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家一個早飯

到底,租住在舊區劏開的套房裡的,都是些什麼人? 一個早飯,已盡然表露低收入戶的困境…

姚清保,李春芳一家四口, 租住在順寧道的重建區一個小套房, 一公佈重建, 地產公司為增賠償而趕他們走, 迫他們上法庭, 這家人死守頑抗, 為的是要求市建局依法承認他們已獲凍結的身份, 還給他們政策賦予重建區租戶的權利。

順寧迫遷故事之:水淹

今早順寧道租戶被地產公司迫遷, 截水截電, 一地都是水。 由於地產公司看準街坊落街番工買菜而出動, 只能事後報導啦–這個社會真是… 去到一個這樣的地步。當然, 市建局仍未有片言隻語話佢會承認佢自己凍結左人口的租戶身份, 亦更話唔關自己事….. 今個星期日晚7:30pm, 大家有空都來順寧道69號地下泡泡啦, 支持下呢d日夜徨徨的街坊…

在順寧道一隻狼

ho

話說一晚在天台開會,何生個仔駕著他那輛用兩隻腳來做摩打的膠坐駕,發狂地在天台跑來跑去。
忽然何生很肉痛地執起地下一個公仔說:「喂,你唔好踩到我隻野呀!」
「你隻野?」我問。
「係呀,呢隻野我架。」何生望住狼公仔憐惜地說:「我都好鐘意睇卡通架!...你唔覺得呢隻野好似我咩?表面睇起來好似好奸咁,但係其實成日俾人蝦!」
我o了咀, 旁邊may姐露出招牌的無好氣笑容,另一個年青街坊笑到發抖。
於是我忍不住幫何生和他的象徵物拍了一張照片。
我想,大概世上美好的事物,都是由千萬個這些當下即逝的瞬間所組成吧。

 

順寧道…我們在這裡…(一)

市建局一在2009年6月26日公佈重建順寧道69-83號, 當日開始就有街坊被迫遷, 同時也開始有街坊組織起來, 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利。可貴的是, 現時受影響與未受影響的街坊, 都願意團結在一起,互相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