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呼籲|要求市建局永不外判、原區安置、興建公屋

發起行動背景:

1) 市建局譚小瑩早前辭任行政總監一職,驚傳現任主席蘇慶和欲加強市建局與私營財團合作,甚至將收購工作外判,仿效田生。

我們擔心:雖然只是研究階段,但市建局並未排除這個選項。舊區街坊在重建區居住,本來應該得到重建單位的合理保障;萬一此例一開,受重建影響之業主及租戶可能被收樓公司以不合理之程序,甚至威脅人身安全的手法趕離住所,其權益將被嚴重剝削。

2) 現時深水埗區仍有大量正在進行重建的項目,然而,我們從深水埗區一個已開始進行安置階段的通州街重建項目居民口中得知,市建局職員表示因沒有足夠原區公屋單位,很大可能無法原區安置受影響街坊。

《市區重建策略》清楚闡述市建局的工作是要確實改善街坊生活,保存居民社區網絡;而市建局在進行重建前,早已提交計劃予財政司長審批,應已作好初步安置規劃;而在宣布凍結後,亦已登記人口並進行社區影響評估,理應有足夠時間了解重建區的安置需求,作詳細安排。

3)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於2010年提出[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建議市建局採納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居屋及可負擔私人樓,惟市建局卻聲稱與房署簽訂「諒解備忘錄」不可建公營房屋。至2012年,市建局前主席張震遠表示,可考慮「將部分市建局收購的市區小型地皮用作興建公屋」;而當時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亦表示,應在市區覓地興建公屋。一眾重建區街坊在當年5月,曾發起行動,要求民主規劃、重建地皮建公屋、不要「走數」。可是到了今天,卻連一點消息或研究成果也沒有,近年的市區重建項目,包括2015331日剛公佈投標結果的深水埗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項目,和去年公佈投標結果的順寧道69-83號重建項目,均由私營財團投得,作預期呎價過萬元豪宅發展。市建局既然擁有龐大資源和權力,好應該發展更多安置可能,包括規劃部分重建地盤作為公營房屋。

故此,是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發起聯合行動,向市建局提出三大要求

1) 承諾永不外判,市建局必須親自負責收購、安置、賠償等重建責任,讓社會各界監察

2) 承諾在各重建項目均落實原區安置,完整保留社區網絡,真正改善舊區街坊生活;

3) 要求於重建地皮興建公營房屋,原區安置重建街坊

並誠邀各個關注市區基層租戶居住權益的團體或朋友參與行動。

發起團體: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立於2009年,由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居民自組關注組以抵抗迫遷,要求市建局對已登記的人口負責任的;後期,關注組在區內做了一千份問卷調查,了解居民需要,製訂了一份[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要求把區內已夷平但房協並未規劃的重建地盤,改成公屋、居屋、可負擔的私人樓宇及小舖。這份方案同又獲區內一千名居民認同,可惜,這個方案被房協及市建局多番拒絕,胎死腹中。關注組的居民,仍有關注其他重建項目及租務政策的問題。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一群積極關注舊區重建的街坊和義工(或共工)於20148-9月籌組,希望作為一個持續致力組織區內街坊自行組織的互助關注組,共同參與社區議題討論、共同關注與舊區重建相關的政策和議題、共同議事和解決困難。我們也希望促進街坊自主地規劃自己社區的未來發展和生活模態,重新正視社區經濟和社區網絡的重要性,達至真正的「城市規劃民主化」。

 

參與團體:

H15關注組、

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關注組、

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

青元重建關注組、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基層發展中心、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土地正義聯盟、

自治八樓、

德昌里23號舖

行動日期2015425(星期六)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地下外花園廣場(市區重建局總部地下)

時間下午二時集合,三時開始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及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廣告

深水埗瘋狂重建 基層住戶何處去

深水埗是香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基層社區,市區中租金算是低宜的地方,物價廉宜,交通便利,是一個讓基層市民喘息的居住社區。可是,近年地產商和市區重建局不斷看上深水埗的舊樓地盤,陸陸續續收購重建,重建後建的總是豪宅而不是公屋,故此近幾年,已經造成租金颷升的效果。再者,最近舊區頻生火警(福榮街一市區重建局項目剛剛被火燒去了一整層、花園街正在被收構的舊樓附近排檔又著了大火等等),令人十分擔憂。

 

當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遇上田生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街坊現時將持續關注其他重建區尤其是深水埗的住屋情況,經過9-10月的住屋正義行動之後,關注組收到福榮街的私人重建受影響的天台街坊的求助。順寧道支援組的義工和關注組的街坊到訪該處後,徵得了街坊的同意,將他們面對的情況,先在民間媒體上進行報導:

 

住了多年  竟遭告「擅闖」

這個重建區在福榮街的186-198號,當中186-194號有三條樓梯通向相連的天台。現時天台仍有八戶因未找到房子而未搬走。地產商亦已在上月向街坊發出了律師信,控告街坊在地產商「不知情」之下「擅闖」其物業,又指不知街坊及其搭建物何時存在於天台。律師信要街坊今年12月14日要去灣仔區域法院上庭,並聲稱再不走就追討街坊「清拆費用」。這真是極其荒謬,在地產商開始收購之前,街坊已住在這個天台,而且這天台每一間屋都有天台屋編號,證明其屋早在1982年已存在,何來「不知」?再者,地產商的職員,的而且確有向天台的業主開過價,換言之一早知他們存在,何來「不知」?只是,基層住戶,手停口停,無法與大地產玩法律遊戲。

 

滋擾事件及製造危險環境

在這個重建地盤裡,今年九月開學日,樓下已發生過火警,其中幾戶最近數月被人剪了幾次電線。190-192的天台戶是一個單親媽媽及三名七歳以下的幼童,更曾被人在家門燒陰司紙。

至於那些已搬走的住戶的房子,據稱每天有人來將之「清拆」一至兩小時,而所謂的「清拆」已是把所有東西打個稀爛,斷木爛瓦、鐵釘銅鏽四處皆是,滋生蚊蟲鼠患不在話下,更糟的是,天台八戶中共有8名九歲以下的兒童,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實在是十分危險。如果發生火災,更不堪設想。

 

廚廁無間 六人六十呎

這個天台其中一戶譚姓家庭,一家六口,就住在福榮街一個天台屋,所謂「屋」,就只是一個約五、六十呎的地方,再加上一條小樓梯弄成的小閣樓。所謂的樓下,煮食只是生硬地騰出一個位置,附近都是譚先生開工要用的雜物,甚是危險。同時,廁所和洗澡要用的空間,是一個沒有窗,沒有門,沒有抽氣的不十呎不足,高度連大人連站起來也不可能的空間。可以想像洗完澡後全屋都是水氣。在洗澡如廁時,甚至連把廁所區隔開的位置也沒有,只能勉強拉一塊布稍為遮擋。

 

在這樣一個空間裡,住了六個人。不能操廣東話的譚婆婆、譚生譚太,還有三個分別三歲、四歲、九歲的孩子,就難以想像的這樣擠在一起住。雖然,環境甚不理想,可是,這間屋也算是六年多前譚生從上手業主處頂回來,故此,譚生也是個天台業主。

 

譚生做散工,工作不穩定,也沒有固定工作地點。譚太負責照顧三個孩子和一家的起居。譚家的三個孩子都在深水埗區讀書,在港出生的三歲女兒和四歲兒子讀幼兒班和低班,約九歲女兒讀小四,平常步行上學,去幼稚園的大概15-20分鐘,去小學大概10分鐘。

 

他們一家符合申請公屋的資格,以家庭申請輪候公屋,排隊也排了4-5年,一直也沒等到第一次配屋。政府所謂的「三年上樓」承諾,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笑話。

 

又一個三年未上樓

另一位天台戶何先生是一位三行師傅,平均每月工作23天,每天工作9小時,以日薪計算工資如需要加班工作,便可能要工作至晚上8時或10時,但加班情況不多。據何生所說,他工作的地方通常兩至三個月轉變一次,但大多數工作地點都在九龍半島工作的。何生表示三行的工作極需要講關係,因為要有人找才會有工作,屬於不穩定工作。

 

現時何生所居住的天台屋約有150呎,屋內有閣樓及廁所,租金約為一千多元。據何生所說,居於深水埗方便他現時的工作,因為深水埗基本上四通八達,能夠前往香港不同的地方,對於沒有穩定工作地點的他來說是較為方便的。同時,對於就讀於同區小學的大仔來說亦是很方便。

 

而何生於2002年的時候以個人身份申請公屋,申請了約六年的時間,後期何太及其兒子成功申請來港居住,所以亦於2008年開始以家庭作單位申請公屋,至今已達三年,已滿足了政府「三年上樓」的承諾年期,卻仍未上到樓。

天台戶外 其他劏房租戶同遭迫遷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街坊和義工亦接觸過其他樓層的劏房租戶。福榮街192號兩個樓層皆被劏成一梯十三房的板間房。每間「房」除了容得下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小木櫃,已容不下其他東西。他們亦抱怨木蚤為患,很多單身租戶,包括長者,輪候多時依舊從未獲編配公屋。

上週五(12月5日),數個樓層不約而同在貼著同一式樣的英文律師信,大意是業主已同意向地產商出售單位,要求租戶3月22日前必須遷出,否則會追討租戶拒絕遷出導致地產商的任何損失云云。

 

保存基層社區支援網絡,要求原區公屋安置

在現時公、私營市區重建都進行得如火如荼時,私營重建受影響的租戶或天台戶是面臨最大的基本住屋問題。尤其是在私營重建過程中,經常「巧合」地發生一些火災等等的「意外」,令到基層住戶,面對更大的問題。同時,這些基層住戶之所以住在深水埗,就是因為租金尚算廉宜,子女(即使不同年級或不同時間上/放學)都在附近上學,上班交通便利,物價低廉,既可減低生活成本之餘,亦令一家人在辛勞工作後仍有多點時間相聚。如果離開這一區,將會對街坊的生活,造成很大的打擊。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認為,這一切都源於公屋供應量嚴重不足,政府又容許地產商橫行的強拍政策所引起,政府要對這些政策疏漏造成的基本住屋及生命安全的事件,負上合理的責任,立刻處理這個問題。事實上,這次地產商迫遷天台屋街坊的理由,乃是指控街坊的房屋是「僭建」,要求街坊自行清拆,故,按現時天台屋的安置政策,房署應有理由可以安置這些天台屋街坊。

 

深水埗有地, 起乜好?–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發佈暨諮詢會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誠意邀請你參與:

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發佈發佈暨諮詢會

「深水埗有地, 起乜好?

日期: 18/9/2010 (星期六) 時間: 下午2

地點: 順寧道公園(順寧道69號對面)

順寧道重建區的租客, 自從09年6月26日市區重建局公佈重建後, 便飽受地產公司(業主)為貪圖更多賠償的大迫遷, 再加上市建局說租客被趕不是其責任, 就讓一些在惡劣居住環境內的低收入階層失去原區公屋安置的權利。事實上, 也有租戶在抵抗大半年之後, 仍無奈被迫走, 之後搬的地方, 不久又發現田生地產公司貼出公告, 正在收樓, 日後又再要被趕走。日後還有180多個未知之數的重建區, 又有強拍條例讓大地產不斷去收舊樓, 關注組有感於都市發展向豪宅化傾斜, 令到在低收入階層集中的社區裡, 產生顛沛流理的惡效, 政府故然不該視若無睹, 而我們所有人也不該由得這種貧富懸殊的情況繼續下去。

這時, 我們便想起了, 房協所負責的深水埗k20-23重建區, 已全部清拆, 而現在仍是吉地一片, 好應該讓房協和市建局實踐其以人為本的承諾, 所以便發起這個對我們而言工程浩大的規劃方案工作。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街坊和義工, 6月至8月期間, 在深水埗街頭做了超過20次街站, 收回1000份問卷, 希望了解本區街坊對於深水埗的住屋和設施的期望。

1000份問卷中, 絕大部份的街坊都認為應該要在房協負責, 現已為四片吉地的K20-23重建地盤上, 建公屋和中低價的私人住宅樓宇, 亦有許多人關心社區設施的問題。因此, 街坊連同義工, 再找專業人士的幫忙, 就夾手夾腳方想到現在這個規劃方案。

我們將於918日公佈這個由下而上的社區規劃方案, 並同日在區內進行一次街頭社區諮詢,收集更多對這個方案的意見。我們誠意邀請, 各位一直關心社區網絡、地區特色、貧富懸殊、市區重建及規劃民主化的朋友, 於這天來一起分享我們努力多時的成果, 也請一起給予意見!

查詢: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69726672
順寧道義工支援組:61887262

網誌: https://shunning6983.wordpress.com


從順寧道的一角放眼深水埗-何生專訪

(轉貼自獨立媒體民間報導: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7814

文:江仔

懷緬將來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何生,但不是重建的受害者,頭髮灰帶黑,戴著眼鏡,像學者般,但不是學者,只因看不過眼,仗義出手。在深水埗土生土長,在街上見證各行繁榮與衰落,規舉的大廈,人情的唐樓,新舊的交替。

說起深水埗可能會想起,逼滿人的黃金商場,尋寶聖地「鴨寮街」,殘舊的唐樓。如果是關心重建的人,可能會想起一大堆街道名字和某個受重建影響的街坊。

地膽何生會細說深水埗怎樣變成今天的深水埗。

街道故事

昔日何生住在天台屋,常常在天台放風箏,樓下便是街市,街上會放滿長椅,有人抄蜆,東風螺,就像廟街的大牌檔熱鬧非常,何生不忘地說:「我果陣時好 鐘意落去食抄蜆。」有些人會在鬧市張開帆布床,床上放滿各式各樣的書,供人借閱算是最早期的租書店。現在成行成市的椰汁大王(最初叫九記椰汁)都是往日眾多小販的一員。何生一路回憶:「以前既生活如果你唔覺得悶,其實都幾多姿多彩。」

深水埗收舊電器始於大陸初期的開放改革,內地生活用品缺乏,人開始富盛,開始可以買電器,「有就得架嘞,都好過無。」何生道出當時人們的心態。最初只有幾部車回收,由早期黑白電視,傳呼機到後期的手提電話,變到了現在的成行成市。

何生突然拿出打火機說:「當時有人叫我,喂,不如攞啲貨(打火機)上大陸賣丫,上去賣可以賣10蚊個。」當時長沙灣生產的打火機只賣個幾銀錢。如果不停運回大陸賣時收入相當可觀,但最後沒有成事,而現在內地生產的打火機一元一個,香港三元一個,長沙灣也停止做打火機。

出路

一些舊物具,在別人眼中只是垃圾,在有眼光的人眼中會是寶物。何生說起他聽過的故事,有人在舊貨埋中,找到一件醫院用來製造電解水的裝置,外形像鎖匙扣,用途是讓病人快點吸收藥物,原價二萬多元的裝置,只以百多元買回來,但賣了幾千元,所以眼光真是很重要。

深水埗最體驗到資源再分配,一張床,一個衣櫃,最小要數千元,但因尺寸問題,往往搬到新居便用不了,當有心人願意回收,轉賣給基層市民時,便製造了商機,市民可以節省金錢,為環保出一分力。除了送往堆田區還可以送到需要的人手裡,何生語重心長地說:「其實咩去路都有。你行黎果陣會發覺好多野你未見 過,但係依樣野係你唔識姐,第二個識架嘛,咁咪又係一個去路囉。」

社區

舊社區比新社區擁有更多人情味,以往舊樓業主,不介意把樓梯租給別人做生意,沒有什麼租約,沒有所謂。他笑著說:「我以前住的天台,係點得返黎我都 唔知,唔知我阿爸點得返黎,買左丫,租返黎丫,定霸返黎。」如果現在的人租樓梯給別人做生意,會定很多規則,明文規定,為避免衝突,但以前沒有這麼講究。

舊的處事方式會跟著舊樓一起改變,新思維跟著新樓不停發展。何生感嘆地說:「人可以懷緬過去,但一定要展望將來,過去只能用來懷緬,地方舊左就必需要拆,人始終都係會死。拆左之後,起左啲新既出黎,幾十年之後,咁佢咪又係變左舊,但係你要不斷去循環佢。」現在說的保育,都只是拖延重建的時間。最終都是要拆掉,但我們在處理新舊交替時是不是可以做好些?

結語

何生,在街頭見過、聽過不少傳奇的故事,一個人可以打造一個街知巷聞的地標,一件普通人眼中是不值錢的物件,可以帶來無數的金錢,造成一個行業。一些經驗,可以改變生活。

深水埗社區規劃方案:誠徵義工!(加開周日)

真正的民主: 你的生活, 回到你的手裡
請支持深水埗的民主規劃方案

主辦: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由六月中至七月中,逢星期二、四、六,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街坊都會在深水埗設街站,

現誠徵大量義工協助問卷調查:

7月8日(星期四傍晚)

7月10日(星期六下午)

7月11日(星期日下午)

報名:61887262 (義工支援組)/

shunninggp@gmail.com

義工小手記:

猶記得,在楊媽媽瞓街行動的最後時段,成班街坊加埋義工在公園裡開會,想著順寧道這個重建關注組的走向,除了繼續抗議市建局一條租客安置政策外,還是否可 以將相關的議題的基本問題提出,換句話說,如何將市區地價瘋狂颷升下,如何將窮苦租客的問題,令更多人了解,並提出主動、進取的解決辦法?開會間,楊媽媽 三個小朋友跑來跑去大聲叫,義工和楊媽媽正在極力呵護,其他人正煩惱間,其中一名義工忽然間提起附近那個由房協負責的k20-23的重建大地盤。一言驚醒 夢中人, 我們就來要求房協在那個大地盤建公屋吧!

話說房協在接市建局的外判前, 也都做重建, 油麻地駿發花園(即係百老匯電影中心對面的屋苑)是一個極好的改善生活方案:業主有樓換、租客住番原址公屋,樓下的大廣場花園,開放公眾用途。

房協的權限,是可以自己建類公屋的房屋去安置街坊,而深水埗那麼多窮苦租客, 可見將來大量重建區一定在深水埗/長沙灣一帶, 所以, 大家一致決定: 我們就來做社區規劃方案, 就來要求房協在那兒建公屋!

楊媽媽在瞓街帳幕旁笑起來,說:吓!我地又要發夢呀!
我發牙痕:係呀,我地一齊發囉!

咁就大家一齊決定左。

可是, 單靠順寧道十幾個租戶的聲音太薄弱, 我們需要在整個深水埗/長沙灣區的街坊之間,取得最少一千人的意向!
由於人手問題,現時暫時只做到500多份, 希望有更多的朋友伸出援手, 來到深水埗, 協助我們進行這個民主規劃方案的第一步!

代貼: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招募民間規劃方案義工

深水埗區有不少重建項目,未來180多個未公佈重建區亦大概有不少會在深水埗,但這區的可編配公屋卻嚴重不足,例如海壇街的重建項目,就有約百個租戶至今依然未能編配同區公屋單位。

關注組的街坊知道深水埗K20-23的重建項目(即福榮街,元州街,昌華街,興華街,青山道的一個大地盤 )是由房協負責收購, 至今尚未招標,而房協的角色是可以把該地皮用作建公屋。街坊初步的構思是,若該地皮用作建兩棟公屋,便既可安置受重建影響的住戶,亦可讓輪候公屋的基層市民加快原區上樓,更可劃出部份單位作臨時居所,讓面對家庭暴力的人或其他有需要人士有一個短期的過渡性居所或設計較好的長者屋。

其實,多年前房協在油麻地六街重建時,也在駿發花園建了一棟公屋及一些中低價的物業,讓受重建影響的租戶可原區公屋安置,小業主亦可做到樓換樓,居民都可在原來的社區繼續生活,社區網絡亦得以保留。

要完成一個新的規劃方案,當然需要不少人力,未來我們會嘗試邀請專業人士的協助,亦要做一些調查、宣傳等等的工作,故此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現招募義工,一同策劃這個民間參與的社區規劃行動。

如果你有興趣,又有時間和心力與街坊一同參與這新規劃方案,請把你的個人聯絡資料及想參與的原因,電郵至shunninggp@gmail.com。由於製作民間參與規劃方案需要很大的投入,所以我們亦會對義工進行篩選,儘量令到街坊和義工在參與中都獲得正面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