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呼籲|要求市建局永不外判、原區安置、興建公屋

發起行動背景:

1) 市建局譚小瑩早前辭任行政總監一職,驚傳現任主席蘇慶和欲加強市建局與私營財團合作,甚至將收購工作外判,仿效田生。

我們擔心:雖然只是研究階段,但市建局並未排除這個選項。舊區街坊在重建區居住,本來應該得到重建單位的合理保障;萬一此例一開,受重建影響之業主及租戶可能被收樓公司以不合理之程序,甚至威脅人身安全的手法趕離住所,其權益將被嚴重剝削。

2) 現時深水埗區仍有大量正在進行重建的項目,然而,我們從深水埗區一個已開始進行安置階段的通州街重建項目居民口中得知,市建局職員表示因沒有足夠原區公屋單位,很大可能無法原區安置受影響街坊。

《市區重建策略》清楚闡述市建局的工作是要確實改善街坊生活,保存居民社區網絡;而市建局在進行重建前,早已提交計劃予財政司長審批,應已作好初步安置規劃;而在宣布凍結後,亦已登記人口並進行社區影響評估,理應有足夠時間了解重建區的安置需求,作詳細安排。

3)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於2010年提出[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建議市建局採納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居屋及可負擔私人樓,惟市建局卻聲稱與房署簽訂「諒解備忘錄」不可建公營房屋。至2012年,市建局前主席張震遠表示,可考慮「將部分市建局收購的市區小型地皮用作興建公屋」;而當時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亦表示,應在市區覓地興建公屋。一眾重建區街坊在當年5月,曾發起行動,要求民主規劃、重建地皮建公屋、不要「走數」。可是到了今天,卻連一點消息或研究成果也沒有,近年的市區重建項目,包括2015331日剛公佈投標結果的深水埗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項目,和去年公佈投標結果的順寧道69-83號重建項目,均由私營財團投得,作預期呎價過萬元豪宅發展。市建局既然擁有龐大資源和權力,好應該發展更多安置可能,包括規劃部分重建地盤作為公營房屋。

故此,是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發起聯合行動,向市建局提出三大要求

1) 承諾永不外判,市建局必須親自負責收購、安置、賠償等重建責任,讓社會各界監察

2) 承諾在各重建項目均落實原區安置,完整保留社區網絡,真正改善舊區街坊生活;

3) 要求於重建地皮興建公營房屋,原區安置重建街坊

並誠邀各個關注市區基層租戶居住權益的團體或朋友參與行動。

發起團體: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立於2009年,由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居民自組關注組以抵抗迫遷,要求市建局對已登記的人口負責任的;後期,關注組在區內做了一千份問卷調查,了解居民需要,製訂了一份[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要求把區內已夷平但房協並未規劃的重建地盤,改成公屋、居屋、可負擔的私人樓宇及小舖。這份方案同又獲區內一千名居民認同,可惜,這個方案被房協及市建局多番拒絕,胎死腹中。關注組的居民,仍有關注其他重建項目及租務政策的問題。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一群積極關注舊區重建的街坊和義工(或共工)於20148-9月籌組,希望作為一個持續致力組織區內街坊自行組織的互助關注組,共同參與社區議題討論、共同關注與舊區重建相關的政策和議題、共同議事和解決困難。我們也希望促進街坊自主地規劃自己社區的未來發展和生活模態,重新正視社區經濟和社區網絡的重要性,達至真正的「城市規劃民主化」。

 

參與團體:

H15關注組、

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關注組、

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

青元重建關注組、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基層發展中心、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土地正義聯盟、

自治八樓、

德昌里23號舖

行動日期2015425(星期六)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地下外花園廣場(市區重建局總部地下)

時間下午二時集合,三時開始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及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廣告

今週日!9/12|2PM| 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都市貧窮租戶面對的土地問題已日趨嚴重, 租金又貴房又細; 樓市降溫時租金仍可以升, 四處重建趕來趕去流離失所, 到底, 在這都市中, 何處是草根的容身之所?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現已邀各政黨出席政策大辯論,
講講未來四年他們打算做什麼來處理與基層租戶相關的種種住屋及土地政策問題。
邀請各區街坊一齊睇實議員講過乜,當然,加入辯論就更好!

已承諾出席的議員名單: 張超雄(工黨)、梁國雄(社民連)、馮檢基(民協)、梁家傑(公民黨) 、梁穎敏(青年公民)

其他受邀請黨派情況:

民主黨及工聯會在聯絡個多月後沒有人承諾出席。
人民力量則在回覆收到信後沒有再回覆。

工聯會陳婉嫻的助理一直說會有人回覆,但直到活動當天都沒有收到。

我們會辯論的政策包括以下各樣:

一)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是否有可能修改的可能?面對颷升的租金,是否應重啟租務監管?

二)由市建局主導或與房協合作的項目內,所推行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住宅租戶體恤援助計劃;

~租戶在獲得任何安置處理前,卻先要簽協議書承諾自己會在某日遷出的不平等協議;

~天台戶(如順寧道)/寮屋戶(如衙前圍村)/工廈住戶安置政策;

~舖租戶的安置補償方法,是否能確保舖租戶的生活質素不會下降,以致違反市建局當初對立法會承諾改善街坊生活的講法。事關小本經營的價廉小店對於基層宜居生活圈十分重要;

~如何監管市建局運作,確定它沒有違反《市區重建策略》內之承諾?

三)強拍條例底下舊樓租戶的命運終將如何?

四)公屋政策

日期: 2012年12月9日(日)

時間: 下午 2:00-6:00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市建局總部樓下廣場 (上環地鐵E出口一出就見到)

查詢/聯絡:6188 7262

(請廣傳)短片|信~紀2012.11.2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一人一信行動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

由於這種訊息,在主流媒體都是無甚位置,為令草根的聲音可以發出,誠邀所有觀眾,發展公民傳播網絡,寫一段小簡介,介紹你的親朋戚友,了解問題。

由於今次的行動, 將本來面目模糊的大量信件, 變成一個個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我們認為,在報導上應該盡量呈現所有人。因此,這齣報導影片,也會相對長。

「了解」、「耐心」,也是一種對人的尊重。

~~~~~~~~~~~~~~

影片內容簡介

市建局對順寧道重建項目的天台街坊何生說:「你須同意簽署由本局擬訂之適當文件,放棄一切在法律、公平原則或體恤情況下所賦予之所有權利、申索及索求……」

然後給了一份「正式協議書」何生,要求何生簽名承諾2013年1月中搬走,但何生承諾之前,市建局不會進行任何安置的程序。即簽署後,即使市建局沒有為何生提供原區安置,何生也無法拒絕,亦不能追究。 而市區重建局成立初寫下一紙《市區重建策略》,承諾會「保存社區網絡」、會「妥善安置租戶」等等,則完全沒了縱影。事實上,市建局擁有〔收回土地條例〕,遇到不聽話的業主也可以抬出來,何況更弱勢的租戶?市建局這是多此一舉,根本無須這様咄咄逼人,其實無非都是想恐嚇人,以及日後還可以公開同外間講:「係佢自己簽了協議又不肯走!」

因著這種對基層的不公平待遇,許多市民都激怒,因此,2012年11月2日,有60多個市民,帶著626封給市建局的信。來到市建局樓下, 要求做抗議行動中,近乎最「卑微」的一種﹣﹣「遞交請願信」。參與是次行動除個別個人外,還包括來自不同的地區組織、勞工團體、人權組織、社運團體及各專上學院的學生。每人代表自己,也代表其他不能出席的市民,告訴市建局,不要再這樣欺侮基層市民。想不到,市建局的高級社區發展經理們,連最基本的公關都不願意做。接信期間,八次企圖擅離現場…幸被聲援人士以「不作身體接觸」為原則,成功攔阻…雖然最終因為混亂間散失了五十幾封信,但最後找回,下週將寄到市建局。

鳴謝:插曲~點解我要嚟 |曲/詞:凡人| 演奏:噪音合作社

2/11 | 一人一信要求市建局撤回對天台租戶不平等政策

各位朋友:

相信大家都會對今年8﹣9月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天台文化節猶有記憶。

天台文化節的主角何生,係一個天台屋街坊。喺攪天台文化節之前。市區重建局要求佢要係人口凍結兩年多後,交四年前的住址證明出黎,交唔到就無得安置。係攪緊天台文化節果陣,八月中。市區重建局出左封信比何生。封信其中一段寫住:

「你須同意簽署由本局擬訂之適當文件,放棄一切在法律、公平原則或體恤情況下所賦予之所有權利、申索及索求……」

然後就俾左一份「正式協議書」何生,要何生簽名承諾2013年1月中搬走,但何生承諾之前,市建局不會做任何安置的程序。如果市建局及後俾左啲令你無法原區安置的屋俾你,你都要硬食,事後仲要無得追究。 市區重建局成立初寫下一紙《市區重建策略》,承諾會「保存社區網絡」、會「妥善安置租戶」等等,就提都無提過。事實上,市建局自己手握〔收回土地條例〕,就算連不聽話的業主也可以抬出來,何況更弱勢的租戶?市建局這是多此一舉,根本無須這様咄咄逼人,其實無非都是想恐嚇人,以及日後還可以公開同外間講:「係佢自己簽了協議又不肯走!」

之後我地再問返過去受重建影響既街坊,原來好多人都無奈簽過呢份協議。但何生就話:「有咩理由,一份協議,只保障你不保障我,又要叫我簽名同意,有無搞錯!」同時,何生也希望,為以後的重建街坊打破不平等的慣例,希望日後街坊無須簽這些不平等條約。

但係如果唔簽既話,又到限期都未走就會點呢?根據政府給予市區重建局的收回土地大權,市建局可以強行收樓,出執達令封屋,到時何生可能會咩安置都無。

就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發起一個一人一信行動,反對這份不合理的協議,同時反對市建局一切對最弱勢的租戶的不公平政策。

我哋會喺2012月11日2日的中午十二點半上門示威,去到市區重建局總部門口,大家親自將投訴信送交市區重建局。

我地邀請大家親身來到,逐封逐封信遞上,去令市區重建局感受到每一封信都係有重量。每一個寫信人都係不滿意市區重建局對待市民的態度,希望支持何生之餘,亦令之後的街坊不用再簽放棄所有權利的不平等協議。

日期:2012年11月2日 星期五

時間:12:30-2:30pm

地點: 上環中遠大廈市建局總部樓下廣場 (上環地鐵E出口一出就見到)

參與方式:

1)你可以在我們預備定的信上籤名,當然更歡迎你在上面加上自己的意見,甚或你自己另寫一封! (信的主要內容請見https://shunning6983.wordpress.com/1102letter/ ‎)

2) 在上述時間地點,我們會誠邀市建局負責人來,我們排好隊,要佢逐封收信,每封信影張相!

3) 請你來之前,向你身邊至少三位朋友講述呢個故事,並邀請他們也寫信,然後由你帶來交給市建局的人!

欲參加者,請電郵shunninggp@gmail.com,或致電61887262。

謝謝!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敬約

~~~~~~~~~~~~~~~~~~~~~~~~~~~~~

更詳細的事件經過,請往:

天台文化節之講古時段(一)

http://rooftopfestival.wordpress.com/2012/09/22/stories/

天台文化節生生不息之講古時段(二): 你須…放棄一切…?

http://rooftopfestival.wordpress.com/2012/10/04/storiesuralettertoho/

舊區更新電視~順寧道台

http://rooftopfestival.wordpress.com

天台文化節

http://rooftopfestival.wordpress.com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5%A4%A9%E5%8F%B0%E6%96%87%E5%8C%96%E7%AF%80/334189380000466?ref=stream

星期日明報2012-08-12訪問順寧道天台戶何生

順寧道半生緣 鄰里人情拆不掉

2012-08-12

【明報專訊】年近50的何先生,還是手抱嬰兒時就在順寧道生活,小時候跟父母和親戚住在順寧道59號天台,幼稚園在55至57號的天台學校讀,父母都在附近一段順寧道做小生意;1980年代末,59號一段樓宇被私人清拆重建,何先生已長大成大,就獨自搬到71號(今次重建區內)頂樓租住板間房,04年板間房業主打算裝修,又再協議讓他以特惠租金搬上71號的天台屋居住,直至今天。這位在順寧道生活了近半世紀的街坊,就因交不出07年的居住證明,至今未獲任何安置協議。

「住咗咁多年 根本唔想搬 」

「因為舊樓的信件容易弄丟,我一直都用父母在沙田的公屋作通訊地址,兒子的出世紙、所有正式文件都用父母公屋地址登記,租金交給房東婆婆,水電費交給樓下的租戶,真的無任何住址證明。」但明明在這裡住了數十年,街坊個個認得他,房東婆婆宣誓證明他一直交租,最近再聯絡回樓下已搬走的租戶,又再多交一份宣誓文件,何先生與市建局信來信往的爭拗大半年,仍未得到明確回覆,市建局只是反覆抄回屋宇署清拆安置的條文回應,由此至終,屋宇署卻從未有人員參與此事件。

「你有得畀我揀,我根本唔想搬,天台屋我住咗咁多年住慣曬,人哋以為住天台一定好慘,有些係慘的,十幾戶迫埋一齊。但我呢度得4戶人,廚房廁所共用的,鄰居互相好熟絡,有感情;幾十年前住天台屋真係熱,但而家有曬冷氣,無咩問題,夜晚坐出嚟唞涼,陣風仲舒服過冷氣多多聲。咁多年嚟我一家三口都係交緊500蚊租,你就算安置我去公屋都貴好多啦,新式公屋又個個關埋門,無曬以前守望相助的感覺。」對天台屋如此自豪的何生,卻無端被市建局視為博安置的外來人,成件事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難得在家門前有一片自由空間」

不過,隨著重建區內住戶陸續獲安置搬離,何先生繼續留守天台也面臨治安惡化的問題,而且昔日好鄰居搬走,家裡都感覺冷清。天台屋拆一間少一間,天台居住的文化卻甚少被正視和珍惜;在清拆前最後數月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籌劃了一系列跟天台生活、順寧道社區及天台屋政策有關的活動,「天台其實是好奇妙的地方,現在香港可能得丁屋別墅、小部分的寮屋和天台屋,可以在家門前有一片露天空間,按自己的生活需要自由使用。搞這個天台文化節,最主要想跟其他天台街坊,或未住過天台的朋友,都可以一齊探索天台生活的可能性。天台除了燒野食之外,仲可以種菜、養豬、曬鹹魚、做電影放映會,好多嘢,你諗得出都可以一齊試。」

天台齊齊曬工作坊

【明報專訊】時興都市綠化、天台耕作,其實數十年前的天台屋居民早已實踐。何生小時候在59號天台居住時,祖母會自己種冬瓜豆角等蔬菜食用,更養過豬、雞鴨和白鴿,猶如鬧市農莊。何生學得技巧,自行實驗出天台種龍眼樹、香蕉樹,甚至種大樹菠蘿的方法!每次都是種得太大棵才搬去後山落地生根。遷居71號天台之後盛況不再,只種些小盆栽自娛。為籌備天台文化節,何生已準備一堆種植用工具,打算重出江湖,將天台耕種心得傳承下去……

何生的父母在順寧道經營雜貨店,自小便見他們買料回來在天台曬鹹菜,大批採購紅衫魚,自行醃製淡口鹹魚拿到舖去賣,甚受歡迎。後來娶了太太華姐也喜愛利用天台空間自製鹹菜。這次工作坊由華姐帶領去逛附近社區街市,參與者自選瓜菜,學習醃漬,9月底天台文化節閉幕時一起開罐分享。

通識導賞﹕天台上 的隱形人家

【明報專訊】香港市區新舊樓宇交錯,每逢置身高樓,總愛觀賞附近唐樓的天台景緻。

在政府思維裡,天台建築物都是破爛和非法的城市毒瘤;對於在新市鎮成長的筆者來說,看著參差不齊的天棚、鐵皮屋,從各式衣服、盆栽、家具雜物和不知名擺設,猜想主人家的生活,只覺其樂無窮。

不規整的空間,每個天台都彷彿有故事可說。

上世紀50年代香港人口激增、房屋短缺,基層市民除了在市區邊緣和山邊自行搭建寮屋,一部分人就選了天台作家園。

石硤尾木屋區一場大火,讓殖民政府開展公屋計劃,寮屋居民陸續上樓,也上演了獅子山下社會向上流動的故事。

天台屋卻命運迥異。清拆寮屋可以收回官地發展,故政府一直積極將居民安置上樓,務求清拆項目能順利完成。天台屋位於私人樓宇內,清拆基本上對政府來說沒直接得益,只要沒居民投訴或即時危險,一直都是聽任其存在,甚少執法。

往日人們也不太有天台業權屬大廈公有的觀念。天台都由頂層的業主使用,蓋起屋子自用、出租或轉售,都有律師樓認可、有地契、合法買賣,要向政府繳差餉,也可以接駁水電,完全是被官方承認的樣子,很少居民會意識到,住在這裡隨時可能被清拆趕走。

積極清拆 懶理安置

90年代市區重建步伐加快,低下階層聚居、業權混雜的天台屋成了市容的污點、收購重建的障礙,終成重點打擊對象。政府忽然以僭建之名,在1994至95年間展開「滾石行動」大規模清拆天台屋。多年來住屋需要遭忽略的天台貧民,居所被拆,安置條款卻極苛刻。政府祭出1980年代中處理寮屋安置的「八二六一」標準(即居民須證明在1982年6月1日前已在此居住的才有公屋分配),但當年天台屋並未包括在該寮屋登記計劃內,居民卻要為這條與自己無關的準則提交十多年前的居住證明,才可獲公屋安置,結果由荃灣至旺角均爆發激烈官民衝突。

滾石行動後十多年間,屋宇署的清拆目標,轉而放在較易處理的外牆和影響樓宇結構安全的僭建物上。直到發生馬頭圍道塌樓、唐樓劏房大火天台逃生路被堵等慘劇,去年初發展局又宣佈大幅增加屋宇署人手,以全面取締天台屋、天井、平台、後巷等僭建物;然而,相應的公屋安置配套如何改善,卻未有提及。

重建被逼遷 低價賠償

除了屋宇署清拆外,天台屋居民近年亦面對市區重建威脅,連同依存而生的舊區唐樓,被私人發展商或市建局一幢接一幢的推倒。由於被視為僭建物,天台屋居民在市建局收購過程中待遇如同二等公民,即使是天台屋業主,賠償方式亦只會等同租客處理,不會有樓換樓或按同區七年樓齡物業價格計算的賠償;甚至有業主因持有物業(只是以數萬元買入又不被承認合法地位的鐵皮屋),就被房委會視為不符合入住公屋資格,僅得一筆過數萬元的搬遷費賠償。

最近市建局又有新猷,在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範圍內,特別要求天台戶提供人口凍結登記日前兩年的住址證明,才可獲房委會公屋安置,樓下的住戶卻不需要。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居民和義工成員都百思不得其解。市建局指這是因為屋宇署清拆天台僭建時都要求前兩年住址證明以作安置,但一個處理市區重建的機構,有何理據在重建事務上,援引屋宇署清拆僭建的準則來處理安置?按《市區重建局條例》和以往的重建項目,從來沒有這種做法。

無理索取數年前居住證明

屋宇署要求住戶兩年前已在僭建物內居住,是因發出清拆令至署方執行強拆之間有寬限期,業主可選擇自行清拆;為防非住客在這期間搬進僭建物來渾水摸魚「博安置」,才要求兩年前的居住證明。但市建局重建計劃一向機密,在公佈重建項目當日即突擊派人上門進行凍結人口登記,確認住客身份,本已是防止渾水摸魚的措施;這次重建計劃在2009年6月公佈,2011年底當樓下住戶都安置好和搬走後,局方才無端要求天台戶額外提供再前兩年(即07年6月)的居住證明。要提交4年多前的文件,不少天台居民都大感頭痛。

文 林茵

圖 李澤彤

編輯 蔡曉彤

報導圖片版: http://rooftopfestival.files.wordpress.com/2012/08/20120812mp.jpg

有關已凍結登記而被迫遷租客安置問題再查詢

因為市建局的書面回覆(有關書信往來請見最底連結),
尤其在安置方面仍然有不少含糊之處,
關注組再去信市建局查詢。

==============

敬啟者:

有關「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再查詢

本關注組認為貴局對外關係處(下稱貴局)在回應我們對有關「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下稱援助計劃)的查詢上有不少含糊之處,故特函要求進一步解釋及澄清:

一,就CCD/ERD/REQ/WEB/MIS/2-12/11(下稱回信)第三點之說明,受影響租客須於遷出前一個月向貴局作出申請,本關注組認為有違常理之處:因為租客從被迫遷至搬走,最短可以只為一個月時間,受影響租客近乎要在收到迫遷通知當日就須作申請;對於不少手停口停,沒時間或能力去理解政策或處理申請的基層租戶極有可能到被迫遷出後一段時間才得知須事先到貴局申請;由於被迫遷的最短時間和貴局要求的事先申請時間互相重疊,實不利受影響的居民!貴局會否考慮為此問題作出適當的調整?

二,就回信第三點之說明,貴局對受影響租客的賠償只提及「特惠津貼」,並無提及SIA文件中提及的「原區安置」,本關注組希望貴局清晰交代援助計劃是否包括「特惠津貼」或「原區安置」(只要合乎第四點的資格)?

三,就回信第三點之說明,貴局所提及的「特惠津貼」與「特惠搬遷津貼」是兩種不同的東西?

四,就回信第四點之說明,受影響租客須並非因違反租約條款而被要求遷出,且並非自願提早終止租賃,但貴局能如何證明?如果業主強不收租而當中又沒牽涉法律程序,租戶該如何向貴局證明?租戶能在向業主交租時找貴局社工協助並當見證人?

五,就回信第三、四點之說明,貴局均提及受影響租客必須具備租約或租單,但就本關注組過去經驗所遇,不少舊區基層租客與業主或二房東所訂的都是口頭租約,那麼到向貴局申請援助計劃時該如何是好?還是貴局須考慮現實之相關情況而調整所要求之文件?

六,就回信第六點的「重建項目內合資格的租戶」,貴局指的合資格就是要乎闔第四點的資格?而這裡的「重建項目內合資格的租戶」是指上述第一至五點提及的「受影響租客」?

希望貴局能儘快就上述問題作進一步的說明,謝謝!

此致

市區重建局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謹啟

2012321

相關信件/文章:

12年2月14日: 關注組成功爭取?﹣﹣﹣有關市建局「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的新措施之問題

12年2月21日: 市建局就「住宅租客體恤援助計劃」之回覆

揭三部門大話連篇 要求可負擔房屋

房協、市建局、發展局:

狼狽為奸 大話連編

妄顧基層住屋權

要求社區規劃民主化

要求房協建可負擔房屋

 ) 2500民意支持方案 深水埗應建可負擔房屋

早於20109月,本關注組所就深水埗K20-23重建地盤設計並發佈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至今已獲超過2500名市民支持。同時,這份方案也獲得深水埗區議會歷史建築及保育工作小組的支持,該小組亦於201010月已將方案送交香港房屋協會、市建局和發展局要求落實。

該份方案的主要內容,是在K20-23重建地盤應建出租屋、居屋和街舖以安置將來被重建的街坊,另設公眾社區設施及小量中小型出售樓宇。深水埗是一個基層社區,關注組認為有關重建部門若真想改善舊區生活質素,應建可負擔房屋,而不是房協後來所規劃的超過300萬的單位。

房協之新規劃雖然是由房協自己執行,但超過300萬一個單位的價錢,不單許多深水埗基層都負擔不到,更會協助炒起附近的樓價,造成私人地產商瘋狂收購的誘因。小業主、基層租戶和地區小商戶,將首當其沖成為受害者,房協和市建局拒納民間規劃方案,明顯就是會做地產霸權的幫兇。

)踢爆三部門大話實錄:

一份如此充足認受性的方案,三部門竟以不同理由拒絕,關注組對該些理由一直抱很大疑惑,直至最近終於從不同渠道得悉並確認,三個部門都是講大話!

)百般拖延  製造既定事實

關注組就三個部門聲稱不可行的原因,一直抱很大疑惑,所以該些原因去年十一月出現起,已不斷去信追問,多個部門非不回應,就是回覆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說話。直至關注組不經過三個部門,自行調查有關文件內容,才踼爆三個部門講大話。

然而,當中一份〔備忘錄〕文件,自去年11月起,即使經過關注組向立法會申訴部再施壓,房協和市建局也要超過6個月,直至地盤已快動工,才只提供予議員,意圖令公眾更反對無從。

) 漠視民間方案可行性 妄顧基層住屋權

是次既是房協自己做的項目,不與發展商合作,為何不能效法房協自己當年駿發花園的做法,重建時,既建出租屋安置租戶,又建中低價樓讓受重建影響小業主樓換樓?

房協在〔居民自主規劃方案〕發佈後四個月,於1月尾才公佈的〔市價樓豪宅方案〕,全要求人買樓,根本無照顧深水埗區內眾低收入人士的處境。

區內不少低收入人士是居住和工作都在深水埗的十五分鐘生活圈裡,一單遇上公營或私營重建,就會像人球被踢來踢去。就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所接觸十多戶因重建被地產迫遷的租戶,有至少三戶,不幸就搬進了田生地產正在收購的舊樓套房或天台屋中,這樣的生活,實是顛沛流離。房協作為根據《市區重建策略》執行公營重建的機構,好應該考慮這些問題。

此方案是關注組在深水埗區內進行多次街站,收集1000份問卷調查結果而成的社區規劃方案,房協及其他部門拒絕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堅持推行房協從沒諮詢區內意見的方案,亦是對社區規劃的漠視。

 

關注組以及超過2500名聯署者強烈要求房協擱置在k20-23項目豪宅方案,並參考駿發花園先例,由房協負責興建可負擔房屋,而非市價樓豪宅。

1: 即房協要求市建局向當年的規劃局局長孫明揚申請收地的文件, 以及市建局因而向規劃局局長申請收地的文件。

 附表: 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與房協豪宅方案比較圖表

 

再踢爆: 市建局最近在順寧道搞咩?

    可能因為之前租戶反抗市建局卸膊,展現出強大的基層互助網,每次大型活動都有近百人參與,
    市建局對業主的收購似乎都不算太刻薄,也似乎陸續安排租戶上樓,但是,最近,又發現佢做野好可疑!
    原區安置,有些有,有些冇?!
    關注組得知,明明租戶在凍結人口登記時講明想原區安置,但實質抽籤時:
  • 有租戶只需在離順寧道不遠的元洲邨抽不同樓層的單位;
  • 有些則只可在黃大仙區屋邨單位和海麗邨單位之間選擇;
  • 有些卻在12個單位中抽籤,且絕大部份單位並不位於原區,被剝奪了一個原區公屋安置的機會。
    關注組早前寫信要求市建局要公開安置租客,編配單位所依據的準則,點解有些可原區安置有些唔得?!
    市建局信就覆左,不過拒絕公開準則,只說:

「本局原則上會盡量安排同區的屋邨單位以供抽籤編配之用…本局不能保證在任何單一地區內定必有足夠的單位作抽籤編配之用。」

「保存區內居民的社區網絡」是市建局的主要目標,
早於公佈重建前市建局已知重建區的大致居住狀況,
亦早於近兩年前的凍結人口登記時已知道租戶原區安置的意願,
為何市建局不是在規劃前做好準備,
而至今還要以「不能保證有足夠單位」作推卸藉口?

而且,做了凍結人口登記的租戶,
因重建被迫遷,為何市建局至今仍不承認租客登記身份,
還租借原區安置權益?

在市區的舊區中,很多街坊都有15分鐘生活圈….
步行上班不用15分鐘,途中又有街市,十分有效率….
為何現時市區重建只顧起豪宅,
把舊區街坊從原本的社區趕走?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2011年3月1日

轉貼: 譴責無線新聞失實報導順寧道楊媽媽聯署聲明

(聯署請去-http://www.gopetition.com/online/35858.html
或 獨立媒體:http://inmediahk.net/node/1006848, 謝謝)

譴責無線新聞失實報導順寧道楊媽媽聯署聲明

無線新聞於本年4月17號之晚間新聞中,報導了順寧道 楊媽媽(楊源柳女士)的露宿抗議的情況。

視 而不見 斷章取義 扭曲訴求

不 論是訪問現場展出的立場書,或是接受訪問中的楊源柳,皆老實清楚地表達了三項整體政策的問題和集體的訴求:

一)要求市建局承認凍結日租戶身份,還該區其他十二名被迫遷租戶重建租戶的權 利,即原區公屋安置或租戶原有之搬遷補償。

二)在未來20年180多個未公佈的重建區內,市建局都要依照《市區重建策略》,承認凍結人口日租戶身份。

三) 香港特區政府承認1999年就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問題提請人大釋法,是一個錯誤;並且,還我們數千多個因人大釋法而喪失居港權的人士,合法居港的權利。

但無線新聞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把近六分鐘的訪談 剪成失去上文下理的兩句話,將她的訴求完全扭曲,把對政策的控訴扭曲成個人上公屋的要求,將集體訴求扭曲成個人訴求。

漠視簡單事實 轉移視線 隱暪問題焦點

楊源柳多番提及市建局不承認十三戶被迫遷租戶身份, 更有另一持香港身份證的被迫遷租戶一同接受訪問。事實是根本所有被迫遷租戶皆不獲承認身份,喪失原區安置權益,與當事人是否持雙程證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 是:據悉,被迫遷十多戶中,只有楊源柳一人是持雙程證,但所有十多戶都不獲市建局承認身份。

雙程證在這宗報導裡完全不是問題焦點,是顯而易見的。然而,無線的報導竟替市建局指出「雙程證」這 件無關的事實,明顯是利用香港許多市民對新移民和持雙程證人士的不滿,來轉移整個問題的視線,完全隱瞞重建政策對租戶不公的問題。無線新聞報導,成了市建 局的宣傳機器,基層被完全消音,違反新聞工作為民喉舌的責任。

大眾媒體應有責任

一件「事件」發生之後,如果不透過轉述,是不能被呈現。轉述就會有資料上的剪裁,取捨和修飾,轉述者也總會有意或無意地壟 斷「事件」的詮釋權,客觀中立因而也不曾存在。然而,正因如此,媒體更應自覺自己對無權勢者發聲的壟斷權,無線作為主流傳媒的龍頭,理應醒覺自己有維護社 會公義的責任,至低限度準確轉達楊媽媽的訴求,但無線新聞連這至低要求也做不到,反而在報導上明顯地偏幫不論資源還是政策上的決策權都比基層大無數倍的市 建局。

為此,我們要求無線新聞

一、立即停止這樣扭曲的報導,並痛定思痛承諾實事求 是,思考作為傳媒應如何面對社會公義的問題;

二、為4月17日的晚間新聞就順寧道居權媽媽楊源柳露宿抗議的失實報導向公眾道歉。

更多詳細資料請看:

楊媽媽露宿抗議立場書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700

舊區更新電視--順寧道台
https://shunning6983.wordpress.com

2010年4月29日

發起團體: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學生報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
自 治八樓

團體聯署:
大專2012
居留權委員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學生報編輯委員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 大學學生會學苑
香港浸大學學生會第四十三屆編輯委員會「躍」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h15關注組

草紙 (雙月評論報紙)

影行者

個人聯署:
鄧 建華
李維怡
胡寶兒

洪曉嫻
岑卓熹
王維龍
周嘉莉
盧嘉和
劉璧嘉
陳 倩瑩
李晶瑩
黎恩灝

徐英彪
陳倩玉
張 善怡
鄺 頌婷
黎 漪婷
李 俊偉
俞 若玫
yuen chi yan
吳焯霆
張浚軒
廖 思銘
kit yu Cheng
黃 彩鳳
王 敏婷
陳 鈺霖
leung shi chi
冼惠芳
江新球 KONGSUNKAU
Chan Melody
黃杏茹
何智聰
kaikai cho
David Yau
julian fung
阿 雞
Jennifer M. Wu
劉榮輝
Ray Chow
DOKU @19A
Kenneth Yeung
楊穎仁
陳嘉琳
Rainbow Kam
陳學風
葉美容
Stephanie Chung
黃衍仁
Ka Lok Lee
KA KAI KWOK
Lo Suk Liing
Thomas N.H. Ho
Yee May CHAN
何敬熹
hoi ling choi
Grace Pang
fan hiu fu
yu mung lee
Raymond Hau
林培元
Tsui Wing Hing
Kim Ming Lee
Tsz Kwan Lam
Sophia So
Desmond Sham
周雪凝
譚棨禧
Tsang Chiu Wai
楊文友
張樂芹
杜振豪
李亭漁

轉貼: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向各方友好致謝

致各方在楊媽媽七日瞓街行動中支援的朋友: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非常感謝各方友好,對於順寧道重建事件及對我們的街坊楊源柳的關懷。楊媽媽與其他街坊日後仍會繼續在關注組內互助及協助其他區內街坊。謹向下列人士致謝:

(排名不分先後, 另外由於太多人來過, 可能會有所遺漏, 亦有許多朋友沒有留下個人姓名, 謹此致歉及致謝)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中西區關注組、H15關注組、順寧道義工支援組、批判地理學會、關注城市規劃社區大聯盟、社區發展陣線、中港家庭權益會、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同根社、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一代人公社、深愛堂伯特利、街坊工友服務處、居留權大學、關注綜援檢討聯盟、自治八樓、中大學生報、青年關懷弱勢聯席、基層發展中心、新婦女協進會、迷你噪音、Fushitaji、居留權家長合唱團、一群城大社工系同學、一群理工關社組同學、一群明愛徐誠斌學院社工系同學及老師、居留權小學、Thomas Kong、黃衍仁、鄭健業、郭達年、廖偉棠、張超雄博士、梁耀忠議員、邵家臻博士、陳偉發、林靜、何秀蘭議員、馮檢基議員、金珮瑋、黃英琦、楊國健、陳順馨博士、梁旭明博士、鄧永成博士、余小青、余若玫、胡偉忠、陳劍青、李麗英、李知行、劉榮輝、陳志成、孔令瑜、譚天生、關志遠、劉壁嘉、Joan、張文慧、何芝君博士、周諾恆、楊媢、歐陽達初、朱江瑋、莫慶聯老師、胡文龍、伍銳銘老師、胡美蓮、陳士齊博士、楊穎仁、羅淑玲、梁志遠博士、朱凱迪、陳倩玉、vicky lo、陳秉鳳、李瑞強、潘拾、黃乃忠、楊桂明、楊健濱、周嘉莉、王維龍、徐永興、戚太、馮伯、Annie Yeung、胡美蓮、何來、麥德正、郭政權、阿來、何逸君、謝錦昌、陳學風、阿昕、何來、bertha、馮炳德、馬楚明、梁志江、黃彩鳳、阿潘、阿全、惠玲、區國權、曹佳佳、舒詩偉、聖華、Loretta Lo、嘉樂仔、馮智活牧師、筲箕灣善樂堂、嶺大基督徒團契詩班、賴健國老師、陳耀麟、徐澤森、eric lai、彭先生、勞資關係協進會、calvin tsang、andy ma、ahlok、kenneth chan、蘇俊文、梁國雄(長毛)、羅冠杰、劉文景、關曉欣、葉志昌、黎治甫、鍾方發、邱靖枬、戴悅祺、吳以諾、馮裕仁、claudia、劉威岭、陳志成、張歷君博士、李佩虹、張安芷、崔楠、呂卓鏈、jessica fan、 sandy yip 、iris kam、鍾炳霖、王浩賢、曾昭偉、覃俊基、杜振豪、張錦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