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0/2010西洋菜街住屋論壇

日期: 17/10/2010  時間:下午2點

地點: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百老匯戲院附近

大家好,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將出席由香港明愛舉辦的住屋論壇, 除介紹個案外也介紹關注組這幾個月正在倡議的[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

並同場展出模型!

歡迎大家來聽聽不同區不同人對基層住屋問題的意見.

 

廣告

4月21日的[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轉播

〔窮母親的抉擇

–基層、住屋、生計、市區重建、婦女、中港家庭、規劃……〕討論會

日期: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時間:晚上八點

地點:長沙灣順寧道/東沙島街交界的公園

講者:伍建榮(基層發展中心)、梁國雄(長毛)、鄧永成(浸會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楊源柳 (順寧道重建被迫遷租戶、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人大釋法受害者、居留權人士、單親貧窮戶)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楊源柳(一),8之1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楊源柳(二),8之2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梁國雄(一),8之3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梁國雄(二),8之4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伍建榮(8之5)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伍建榮(8之6)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鄧永成(一),8之7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鄧永成(二),8之8

(在此對鄧永成致歉,因拍攝人員換帶導致講話內容有些中斷)

轉貼: 譴責無線新聞失實報導順寧道楊媽媽聯署聲明

(聯署請去-http://www.gopetition.com/online/35858.html
或 獨立媒體:http://inmediahk.net/node/1006848, 謝謝)

譴責無線新聞失實報導順寧道楊媽媽聯署聲明

無線新聞於本年4月17號之晚間新聞中,報導了順寧道 楊媽媽(楊源柳女士)的露宿抗議的情況。

視 而不見 斷章取義 扭曲訴求

不 論是訪問現場展出的立場書,或是接受訪問中的楊源柳,皆老實清楚地表達了三項整體政策的問題和集體的訴求:

一)要求市建局承認凍結日租戶身份,還該區其他十二名被迫遷租戶重建租戶的權 利,即原區公屋安置或租戶原有之搬遷補償。

二)在未來20年180多個未公佈的重建區內,市建局都要依照《市區重建策略》,承認凍結人口日租戶身份。

三) 香港特區政府承認1999年就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問題提請人大釋法,是一個錯誤;並且,還我們數千多個因人大釋法而喪失居港權的人士,合法居港的權利。

但無線新聞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把近六分鐘的訪談 剪成失去上文下理的兩句話,將她的訴求完全扭曲,把對政策的控訴扭曲成個人上公屋的要求,將集體訴求扭曲成個人訴求。

漠視簡單事實 轉移視線 隱暪問題焦點

楊源柳多番提及市建局不承認十三戶被迫遷租戶身份, 更有另一持香港身份證的被迫遷租戶一同接受訪問。事實是根本所有被迫遷租戶皆不獲承認身份,喪失原區安置權益,與當事人是否持雙程證一點關係也沒有。事實 是:據悉,被迫遷十多戶中,只有楊源柳一人是持雙程證,但所有十多戶都不獲市建局承認身份。

雙程證在這宗報導裡完全不是問題焦點,是顯而易見的。然而,無線的報導竟替市建局指出「雙程證」這 件無關的事實,明顯是利用香港許多市民對新移民和持雙程證人士的不滿,來轉移整個問題的視線,完全隱瞞重建政策對租戶不公的問題。無線新聞報導,成了市建 局的宣傳機器,基層被完全消音,違反新聞工作為民喉舌的責任。

大眾媒體應有責任

一件「事件」發生之後,如果不透過轉述,是不能被呈現。轉述就會有資料上的剪裁,取捨和修飾,轉述者也總會有意或無意地壟 斷「事件」的詮釋權,客觀中立因而也不曾存在。然而,正因如此,媒體更應自覺自己對無權勢者發聲的壟斷權,無線作為主流傳媒的龍頭,理應醒覺自己有維護社 會公義的責任,至低限度準確轉達楊媽媽的訴求,但無線新聞連這至低要求也做不到,反而在報導上明顯地偏幫不論資源還是政策上的決策權都比基層大無數倍的市 建局。

為此,我們要求無線新聞

一、立即停止這樣扭曲的報導,並痛定思痛承諾實事求 是,思考作為傳媒應如何面對社會公義的問題;

二、為4月17日的晚間新聞就順寧道居權媽媽楊源柳露宿抗議的失實報導向公眾道歉。

更多詳細資料請看:

楊媽媽露宿抗議立場書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700

舊區更新電視--順寧道台
https://shunning6983.wordpress.com

2010年4月29日

發起團體:
香港中文大學中大學生報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
自 治八樓

團體聯署:
大專2012
居留權委員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學生報編輯委員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香港 大學學生會學苑
香港浸大學學生會第四十三屆編輯委員會「躍」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h15關注組

草紙 (雙月評論報紙)

影行者

個人聯署:
鄧 建華
李維怡
胡寶兒

洪曉嫻
岑卓熹
王維龍
周嘉莉
盧嘉和
劉璧嘉
陳 倩瑩
李晶瑩
黎恩灝

徐英彪
陳倩玉
張 善怡
鄺 頌婷
黎 漪婷
李 俊偉
俞 若玫
yuen chi yan
吳焯霆
張浚軒
廖 思銘
kit yu Cheng
黃 彩鳳
王 敏婷
陳 鈺霖
leung shi chi
冼惠芳
江新球 KONGSUNKAU
Chan Melody
黃杏茹
何智聰
kaikai cho
David Yau
julian fung
阿 雞
Jennifer M. Wu
劉榮輝
Ray Chow
DOKU @19A
Kenneth Yeung
楊穎仁
陳嘉琳
Rainbow Kam
陳學風
葉美容
Stephanie Chung
黃衍仁
Ka Lok Lee
KA KAI KWOK
Lo Suk Liing
Thomas N.H. Ho
Yee May CHAN
何敬熹
hoi ling choi
Grace Pang
fan hiu fu
yu mung lee
Raymond Hau
林培元
Tsui Wing Hing
Kim Ming Lee
Tsz Kwan Lam
Sophia So
Desmond Sham
周雪凝
譚棨禧
Tsang Chiu Wai
楊文友
張樂芹
杜振豪
李亭漁

轉貼: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向各方友好致謝

致各方在楊媽媽七日瞓街行動中支援的朋友: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非常感謝各方友好,對於順寧道重建事件及對我們的街坊楊源柳的關懷。楊媽媽與其他街坊日後仍會繼續在關注組內互助及協助其他區內街坊。謹向下列人士致謝:

(排名不分先後, 另外由於太多人來過, 可能會有所遺漏, 亦有許多朋友沒有留下個人姓名, 謹此致歉及致謝)

深水埗重建關注組、中西區關注組、H15關注組、順寧道義工支援組、批判地理學會、關注城市規劃社區大聯盟、社區發展陣線、中港家庭權益會、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同根社、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一代人公社、深愛堂伯特利、街坊工友服務處、居留權大學、關注綜援檢討聯盟、自治八樓、中大學生報、青年關懷弱勢聯席、基層發展中心、新婦女協進會、迷你噪音、Fushitaji、居留權家長合唱團、一群城大社工系同學、一群理工關社組同學、一群明愛徐誠斌學院社工系同學及老師、居留權小學、Thomas Kong、黃衍仁、鄭健業、郭達年、廖偉棠、張超雄博士、梁耀忠議員、邵家臻博士、陳偉發、林靜、何秀蘭議員、馮檢基議員、金珮瑋、黃英琦、楊國健、陳順馨博士、梁旭明博士、鄧永成博士、余小青、余若玫、胡偉忠、陳劍青、李麗英、李知行、劉榮輝、陳志成、孔令瑜、譚天生、關志遠、劉壁嘉、Joan、張文慧、何芝君博士、周諾恆、楊媢、歐陽達初、朱江瑋、莫慶聯老師、胡文龍、伍銳銘老師、胡美蓮、陳士齊博士、楊穎仁、羅淑玲、梁志遠博士、朱凱迪、陳倩玉、vicky lo、陳秉鳳、李瑞強、潘拾、黃乃忠、楊桂明、楊健濱、周嘉莉、王維龍、徐永興、戚太、馮伯、Annie Yeung、胡美蓮、何來、麥德正、郭政權、阿來、何逸君、謝錦昌、陳學風、阿昕、何來、bertha、馮炳德、馬楚明、梁志江、黃彩鳳、阿潘、阿全、惠玲、區國權、曹佳佳、舒詩偉、聖華、Loretta Lo、嘉樂仔、馮智活牧師、筲箕灣善樂堂、嶺大基督徒團契詩班、賴健國老師、陳耀麟、徐澤森、eric lai、彭先生、勞資關係協進會、calvin tsang、andy ma、ahlok、kenneth chan、蘇俊文、梁國雄(長毛)、羅冠杰、劉文景、關曉欣、葉志昌、黎治甫、鍾方發、邱靖枬、戴悅祺、吳以諾、馮裕仁、claudia、劉威岭、陳志成、張歷君博士、李佩虹、張安芷、崔楠、呂卓鏈、jessica fan、 sandy yip 、iris kam、鍾炳霖、王浩賢、曾昭偉、覃俊基、杜振豪、張錦雄......

(請廣傳)聲援順寧道楊媽媽露宿行動第七天:[窮母親的抉擇]

聲援順寧道楊媽媽露宿行動第七天

〔窮母親的抉擇

–基層、住屋、生計、市區重建、婦女、中港家庭、規劃……〕討論會

日期: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時間:晚上八點

地點:長沙灣順寧道/東沙島街交界的公園

講者:伍建榮(基層發展中心)、梁國雄(長毛)、鄧永成(浸會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楊源柳 (順寧道重建被迫遷租戶、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人大釋法受害者、居留權人士、單親貧窮戶)

(嘉賓仍在增加中, 敬請留意, 歡迎參與)

多年以來,香港的基層問題都被分別理解為勞工、住屋、福利、婦女、中港家庭……同時,有一些相關的議題,如規劃和重建,亦並未全然被理解為「基層問題」。

然而,楊源柳為了人的尊嚴而奮起露宿七天的行動,提醒了我們:這些問題,是整體基層面對的生活問題,而人的生活,是不能被割裂地理解的。那麼,這些議題,要如何互相結合,互相連結,以致基層運動可以壯大,終有一天可以足以抵抗壓迫?

在楊源柳媽媽的露宿行動最後一晚,我們請來幾位嘉賓,與楊源柳一起分享這方面的看法,誠邀所有關心弱勢社群的朋友,一起出席。

其他順寧道消息: https://shunning6983.wordpress.com

(請廣傳)順寧道楊媽媽: 行動只是為公道, 請勿抹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ZOTWnuWyL0

註: 邵家臻因家中臨時有事未能出席, 謹此通知。

4月17日的聲援文藝晚會全程轉播攝

第一隊:林靜+陳偉發

第二隊: 鄭健業

第三隊: 黃衍仁

第四隊: 影行者

第五隊:廖偉棠及曹疏影

第六隊: 郭達年

第七隊: 迷你噪音

第八隊: 警察事件

第九隊: 繼續噪音

第十隊: 特別嘉賓Fushitaji

最後: 結語

(在此對迷你噪音和黃衍仁致歉–由於拍攝人員換帶導致音樂有一點中斷)

無線新聞, 何止[是是但但]!~呼喚公民傳播網絡

瞓街第三天, 市建局開始發動它的傳媒機器了。

~~~~~~~~~~~~~~~~~~~~~~~~~~~~~~~~

抗議無線新聞欺凌弱勢 抹黑勇氣媽媽楊源柳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以抗衡主流傳媒報導

各位朋友:

不論你是否支持楊源柳這次行動,對於主流商業媒體這樣的行為,希望你也會盡力表達不同意,因為,這是牽涉到整體市民在面對社會問題時,發聲的能力問題。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請協助廣傳這段訊息和影片,讓不同的市民都有機會得知這個問題!

~~~~~~~~~~~~~~~~~~~~~~~~~~~~~~~~~~~~~~~~~~~

抗議無線新聞欺凌弱勢 抹黑勇氣媽媽楊源柳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以抗衡主流傳媒報導

昨日下午,無線新聞到順寧道/東沙島街訪問楊源柳,楊源柳就如其他老老實實的基層市民一樣,有碗話碗有碟話碟,怎知卻被人斷章取義,利用一些剪接技巧,霸王硬上弓。(無線新聞於2010417日晚間新聞中,播放了有關楊媽媽的新聞,內容可到無線新聞網頁查看。)

楊源柳接受無線電視訪問時,所講的是集體訴求,一開口就是所有政策對窮人不公,明明在訪問中大比例地談到市區重建租戶政策的不善,如何有法不依,不承認凍結日租客身份,這些統統不見了。楊源柳也講到全部租戶都要獲得合理對待,這些也統統不見了。市建局不斷強調楊持雙程證,但卻絕口不提被迫遷其他十二戶持香港身份證的租戶,同樣也不獲安排。明明訪問時,就有一個持香港身份證的租戶姚清保在旁邊也接受了訪問,出到新聞也是不見人影......

無線記者卻只對「你點解唔要市建局個單位呀?」、「你自己想要咩呀?」等問題有興趣,個人遇到問題當然有個人訴求的部份,但當你老實答了你的意見,新聞媒體已經找到它要的材料。

將集體訴求變成個人訴求;

將對政策的控訴變成個人上公屋的要求;

將整體政策對窮人不公的控訴變成〔雙程證想上公屋,市建局已經好好人〕的故仔;

將所有不符合這個〔故仔〕的內容刪去,變成由記者和市建局代替她講故事。

彷彿故事早已存在,而電視台的訪問,不過是為那個在發生前已存在的故事找填充資料。

這,就是新聞報導嗎?

這不是明擺著欺凌楊源柳一個帶著三名幼童的單親貧窮戶,全無資源去反抗香港第一大電視台的抹黑嗎?

呼喚公民傳播網絡,以抗衡主流傳媒報導!

(其他關於楊源柳的訴求和想法的影片:

立場書: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6700

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HG7QDTDxPw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T7SJAjREhU)


以下影片是楊媽媽接受無線訪問的全程錄影:

順寧道勇氣媽媽瞓街行動之:不在沉默中死亡

瞓街第二天,楊媽媽說: 不在沉默中爆發 就在沉默中死亡!
她不是自己有什麼直接訴求,而是控訴整體政府政策對窮人不公,
市建局對一個尊嚴和集體的訴求,與及一個要求它依法承認所有凍結日租客的抗議,
卻永遠只懂用利益和分化方式來回應,真讓人搖頭......

轉貼街坊瞓街立場書:我是楊源柳

各位看過順寧道重建區紀錄片的同學/朋友:

大家是否記得那位拍到鄰居被東江地產封屋、帶著三個小孩子一起被地產公司迫遷的單親媽媽?

在她回大陸續期來港照顧子女期間,地產公司已去把她家門封住了。

其實,她十年之間,已受著各種政策對窮人的不公,她決定,要由4月15日星期四晚(今晚)起瞓街七日,以示對政府的抗議。明晚星期五晚上八點在順寧道/東沙島街交界的公園,亦即她的露宿地點,會舉行一個晚會,舊區更新電視台會持續報導這位勇氣媽媽的抗議行動。

日期:    16/4/2010 星期五           時間: 晚上八點 晚會

地點: 長沙灣順寧道/東沙島街交界公園(即順寧道69-73號對面的公園)

以下轉貼她的立場書:

我叫做楊源柳。

我是一名單親媽媽,帶著三名由兩歲到六歲的兒女。

我是一個順寧道重建區租戶,我與我幾個板間房鄰居,於2009626日獲市建局登記凍結人口。然而,重建公佈後,我們的業主,即東江地產和萬興地產,就為了增加賠償,而迫遷租戶,我們逐一被迫上法庭。市建局卻不肯承擔自己公佈重建帶來的後果,聲稱它不會承認它自己登記了的租戶資格。換句話說,本區至少十三個被迫遷的租戶,也只好流落在其他舊區板間房,卻隨時會在未來20年內180多個重建區內又被迫遷,就因我們窮,就要過顛沛流離的生活嗎?

我是一名持雙程證的單親媽媽,三名子女都在香港出生,必須定期向入境處爭取在兒女學校放假時才回內地續期。

我是兩個在香港辛勞工作幾十年的基層市民的女兒,他們雖然在這裡勤勞工作,任勞任怨,但他們的女兒,我,卻不被認為是香港人。

我是一名人大釋法的受害者,於1999626日人大釋法後,我被褫奪了居港權。

政府整體的政策,無論是人口政策還是房屋、土地、重建的政策,都完全傾斜於商人,對窮人非常不公平。我今年三十二歲,在我成長時間裡沒多少時間見到父母,只知他們辛勤在港工作,養大我。現在我已成人,並有三名兒女,我希望可以獨立作一個全職媽媽,更多時間培育子女長大,也希望不用負累父母照顧。故此,我便自己在長沙灣租板間房,每天所有時間都用來悉心照顧三名子女,希望他們將來學有所成,貢獻社會。不過,由於沒有居港權,我必須幾個月回大陸一次續期。本來是非常不便,但我也開始習慣,只要能與三名子女共享天倫,雖然明明覺得整件事對自己不公平,但也忍耐下去。

然而,去年六月重建一公佈,我才發現,我這個窮人子弟,這個沒有身份的人,遇到任何事,原來都毫無權利可言。我更發現,那些與我差不多窮的香港人,也一樣沒有權利可言!地產公司以為可以搏多賠償,便瘋狂迫遷,我的鄰居更遭人截水截電入門爆屋,非常可怕。大家一起被地產迫上法庭,才發現,所謂的《業主租客(綜合)條例》,根本就沒有平衡投資權和人基本的居住權,以至我們一一被迫離開。

同時間,市區重建局對於自己發放重建資訊引來的連鎖效應,全無打算負責。凍結人口,原來只認業主不認租客,那麼我們為何要將私隱暴露給市建局人員呢?我們在這兒居住幾年以來,也建立了鄰舍互相的關係,也減輕了一點生活的負擔。現在重建令我們各散東西,又令我回復了孤立的處境。像我們這種處境的人都因租金便宜而住在舊區,未來還有百幾個未公佈項目,我們即使花時間建立任何社區網絡,可能都是不斷被拆散。難道窮人就是積木,任你隨便說搬便搬?

行動

從今天起,我會在順寧道公園這裡,瞓街七日,要向香港政府抗議,抗議這十年來各種政策對我及與我相似境況的窮人,所施行的壓迫!

訴求

一)要求市建局承認凍結日租戶身份,還本區其他十二名被迫遷租戶重建租戶的權利,即原區公屋安置或租戶原有之搬遷補償。

二)在未來20180多個未公佈的重建區內,市建局都要依照《市區重建策略》,承認凍結人口日租戶身份。

三)香港特區政府承認1999年就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問題提請人大釋法,是一個錯誤;並且,還我們數千多個因人大釋法而喪失居港權的人士,合法居港的權利。

楊源柳 (順寧道重建區被迫遷租戶、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單親貧窮戶

、人大釋法後喪失居留權受害者)

(註:由於區內有許多其他小地產公司, 為免無辜的地產公司被誤會, 特澄清公佈重建後進行迫遷的地產公司,為東江地產及萬興地產,暫未聽到其他公司有進行同樣的勾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