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一)

文:松

228284_10151299137825208_481944513_n

人物:衙前圍村村民、工廈住戶、福榮街街坊、觀塘街坊、新填地街街坊、九龍城道街坊、深水埗海壇街街坊、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H15重建關注組成員、K20-23重建區關注組成員、張超雄(工黨)、馮檢基(民協)、梁穎敏(公民黨)、梁家傑(公民黨)(估計約120人)
日期:9/12/2012
時間:2-6pm
地點:新紀元廣場/市區重建局樓下公共空間

舊區重建不斷,市建局又獨攬大權,以錢先行;《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又規定所有業主可以一個月通知期趕走租戶;劏房租金勝豪宅,但租住權又無保障。社區的居民不單無法介入社區的重建規劃,也不能獲得適當的搬遷與賠償。

繼上月的一人一信反天台租戶不平等政策行動後,今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搞了個基層租戶政策論壇,邀請街坊和議員討論一些政策問題。議員為街坊做過甚麼 呢?又打算在未來四年任期內,為基層的租戶做些什麼呢?今次論壇,據關注組表示,是希望讓街坊和議員好好的交流意見,及使街坊可以直接監察議員工作,重掌 投票以外的公民權利。

議員出席率

說到議員,這次論壇本邀請了幾個黨派員出席,可以在此先列一出席/缺席表:

出席:工黨張超雄、民協馮檢基和公民黨梁穎敏及梁家傑

未克出席:
1) 民主黨:原想邀請身為市建局非執行董事的涂謹申,但涂拖了個多月未覆, 其助理叫關注組找黃碧雲,在大約兩星期後,黃的助理著關注組去找胡志偉,數日後胡的助理稱當日民主黨有行動,故未克出席。

2) 工聯會:原想邀請陳婉嫻,其助理稱相關助理會回覆,惜拖了個多月後,不見回覆。

3) 人民力量:在回覆收到信後沒有再回覆。

4) 社民連:梁國雄原本答應出席,後因事未克出席。

論壇討論主題

根據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單張,舉辦今次論壇的起因為:「劏房呎租勝豪宅,已不是新聞。面對居住環境惡劣而租金瘋狂的生活,基層租戶實在無法安然度日。到底基層的住屋權要如何才能得到保障?屬於小市民的『發展』要如何才有著落?」

這次論壇辯論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一)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是否有可能修改的可能?面對颷升的租金,是否應重啟租務監管?
二)由市建局主導或與房協合作的項目內,所推行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住宅租戶體恤援助計劃;
~租戶在獲得任何安置處理前,卻先要簽協議書承諾自己會在某日遷出的不平等協議;
~天台戶(如順寧道)/寮屋戶(如衙前圍村)/工廈住戶安置政策;
~舖租戶的安置補償方法,是否能確保舖租戶的生活質素不會下降,以致違反市建局當初對立法會承諾改善街坊生活的講法。事關小本經營的價廉小店對於基層宜居生活圈十分重要;
~如何監管市建局運作,確定它沒有違反《市區重建策略》內之承諾?
三)強拍條例底下舊樓租戶的命運終將如何?
四)公屋政策

除第四項因時間關係未及討論外,第一至三項主題,在議員與市民之間都有強烈的爭議。

街坊在數個問答環節中踴躍發言,或回應議員的立場,或提出自己的處景,問對方可如何處理現時社會出現的諸多基層租戶面對的問題。張超雄及梁家傑議員 傾向著街坊去找他們處理,或去立法會申訴部講出自己的情況,再去公聽會,讓其他議員都知道他們的境況,和藉以提出相關政策的修訂。但對於最終能否成功修訂 政策,四位出席的政黨代表都不表樂觀。

現存基層租戶困境

這些政策和問題乍眼看來有點抽象,但對街坊決不陌生,且讓我們從一些事例,來簡略理解背後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同被重建影響的租客都在面對不同的處境。在公營重建的模式裡,在市區重建局的人口凍結日後,被業主以迫遷或瘋狂加租的方式趕走的舊樓租戶,其重建 租客的身份和權利將不獲市建局充份承認,而導致不能獲得安置。在私營重建模式中,被業主迫遷的租戶,如果有心有力,也可透過一系列麻煩的程序而得到些許賠 償,而這些程序所須之對條文的熟悉度及時間心力,皆非一般基層街坊能及。可是,這種情況下,即使有一點點賠償,都不能原區安置,不能繼續原有的社區生活; 天台戶、寮屋戶和工廈住戶被視為次等租戶,其安置問題不被市建局重視……

舊區居民會選擇蝸居在那些市區劏房,通常因為離上班上學地點較近,不用花大量交通時間及費用。同時,舊區物價廉宜,適合基層市民生活。當他們慢慢住下去,社區網絡自然生成,和街坊鄰里有感情,又不能離開物價便宜的舊區時,重建來到,或業主迫遷,就顛沛流離。

除了重建不斷外,租金洶湧膨脹的禍種--《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也是個嚴重的困境。這條例本來有租金管制的一環,包括管制租金和保障租住權保障兩 部份,但2004年卻撤銷了整個租金管制,使業主在一個月內可不需理由趕租客走。市場流動量大,你不住自然有人要住,不論多惡劣的屋都不怕無人租,加上樓 價本身狂升,接著租金也不斷上升。這使迫遷成了個普遍的現象,也助長了地產霸權的滋長。
(待續)

========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恢復租管? (二)

文:松

恢復租管 方向正確 實踐無力

432315_10151299134810208_606139469_n

坊間稱的「租管」,其實包括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兩方面的法例,早於2004年被廢除。

主持及聽眾市民都提問是否有可能,在立法會裡特別就基層租戶政策開個小組去研究政策的改變,張超雄和馮檢基都頗為悲觀。張指出開小組是很困難的事,已有不少小組被否決,而且在同一時段內展開的小組限額8個,現已有6個在進行,還有3個在輪候中,故開小組應該是不可能的事。

總言之,議員們雖有一些改善政策的想法,卻又陷於整個議會政治的無力感當中。面對街坊的情況,都只能叫他們個別的去找他們,而無法作為一個整體社會政策去處理。

馮檢基在論壇上多番指出,除非換特首,否則也改變不了甚麼,不斷高呼「CY,下台!」但張超雄和現場街坊也指出,即使特首換了,整個政府的管治思維 不變也是徒然。可惜透過今次的論壇,卻發現議員有點力不從心,最後也只能呼籲市民去示威遊行。席間有聽眾都指出,議會應當配合群眾運動,去思考議會策略, 而非叫群眾運動去配合議會爭取,方才是真正的「裡應外合」。

(待續)

=================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爭論點 (三)

文:松

爭論點:被官方劃為「次等」租客的安置問題

297618_10151299129810208_1753721094_n
三黨代表都認同要增建公屋,以及應恢復租金管制的規定,可是卻覺得恢復租管十分困難,只能靠群眾抗爭。

然而,在面對被政府劃為「次等」的租戶問題上,例如應否給予如天台戶、圍村的寮屋戶等適當的安置方面,各人的基本立場則出現分歧,。如安排上公屋方 面,張超雄認為由於是政府要強拆,迫有關租客面對無家可歸的處境,故安置居民是應該的;但馮檢基和梁家傑則認為他們是非合法單位的租客,不應「插隊」上 樓,否則其他街坊會不滿,所以對於那類租客可以以租金津貼或其他租客的安全網去處理。馮檢基更指出,如果此等租客被拆樓可以安置,就會引來很多人扮成天台 戶或寮屋戶,「天台忽然多了十幾間天台屋。」

馮的說法,引起很大爭議。

首先,張超雄質疑有人扮居民的說法,因為寮屋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已登記屋與人的存在。同時,如果是市區重建局去清拆重建,在公佈當天就會做人口凍 結,根本不會出現如馮所言:「天台忽然多了十幾間天台屋。」又會獲賠償。完場後,亦有順寧道重建區街坊何先生指出,如果怕人「扮居民」,其實樓下劏房也有 人會可塞個住客進來,這比在天台多建一間屋這般明顯的「搏賠償」行為安全得多,故指馮這種「插隊」言論對天台街坊不公平。

後來有參加的市民指出,出現天台屋/寮屋的問題是因為政府未能盡責為基層提供可以選擇的安穩居所,這些問題並非居民的問題,而是政策及資源分配的問 題,指責居民「插隊」乃是誤導公眾。台下市民也指出,增加租金津貼無助於阻止地產霸權,反而讓政府迴避了處理市民的住屋責任,成為不增建公屋的藉口。

小記感想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套用於這情況已不太合事宜了。被迫遷,搞賠償又煩又少,又沒得原區安置。那好吧,找其他地方去。但,其他地方?基層租戶 何來有錢買樓?公屋呢?曾蔭權出名公屋建得少,現在梁振英更未有詳細具體的興建公屋的政策,現在公屋少之又少,排隊輪候上樓大概也要花幾年的光景。

在這幾年唯有先租住房屋,但在缺乏租管的《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下,租金的升幅也讓人吃不消,除了節衣縮食也別無他法。

到底,這究竟是市民的個人問題,還是政府的問題呢?

廣告

香港經濟日報報導天台文化節

18/8/2012

10種使用天台屋的方法

電視劇《怒火街頭 2》以深水埗作背景,講述主角 Law 霸為街坊伸張正義。但現實中,像 Law 霸這麼戲劇化的人物並不常見,可守望相助的街坊卻不難找。天台屋住戶何國強與眾義工組織了「深水埗天台文化節」,向大眾展示獨特的天台屋生態。

何國強(街坊都稱他何生)自有記憶以來已住在深水埗順寧道的天台屋,談起小時候住天台屋的日子,他可以喋喋不休。他記得,屋前空地養了雞和豬,大人會趁 清明節把養得肥肥白白的豬劏了,弄成用來拜山的乳豬。他爸媽從前就在樓下的街市擺檔做生意,那年頭還有「油膩小強」(油炸水甴曱)作小點;生活的一點一 滴,他都記得很清楚。雖然生活環境說不上好,但何生樂天知命,「你就當它(天台屋)是別墅吧!人家花千萬元才買到的豪宅,也沒有我屋前的空地,但我現在就 擁有。」

基層西九文化區

2009 年 6 月,市區重建局公佈順寧道 69 至 83 號為重建區,何生與街坊及義工們自發組織了順寧道關注組,協助街坊與市建局周旋。但何生的情況與其他街坊不同,他所租住的天台屋一直被視為僭建物,因此市 建局的處理方法也不同,「基本上,市建局安置了所有租戶,以及等所有業主出售物業後,才處理天台屋。而安置條件亦較樓下租戶嚴苛。」何生自 2005 年起租住現址,順寧道的老街坊無一不認識他,畢竟他在這裡度過了大半輩子。但市建局卻質疑他的誠信,只因他的信件一直都是寄到爸媽位於沙田的家,故未能出 示住址證明。現在他居住的大廈已人去樓空,獨留他一家三口和另一名也將遷出的住戶,守著這個被高樓包圍的天台。

「深水埗天台文化節」 由他與義工們一手策劃,「大家都想舉辦些開心的活動,於是想到其實重建後的大廈已不會有天台屋,尤其是在九龍,不久將來天台屋應該會消失。所以便有了這次 文化節,希望告訴大家,我們平時是如何利用天台屋的空間。」何生會在他家的天台花園帶領種植工作坊,教大家種南瓜,而何太則帶大家到街市買便宜芥菜,然後 回家曬菜和製作醃菜。另外當然少不了同在深水埗成長的雄仔叔叔來講故事,還有基層樂隊來唱天台歌,以及播放何生製作的生活電影和動畫。而 9 月 15 日更有民間規劃展覽和分享會,屆時 H15 關注組和菜園村的朋友也會來分享民間自發規劃社區的案例。此外 9 月尾還會有攝影展和天台屋史分享會等等,1994 年荃灣金輪大廈天台屋事件中的相關人士也會來分享當年經歷。節目很豐富,怪不得何生說:「我們不用等西九文化區,這裡也有西九真正的基層文化節。」更多節 目詳情,可瀏覽 rooftopfestival.wordpress.com。

———————————

Info

部分「深水埗天台文化節」活動 info

即日.天台有機工作坊.下午 3 至 6 時

即日.活用天台 —— 故事劇場分享會.下午 5:30 至 9:30 時

9 月 8 日.鼓樂喧天深水埗 + 天台電影院.下午 4 至 9 時

星期日明報2012-08-12訪問順寧道天台戶何生

順寧道半生緣 鄰里人情拆不掉

2012-08-12

【明報專訊】年近50的何先生,還是手抱嬰兒時就在順寧道生活,小時候跟父母和親戚住在順寧道59號天台,幼稚園在55至57號的天台學校讀,父母都在附近一段順寧道做小生意;1980年代末,59號一段樓宇被私人清拆重建,何先生已長大成大,就獨自搬到71號(今次重建區內)頂樓租住板間房,04年板間房業主打算裝修,又再協議讓他以特惠租金搬上71號的天台屋居住,直至今天。這位在順寧道生活了近半世紀的街坊,就因交不出07年的居住證明,至今未獲任何安置協議。

「住咗咁多年 根本唔想搬 」

「因為舊樓的信件容易弄丟,我一直都用父母在沙田的公屋作通訊地址,兒子的出世紙、所有正式文件都用父母公屋地址登記,租金交給房東婆婆,水電費交給樓下的租戶,真的無任何住址證明。」但明明在這裡住了數十年,街坊個個認得他,房東婆婆宣誓證明他一直交租,最近再聯絡回樓下已搬走的租戶,又再多交一份宣誓文件,何先生與市建局信來信往的爭拗大半年,仍未得到明確回覆,市建局只是反覆抄回屋宇署清拆安置的條文回應,由此至終,屋宇署卻從未有人員參與此事件。

「你有得畀我揀,我根本唔想搬,天台屋我住咗咁多年住慣曬,人哋以為住天台一定好慘,有些係慘的,十幾戶迫埋一齊。但我呢度得4戶人,廚房廁所共用的,鄰居互相好熟絡,有感情;幾十年前住天台屋真係熱,但而家有曬冷氣,無咩問題,夜晚坐出嚟唞涼,陣風仲舒服過冷氣多多聲。咁多年嚟我一家三口都係交緊500蚊租,你就算安置我去公屋都貴好多啦,新式公屋又個個關埋門,無曬以前守望相助的感覺。」對天台屋如此自豪的何生,卻無端被市建局視為博安置的外來人,成件事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難得在家門前有一片自由空間」

不過,隨著重建區內住戶陸續獲安置搬離,何先生繼續留守天台也面臨治安惡化的問題,而且昔日好鄰居搬走,家裡都感覺冷清。天台屋拆一間少一間,天台居住的文化卻甚少被正視和珍惜;在清拆前最後數月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籌劃了一系列跟天台生活、順寧道社區及天台屋政策有關的活動,「天台其實是好奇妙的地方,現在香港可能得丁屋別墅、小部分的寮屋和天台屋,可以在家門前有一片露天空間,按自己的生活需要自由使用。搞這個天台文化節,最主要想跟其他天台街坊,或未住過天台的朋友,都可以一齊探索天台生活的可能性。天台除了燒野食之外,仲可以種菜、養豬、曬鹹魚、做電影放映會,好多嘢,你諗得出都可以一齊試。」

天台齊齊曬工作坊

【明報專訊】時興都市綠化、天台耕作,其實數十年前的天台屋居民早已實踐。何生小時候在59號天台居住時,祖母會自己種冬瓜豆角等蔬菜食用,更養過豬、雞鴨和白鴿,猶如鬧市農莊。何生學得技巧,自行實驗出天台種龍眼樹、香蕉樹,甚至種大樹菠蘿的方法!每次都是種得太大棵才搬去後山落地生根。遷居71號天台之後盛況不再,只種些小盆栽自娛。為籌備天台文化節,何生已準備一堆種植用工具,打算重出江湖,將天台耕種心得傳承下去……

何生的父母在順寧道經營雜貨店,自小便見他們買料回來在天台曬鹹菜,大批採購紅衫魚,自行醃製淡口鹹魚拿到舖去賣,甚受歡迎。後來娶了太太華姐也喜愛利用天台空間自製鹹菜。這次工作坊由華姐帶領去逛附近社區街市,參與者自選瓜菜,學習醃漬,9月底天台文化節閉幕時一起開罐分享。

通識導賞﹕天台上 的隱形人家

【明報專訊】香港市區新舊樓宇交錯,每逢置身高樓,總愛觀賞附近唐樓的天台景緻。

在政府思維裡,天台建築物都是破爛和非法的城市毒瘤;對於在新市鎮成長的筆者來說,看著參差不齊的天棚、鐵皮屋,從各式衣服、盆栽、家具雜物和不知名擺設,猜想主人家的生活,只覺其樂無窮。

不規整的空間,每個天台都彷彿有故事可說。

上世紀50年代香港人口激增、房屋短缺,基層市民除了在市區邊緣和山邊自行搭建寮屋,一部分人就選了天台作家園。

石硤尾木屋區一場大火,讓殖民政府開展公屋計劃,寮屋居民陸續上樓,也上演了獅子山下社會向上流動的故事。

天台屋卻命運迥異。清拆寮屋可以收回官地發展,故政府一直積極將居民安置上樓,務求清拆項目能順利完成。天台屋位於私人樓宇內,清拆基本上對政府來說沒直接得益,只要沒居民投訴或即時危險,一直都是聽任其存在,甚少執法。

往日人們也不太有天台業權屬大廈公有的觀念。天台都由頂層的業主使用,蓋起屋子自用、出租或轉售,都有律師樓認可、有地契、合法買賣,要向政府繳差餉,也可以接駁水電,完全是被官方承認的樣子,很少居民會意識到,住在這裡隨時可能被清拆趕走。

積極清拆 懶理安置

90年代市區重建步伐加快,低下階層聚居、業權混雜的天台屋成了市容的污點、收購重建的障礙,終成重點打擊對象。政府忽然以僭建之名,在1994至95年間展開「滾石行動」大規模清拆天台屋。多年來住屋需要遭忽略的天台貧民,居所被拆,安置條款卻極苛刻。政府祭出1980年代中處理寮屋安置的「八二六一」標準(即居民須證明在1982年6月1日前已在此居住的才有公屋分配),但當年天台屋並未包括在該寮屋登記計劃內,居民卻要為這條與自己無關的準則提交十多年前的居住證明,才可獲公屋安置,結果由荃灣至旺角均爆發激烈官民衝突。

滾石行動後十多年間,屋宇署的清拆目標,轉而放在較易處理的外牆和影響樓宇結構安全的僭建物上。直到發生馬頭圍道塌樓、唐樓劏房大火天台逃生路被堵等慘劇,去年初發展局又宣佈大幅增加屋宇署人手,以全面取締天台屋、天井、平台、後巷等僭建物;然而,相應的公屋安置配套如何改善,卻未有提及。

重建被逼遷 低價賠償

除了屋宇署清拆外,天台屋居民近年亦面對市區重建威脅,連同依存而生的舊區唐樓,被私人發展商或市建局一幢接一幢的推倒。由於被視為僭建物,天台屋居民在市建局收購過程中待遇如同二等公民,即使是天台屋業主,賠償方式亦只會等同租客處理,不會有樓換樓或按同區七年樓齡物業價格計算的賠償;甚至有業主因持有物業(只是以數萬元買入又不被承認合法地位的鐵皮屋),就被房委會視為不符合入住公屋資格,僅得一筆過數萬元的搬遷費賠償。

最近市建局又有新猷,在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範圍內,特別要求天台戶提供人口凍結登記日前兩年的住址證明,才可獲房委會公屋安置,樓下的住戶卻不需要。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居民和義工成員都百思不得其解。市建局指這是因為屋宇署清拆天台僭建時都要求前兩年住址證明以作安置,但一個處理市區重建的機構,有何理據在重建事務上,援引屋宇署清拆僭建的準則來處理安置?按《市區重建局條例》和以往的重建項目,從來沒有這種做法。

無理索取數年前居住證明

屋宇署要求住戶兩年前已在僭建物內居住,是因發出清拆令至署方執行強拆之間有寬限期,業主可選擇自行清拆;為防非住客在這期間搬進僭建物來渾水摸魚「博安置」,才要求兩年前的居住證明。但市建局重建計劃一向機密,在公佈重建項目當日即突擊派人上門進行凍結人口登記,確認住客身份,本已是防止渾水摸魚的措施;這次重建計劃在2009年6月公佈,2011年底當樓下住戶都安置好和搬走後,局方才無端要求天台戶額外提供再前兩年(即07年6月)的居住證明。要提交4年多前的文件,不少天台居民都大感頭痛。

文 林茵

圖 李澤彤

編輯 蔡曉彤

報導圖片版: http://rooftopfestival.files.wordpress.com/2012/08/20120812mp.jpg

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爭取區議會支持(兼回應政府資助置業的政策)

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

呈交深水埗區議會市區重建及歷史建築保育工作小組

之聲明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2010105

市區重建的應有原則:

本關注組認為,市區重建從來不應離開三大原則:一是以人為本,原區安置,保存社區網絡;二是可持續發展;三是多贏可行,缺一不可。同時,市區重建的法定指引《市區重建策略》中亦標明,保存社區網絡和以人為本是市區重建的重要目標。

深水埗區街坊的意願:

本關注組街坊曾於上半年就房協於深水埗K20-23重建地盤的發展方向進行過達1000份問卷調查。有效問卷975份中顯示,贊成區內建公屋的人數達 84.1% ,而贊成區內建中低價樓的人數亦達62.9 %

深水埗區的實際情況:

若政府會認真細看深水埗區有關人口結構的數據資料,必會發現本區勞動人口參與率低,為55.5%,屬全港最低水平,反映區內居住著許多綜緩戶、失業或兼職人士。另外,縱使在職人口中也多屬低收入,區內家庭住戶每月收入中位數為$13,500,較全港中位數$17,250低,是全港最低的地區之一,可是,租金佔收入的比率,居然較全港中位數高。除此之外,區內近年的重建項目更將問題複雜化,據去年9月區議會資料,單是海壇街項目,受影響的租戶約有580戶,而市建局與房委會預留的深水埗區公屋單位只有150個。至今年9月區議會資料,依然有320戶未處理租戶,可見因重建引來的居住問題,絕不是開玩笑,亦可見在區內建公屋紓解民困的必要性。

我們的方案內容:

根據以上的原則信念、對區內情況的了解和認真看待區內街坊的意願,我們設計了這個「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並已於2010918日在區內發佈暨又一次進行公眾諮詢。我們深信,這個方案是一個既踏實又治本,並充份體現了民間基層公民意識覺醒的一個重要方案!

 

以下為方案之主要內容:

  • 公屋: K22地盤建: 一座L型公屋, 24, 提供480個單位, 有小型街舖位及社區設施(包括一個地面公園及一個公眾平台花園)
  • 居屋: K21地盤復建居屋: 兩座, 24, 提供384個單位, 有小型街舖位及社區設施;
  • 其他私人住宅為貫徹多贏的原則,關注組亦建議於K20K23地盤, 可以讓房協考慮建築其他私人住宅樓宇以市價買賣,唯建議不要太高及建議建設中小型中低價樓;
  • 小型街舖: 在非住宅用地的設計上,經考慮調查結果意見後,建議在K21K22的底層規劃小型街舖,鼓勵當區受重建影響的小商戶可以繼續作小本經營,達到可持續發展的目標;

 

  • 社區設施:主要在K21K22地盤內,包括幼稚園、地面及平台公園,公園設有讓樓下的幼稚園及附近老人中心作城市綠化耕種的用途的花糟、其他公共用途的租賃空間,讓社會福利機構、綠色團體或社區藝術團體,服務社群;
  • 風向及空氣流通:樓宇設計的高度和座向,均已考慮風向和空氣流通的問題。

 

 

我們這個方案的優勝之處

1)本方案完全以人為本:

我們這個方案的優勝之處,除了完全符合上述原則理念,也符合民情、民意。

 

2)本方案比以往重建項目優勝之處:

但看今天市建局網頁,每個重建地盤,近乎都變成豪宅,那絕對是將本來的社區網絡打散的豪宅化項目,不符合以人為本的準則。

 

3)本方案比政府建議之紓困措施優勝之處:

政府由今年六月十二日起,向市民發出一個名為《資助市民自置居所諮詢》的文件。文件內提及要資助市民自置居所,但卻沒有細節。

 

然而,事實上,一個失業人士或一個綜援戶在現時的高地價政策下,就算獲得資助也是無可能去買樓的,更何況買到樓若失業也無能力供。如果不考慮提高公屋的供應和復建居屋,不但無法紓緩區內問題,更將舊區的住屋權問題進一步升溫。一旦重建來到,可能低收入租戶就要遷離本區,往遙遠的新市鎮區域如天水圍、屯門等區居住,無疑是邊緣化低收入階層,令他們在未來日子更雪上加霜。在我們的問卷調查當中,對於中低價樓持保留態度的街坊,主要的原因,就是擔心區內居民窮到連中低價樓也買不起,這是施政者應該要注意的。

 

從各大傳媒的消息和政府非常簡略的諮詢文件所見,政府是打算資助中產/夾心階層買樓,更有媒體提到房協擬 「將旗下數個重建項目改為先租後買物業」。就現時房協共有的7個重建項目中,有5個是位於本區,只有2個是位於西灣河及筲箕灣。此外,當中可建築單位數目,超過77%更是位於深水埗區。這樣一來,新政策一下,本區率先作為實驗區的風險豈不是很大?政府、市建局和房協對於被重建影響的低層的市民的住屋權,到底是否打算負責?況且,即使對夾心階層而言,市價浮動尤如海鮮價,樓價隨時變「天價」,如果一旦上錯車,日後樓價颷升,實質對夾心階層的「幫助」是否也成疑問?

 

反觀我們這個「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中包括興建2棟居屋,以回應區內買不起樓而又想置業人士的需求。居屋價錢一向比市價低,如居住者不再於該處居住而要賣屋,才需補回差價。我們深信規劃需要平衡,自主規劃方案中包括公屋、居屋及市價買賣的私人樓宇,就是希望規劃能照顧各階層的需要,而不會只側重高收入人士,令中、低下層的住屋問題更惡化,更不會將本區的低收入層邊緣至他區。

政府應考慮每區需求,深水埗區窮人多,區內日後亦會有重建項目,急需更多公屋單位安置居民,有增建公屋之必要。因此,政府實應參考民間的規劃方案,於重建地盤多興建不同類別的房屋,滿足多元訴求,才是明智之舉。我們今日帶著這個方案來到深水埗區議會,很希望區議會可以支持我們的方案,監察政府真正實施以人為本的政策。

(2010年10月6日星島日報)

無線新聞, 何止[是是但但]!~呼喚公民傳播網絡

瞓街第三天, 市建局開始發動它的傳媒機器了。

~~~~~~~~~~~~~~~~~~~~~~~~~~~~~~~~

抗議無線新聞欺凌弱勢 抹黑勇氣媽媽楊源柳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以抗衡主流傳媒報導

各位朋友:

不論你是否支持楊源柳這次行動,對於主流商業媒體這樣的行為,希望你也會盡力表達不同意,因為,這是牽涉到整體市民在面對社會問題時,發聲的能力問題。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請協助廣傳這段訊息和影片,讓不同的市民都有機會得知這個問題!

~~~~~~~~~~~~~~~~~~~~~~~~~~~~~~~~~~~~~~~~~~~

抗議無線新聞欺凌弱勢 抹黑勇氣媽媽楊源柳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以抗衡主流傳媒報導

昨日下午,無線新聞到順寧道/東沙島街訪問楊源柳,楊源柳就如其他老老實實的基層市民一樣,有碗話碗有碟話碟,怎知卻被人斷章取義,利用一些剪接技巧,霸王硬上弓。(無線新聞於2010417日晚間新聞中,播放了有關楊媽媽的新聞,內容可到無線新聞網頁查看。)

楊源柳接受無線電視訪問時,所講的是集體訴求,一開口就是所有政策對窮人不公,明明在訪問中大比例地談到市區重建租戶政策的不善,如何有法不依,不承認凍結日租客身份,這些統統不見了。楊源柳也講到全部租戶都要獲得合理對待,這些也統統不見了。市建局不斷強調楊持雙程證,但卻絕口不提被迫遷其他十二戶持香港身份證的租戶,同樣也不獲安排。明明訪問時,就有一個持香港身份證的租戶姚清保在旁邊也接受了訪問,出到新聞也是不見人影......

無線記者卻只對「你點解唔要市建局個單位呀?」、「你自己想要咩呀?」等問題有興趣,個人遇到問題當然有個人訴求的部份,但當你老實答了你的意見,新聞媒體已經找到它要的材料。

將集體訴求變成個人訴求;

將對政策的控訴變成個人上公屋的要求;

將整體政策對窮人不公的控訴變成〔雙程證想上公屋,市建局已經好好人〕的故仔;

將所有不符合這個〔故仔〕的內容刪去,變成由記者和市建局代替她講故事。

彷彿故事早已存在,而電視台的訪問,不過是為那個在發生前已存在的故事找填充資料。

這,就是新聞報導嗎?

這不是明擺著欺凌楊源柳一個帶著三名幼童的單親貧窮戶,全無資源去反抗香港第一大電視台的抹黑嗎?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以抗衡主流傳媒報導!

(其他關於楊源柳的訴求和想法的影片:

立場書: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700

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HG7QDTDxP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T7SJAjREhU)


以下影片是楊媽媽接受無線訪問的全程錄影:

30/12/2009~反迫遷行動

這天真是順寧道街坊的大日子, 姚清保和李春芳夫婦為反對市區重建局對他們,

以及這一區另外十幾戶街坊, 還有未來180個多未公佈的重建區裡的租戶的住屋權,而付出第一次。

原因是租戶因公佈重建被業主迫遷,但市建局又不承認凍結人口的責任,讓他們喪失重建租戶的權益,  喪失住屋權。

那天的記憶, 真是很長, 等了又等, 只有十分鐘的片, 難以表達, 大家就了解一下在樓上等待被抬的滋味吧!

文字報導可見: 香港獨立媒體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5594#new

(片中照片來自: 魚、kay、香港獨立媒體)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對各種問題的回應:

對重建項目的意見書(09年8月)

回應市建局「假優化.真卸責」方案(09年11月)

回應張震遠[重建福利論](09年12月)

香港獨立媒體其他報導:

深水埗順寧道:市建局的「混」賬之一面

順寧道街坊行動 回應市建局「假優化.真卸責」

順寧道街坊 被逼遷的前夕


市區重建焦、招、蕉!

何謂「焦!招!蕉!」:

焦-感受:表達我地對喪失家園流離失所焦慮;

招-思考:要了解市建局奸招,仲要諗辦法拆招

蕉-行動:市建局職員高薪厚祿,卻置泥民百姓於不顧,一於團結起來,請佢地食蕉

市區重建,你咪以為好著數!

行動詳情:

行動一:贈興行動──7/11/09 (星期六) 2:00PM,地點:灣仔修頓球場

行動二:尋張震遠主席行動──神秘日子

行動三: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最後一場公開論壇在──21/11/09 (星期六)2:30PM

地點:北角香港北角百福道21號 香港青年協會大廈25樓多功能廳I

發起人: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電話: 69726672

電郵:shunninggp@gmail.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話說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立以來, 第一次發起社會行動,

都獲頗多曾經歷過重建、正經歷重建的街坊, 以及不同基層團體朋友響應,

希望可以繼續下去!

今日為止, 已進行了兩次行動,

由於今天我們的電腦被菜園村的片徵用, 所以只能報導上星期大包圍贈興行動的極簡短的片,

以及借用香港獨立媒體的文字報導向大家報導一下昨天的尋張震遠大行動。

~~~~~~~~~~~~~~~~~~~~~~~~~~~~~~~~~~~~~~~~

第一招:

小試牛刀, 來個沉默大包圍贈興行動



第二招:

行動升級,去市建局尋張震遠(轉載自香港獨立媒體)

(講一樣有趣的事情:

雖然我們已向所有傳媒發出新聞稿, 最後竟所有主流傳媒都沒有來,

只有香港獨立媒體和OUR TV來報導,真是很奇怪!)

順寧道街坊行動 回應市建局「假優化.真卸責」

2009年11月13日,一群深水埗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街坊,聯同其他重建區街坊並支持者,前往市區重建局位於上環新紀元廣場的總部,要求約見市建局董事會主席張震遠,提交請願信,表達對當局於本月3日公佈的「優化住宅租客援助措施」的強烈不滿。

是次行動參與人數近30人,眾人手攜橫額及標語,先於新紀元廣場地下集合,由街坊代表何先生宣讀是次行動聲明,於二時許出發前往市建局總部。其時市 建局方面得悉關注組打算「登門拜訪」,特意派人於樓下接收請願信。關注組拒絕並登上新紀元廣場十樓的市建局總部,於門外拉起橫額及標語,要求市建局董事會 主席張震遠接收請願信。市建局社區發展總監蔡仁生及社區發展主任蘇毅朗起初在場希望平息事件,後因與街坊們發生輕微口頭衝突忿然離去。關注組街坊並聲援人 士於是繼續於總部門外高呼「假優化,真卸膊!」口號。由於市建局方面一直未有動靜,門外只有幾名新紀元廣場的保安把守,情況一度膠著。約二時半有兩名警務 人員到場點算在場人數,並向在場群眾詢問是次行動目的及要求,關注組堅持希望張震遠或市建局執行董事前來接信,否則將會繼續留守。雙方僵持一會後,蘇毅朗 再次到場,同時在場的警務人員增至四人,包括一名督察。其時蘇毅朗在關注組街坊面前向警方聲稱,在場群眾乃受深水埗一未發展計劃影響的街坊,引起在場人士 的極度不滿。事實上,該說法極為不合理。

市區重建局已於本年6月26日刊憲宣佈於順寧道進行重建項目,並進行凍結人口調查。該項目涉及182人,其中租戶佔67人。由於現時市建局公佈項目 並凍結人口後,最少要兩個月才會交發展局確認是否實行重建,並開始收購事宜,故於公佈項目至落實收購期間租戶有可能被業主大幅提高租金,甚至終止租約及被 逼遷離。現時並無任何機制處理這些已接受人口登記,但在正式落實收購前被逼遷的租戶的安置以及補償安排。據街坊何先生透露,受影響被逼遷的共有十幾個住宅 租戶,當中還未包括那些被大幅加租的租戶。而出席是次行動的街坊有些正是因此法例漏洞而被逼遷離的受害者,他們覺得市建局的處理方法有欠公允,故此才遠道 來到上環總部表達不滿,豈料市建局方面竟然向警方訛稱,順寧道項目尚未發展,完全將他們的苦況視若無睹。

此時有街坊忿然手持自己的人口登記表格,向警方表明此計劃經已開展。由於蘇毅朗的說法顯然是混淆視聽,根本不理解街坊們的現況,現場人士紛紛高呼口 號,要求市建局另派代表見面。後來市建局企業傳訊部總監邱松鶴跟之前憤然離開的蔡仁生再次到場,並聲稱張震遠的辦公室並非設於此,希望在場群眾提交請願信 離開。由於現場環境狹小,空氣翳焗,在場人士都感到有點辛苦,故決定將標語及新聞稿全貼在市建局總部的玻璃門外便告離去。離開時街坊代表何先生向市建局方 面表明,約定張震遠於兩星期後見面,否則將會再次前往總部以行動要求約見。整個行動於下午三時半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