賠償方式亦只會等同租客處理,不會有樓換樓或按同區七年樓齡物業價格計算的賠償;甚至有業主因持有物業(只是以數萬元買入又不被承認合法地位的鐵皮屋),就被房委會視為不符合入住公屋資格,僅得一筆過數萬元的搬遷費賠償。

最近市建局又有新猷,在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範圍內,特別要求天台戶提供人口凍結登記日前兩年的住址證明,才可獲房委會公屋安置,樓下的住戶卻不需要。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居民和義工成員都百思不得其解。市建局指這是因為屋宇署清拆天台僭建時都要求前兩年住址證明以作安置,但一個處理市區重建的機構,有何理據在重建事務上,援引屋宇署清拆僭建的準則來處理安置?按《市區重建局條例》和以往的重建項目,從來沒有這種做法。

無理索取數年前居住證明

屋宇署要求住戶兩年前已在僭建物內居住,是因發出清拆令至署方執行強拆之間有寬限期,業主可選擇自行清拆;為防非住客在這期間搬進僭建物來渾水摸魚「博安置」,才要求兩年前的居住證明。但市建局重建計劃一向機密,在公佈重建項目當日即突擊派人上門進行凍結人口登記,確認住客身份,本已是防止渾水摸魚的措施;這次重建計劃在2009年6月公佈,2011年底當樓下住戶都安置好和搬走後,局方才無端要求天台戶額外提供再前兩年(即07年6月)的居住證明。要提交4年多前的文件,不少天台居民都大感頭痛。

文 林茵

圖 李澤彤

編輯 蔡曉彤

報導圖片版: http://rooftopfestival.files.wordpress.com/2012/08/20120812mp.jpg

廣告

One comment on “星期日明報2012-08-12訪問順寧道天台戶何生

  1. 引用通告: 民間/主流傳媒報導 | 深水埗天台文化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