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轉自草根‧行動‧媒體)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 (一)

文:松

228284_10151299137825208_481944513_n

人物:衙前圍村村民、工廈住戶、福榮街街坊、觀塘街坊、新填地街街坊、九龍城道街坊、深水埗海壇街街坊、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H15重建關注組成員、K20-23重建區關注組成員、張超雄(工黨)、馮檢基(民協)、梁穎敏(公民黨)、梁家傑(公民黨)(估計約120人)
日期:9/12/2012
時間:2-6pm
地點:新紀元廣場/市區重建局樓下公共空間

舊區重建不斷,市建局又獨攬大權,以錢先行;《業主租客綜合條例》又規定所有業主可以一個月通知期趕走租戶;劏房租金勝豪宅,但租住權又無保障。社區的居民不單無法介入社區的重建規劃,也不能獲得適當的搬遷與賠償。

繼上月的一人一信反天台租戶不平等政策行動後,今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搞了個基層租戶政策論壇,邀請街坊和議員討論一些政策問題。議員為街坊做過甚麼 呢?又打算在未來四年任期內,為基層的租戶做些什麼呢?今次論壇,據關注組表示,是希望讓街坊和議員好好的交流意見,及使街坊可以直接監察議員工作,重掌 投票以外的公民權利。

議員出席率

說到議員,這次論壇本邀請了幾個黨派員出席,可以在此先列一出席/缺席表:

出席:工黨張超雄、民協馮檢基和公民黨梁穎敏及梁家傑

未克出席:
1) 民主黨:原想邀請身為市建局非執行董事的涂謹申,但涂拖了個多月未覆, 其助理叫關注組找黃碧雲,在大約兩星期後,黃的助理著關注組去找胡志偉,數日後胡的助理稱當日民主黨有行動,故未克出席。

2) 工聯會:原想邀請陳婉嫻,其助理稱相關助理會回覆,惜拖了個多月後,不見回覆。

3) 人民力量:在回覆收到信後沒有再回覆。

4) 社民連:梁國雄原本答應出席,後因事未克出席。

論壇討論主題

根據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單張,舉辦今次論壇的起因為:「劏房呎租勝豪宅,已不是新聞。面對居住環境惡劣而租金瘋狂的生活,基層租戶實在無法安然度日。到底基層的住屋權要如何才能得到保障?屬於小市民的『發展』要如何才有著落?」

這次論壇辯論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一)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是否有可能修改的可能?面對颷升的租金,是否應重啟租務監管?
二)由市建局主導或與房協合作的項目內,所推行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住宅租戶體恤援助計劃;
~租戶在獲得任何安置處理前,卻先要簽協議書承諾自己會在某日遷出的不平等協議;
~天台戶(如順寧道)/寮屋戶(如衙前圍村)/工廈住戶安置政策;
~舖租戶的安置補償方法,是否能確保舖租戶的生活質素不會下降,以致違反市建局當初對立法會承諾改善街坊生活的講法。事關小本經營的價廉小店對於基層宜居生活圈十分重要;
~如何監管市建局運作,確定它沒有違反《市區重建策略》內之承諾?
三)強拍條例底下舊樓租戶的命運終將如何?
四)公屋政策

除第四項因時間關係未及討論外,第一至三項主題,在議員與市民之間都有強烈的爭議。

街坊在數個問答環節中踴躍發言,或回應議員的立場,或提出自己的處景,問對方可如何處理現時社會出現的諸多基層租戶面對的問題。張超雄及梁家傑議員 傾向著街坊去找他們處理,或去立法會申訴部講出自己的情況,再去公聽會,讓其他議員都知道他們的境況,和藉以提出相關政策的修訂。但對於最終能否成功修訂 政策,四位出席的政黨代表都不表樂觀。

現存基層租戶困境

這些政策和問題乍眼看來有點抽象,但對街坊決不陌生,且讓我們從一些事例,來簡略理解背後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同被重建影響的租客都在面對不同的處境。在公營重建的模式裡,在市區重建局的人口凍結日後,被業主以迫遷或瘋狂加租的方式趕走的舊樓租戶,其重建 租客的身份和權利將不獲市建局充份承認,而導致不能獲得安置。在私營重建模式中,被業主迫遷的租戶,如果有心有力,也可透過一系列麻煩的程序而得到些許賠 償,而這些程序所須之對條文的熟悉度及時間心力,皆非一般基層街坊能及。可是,這種情況下,即使有一點點賠償,都不能原區安置,不能繼續原有的社區生活; 天台戶、寮屋戶和工廈住戶被視為次等租戶,其安置問題不被市建局重視……

舊區居民會選擇蝸居在那些市區劏房,通常因為離上班上學地點較近,不用花大量交通時間及費用。同時,舊區物價廉宜,適合基層市民生活。當他們慢慢住下去,社區網絡自然生成,和街坊鄰里有感情,又不能離開物價便宜的舊區時,重建來到,或業主迫遷,就顛沛流離。

除了重建不斷外,租金洶湧膨脹的禍種--《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也是個嚴重的困境。這條例本來有租金管制的一環,包括管制租金和保障租住權保障兩 部份,但2004年卻撤銷了整個租金管制,使業主在一個月內可不需理由趕租客走。市場流動量大,你不住自然有人要住,不論多惡劣的屋都不怕無人租,加上樓 價本身狂升,接著租金也不斷上升。這使迫遷成了個普遍的現象,也助長了地產霸權的滋長。
(待續)

========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恢復租管? (二)

文:松

恢復租管 方向正確 實踐無力

432315_10151299134810208_606139469_n

坊間稱的「租管」,其實包括租金管制及租住權保障兩方面的法例,早於2004年被廢除。

主持及聽眾市民都提問是否有可能,在立法會裡特別就基層租戶政策開個小組去研究政策的改變,張超雄和馮檢基都頗為悲觀。張指出開小組是很困難的事,已有不少小組被否決,而且在同一時段內展開的小組限額8個,現已有6個在進行,還有3個在輪候中,故開小組應該是不可能的事。

總言之,議員們雖有一些改善政策的想法,卻又陷於整個議會政治的無力感當中。面對街坊的情況,都只能叫他們個別的去找他們,而無法作為一個整體社會政策去處理。

馮檢基在論壇上多番指出,除非換特首,否則也改變不了甚麼,不斷高呼「CY,下台!」但張超雄和現場街坊也指出,即使特首換了,整個政府的管治思維 不變也是徒然。可惜透過今次的論壇,卻發現議員有點力不從心,最後也只能呼籲市民去示威遊行。席間有聽眾都指出,議會應當配合群眾運動,去思考議會策略, 而非叫群眾運動去配合議會爭取,方才是真正的「裡應外合」。

(待續)

=================

記基層租戶政策論壇~爭論點 (三)

文:松

爭論點:被官方劃為「次等」租客的安置問題

297618_10151299129810208_1753721094_n
三黨代表都認同要增建公屋,以及應恢復租金管制的規定,可是卻覺得恢復租管十分困難,只能靠群眾抗爭。

然而,在面對被政府劃為「次等」的租戶問題上,例如應否給予如天台戶、圍村的寮屋戶等適當的安置方面,各人的基本立場則出現分歧,。如安排上公屋方 面,張超雄認為由於是政府要強拆,迫有關租客面對無家可歸的處境,故安置居民是應該的;但馮檢基和梁家傑則認為他們是非合法單位的租客,不應「插隊」上 樓,否則其他街坊會不滿,所以對於那類租客可以以租金津貼或其他租客的安全網去處理。馮檢基更指出,如果此等租客被拆樓可以安置,就會引來很多人扮成天台 戶或寮屋戶,「天台忽然多了十幾間天台屋。」

馮的說法,引起很大爭議。

首先,張超雄質疑有人扮居民的說法,因為寮屋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已登記屋與人的存在。同時,如果是市區重建局去清拆重建,在公佈當天就會做人口凍 結,根本不會出現如馮所言:「天台忽然多了十幾間天台屋。」又會獲賠償。完場後,亦有順寧道重建區街坊何先生指出,如果怕人「扮居民」,其實樓下劏房也有 人會可塞個住客進來,這比在天台多建一間屋這般明顯的「搏賠償」行為安全得多,故指馮這種「插隊」言論對天台街坊不公平。

後來有參加的市民指出,出現天台屋/寮屋的問題是因為政府未能盡責為基層提供可以選擇的安穩居所,這些問題並非居民的問題,而是政策及資源分配的問 題,指責居民「插隊」乃是誤導公眾。台下市民也指出,增加租金津貼無助於阻止地產霸權,反而讓政府迴避了處理市民的住屋責任,成為不增建公屋的藉口。

小記感想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套用於這情況已不太合事宜了。被迫遷,搞賠償又煩又少,又沒得原區安置。那好吧,找其他地方去。但,其他地方?基層租戶 何來有錢買樓?公屋呢?曾蔭權出名公屋建得少,現在梁振英更未有詳細具體的興建公屋的政策,現在公屋少之又少,排隊輪候上樓大概也要花幾年的光景。

在這幾年唯有先租住房屋,但在缺乏租管的《業主(租客)綜合條例》下,租金的升幅也讓人吃不消,除了節衣縮食也別無他法。

到底,這究竟是市民的個人問題,還是政府的問題呢?

廣告

影片| 基層租戶政策論壇(2012.12.09) 上、下篇

2012.12.9,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邀各政黨出席政策大辯論,
講講未來四年他們打算做什麼來處理與基層租戶相關的種種住屋及土地政策問題。
邀請各區街坊一齊睇實議員講過乜,加入辯論!

出席的議員名單: 張超雄(工黨)、馮檢基(民協)、梁家傑(公民黨) 、梁穎敏(青年公民)

我們辯論的政策包括以下各樣:

一)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是否有可能修改的可能?面對颷升的租金,是否應重啟租務監管?

二)由市建局主導或與房協合作的項目內,所推行的租戶相關政策,包括:

~住宅租戶體恤援助計劃;

~租戶在獲得任何安置處理前,卻先要簽協議書承諾自己會在某日遷出的不平等協議;

~天台戶(如順寧道)/寮屋戶(如衙前圍村)/工廈住戶安置政策;

~舖租戶的安置補償方法,是否能確保舖租戶的生活質素不會下降,以致違反市建局當初對立法會承諾改善街坊生活的講法。事關小本經營的價廉小店對於基層宜居生活圈十分重要;

~如何監管市建局運作,確定它沒有違反《市區重建策略》內之承諾?

三)強拍條例底下舊樓租戶的命運終將如何?

四)公屋政策

日期: 2012年12月9日(日)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市建局總部樓下廣場 (上環地鐵E出口一出就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