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瘋狂重建 基層住戶何處去

深水埗是香港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基層社區,市區中租金算是低宜的地方,物價廉宜,交通便利,是一個讓基層市民喘息的居住社區。可是,近年地產商和市區重建局不斷看上深水埗的舊樓地盤,陸陸續續收購重建,重建後建的總是豪宅而不是公屋,故此近幾年,已經造成租金颷升的效果。再者,最近舊區頻生火警(福榮街一市區重建局項目剛剛被火燒去了一整層、花園街正在被收構的舊樓附近排檔又著了大火等等),令人十分擔憂。

 

當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遇上田生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街坊現時將持續關注其他重建區尤其是深水埗的住屋情況,經過9-10月的住屋正義行動之後,關注組收到福榮街的私人重建受影響的天台街坊的求助。順寧道支援組的義工和關注組的街坊到訪該處後,徵得了街坊的同意,將他們面對的情況,先在民間媒體上進行報導:

 

住了多年  竟遭告「擅闖」

這個重建區在福榮街的186-198號,當中186-194號有三條樓梯通向相連的天台。現時天台仍有八戶因未找到房子而未搬走。地產商亦已在上月向街坊發出了律師信,控告街坊在地產商「不知情」之下「擅闖」其物業,又指不知街坊及其搭建物何時存在於天台。律師信要街坊今年12月14日要去灣仔區域法院上庭,並聲稱再不走就追討街坊「清拆費用」。這真是極其荒謬,在地產商開始收購之前,街坊已住在這個天台,而且這天台每一間屋都有天台屋編號,證明其屋早在1982年已存在,何來「不知」?再者,地產商的職員,的而且確有向天台的業主開過價,換言之一早知他們存在,何來「不知」?只是,基層住戶,手停口停,無法與大地產玩法律遊戲。

 

滋擾事件及製造危險環境

在這個重建地盤裡,今年九月開學日,樓下已發生過火警,其中幾戶最近數月被人剪了幾次電線。190-192的天台戶是一個單親媽媽及三名七歳以下的幼童,更曾被人在家門燒陰司紙。

至於那些已搬走的住戶的房子,據稱每天有人來將之「清拆」一至兩小時,而所謂的「清拆」已是把所有東西打個稀爛,斷木爛瓦、鐵釘銅鏽四處皆是,滋生蚊蟲鼠患不在話下,更糟的是,天台八戶中共有8名九歲以下的兒童,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實在是十分危險。如果發生火災,更不堪設想。

 

廚廁無間 六人六十呎

這個天台其中一戶譚姓家庭,一家六口,就住在福榮街一個天台屋,所謂「屋」,就只是一個約五、六十呎的地方,再加上一條小樓梯弄成的小閣樓。所謂的樓下,煮食只是生硬地騰出一個位置,附近都是譚先生開工要用的雜物,甚是危險。同時,廁所和洗澡要用的空間,是一個沒有窗,沒有門,沒有抽氣的不十呎不足,高度連大人連站起來也不可能的空間。可以想像洗完澡後全屋都是水氣。在洗澡如廁時,甚至連把廁所區隔開的位置也沒有,只能勉強拉一塊布稍為遮擋。

 

在這樣一個空間裡,住了六個人。不能操廣東話的譚婆婆、譚生譚太,還有三個分別三歲、四歲、九歲的孩子,就難以想像的這樣擠在一起住。雖然,環境甚不理想,可是,這間屋也算是六年多前譚生從上手業主處頂回來,故此,譚生也是個天台業主。

 

譚生做散工,工作不穩定,也沒有固定工作地點。譚太負責照顧三個孩子和一家的起居。譚家的三個孩子都在深水埗區讀書,在港出生的三歲女兒和四歲兒子讀幼兒班和低班,約九歲女兒讀小四,平常步行上學,去幼稚園的大概15-20分鐘,去小學大概10分鐘。

 

他們一家符合申請公屋的資格,以家庭申請輪候公屋,排隊也排了4-5年,一直也沒等到第一次配屋。政府所謂的「三年上樓」承諾,對他們來說簡直是笑話。

 

又一個三年未上樓

另一位天台戶何先生是一位三行師傅,平均每月工作23天,每天工作9小時,以日薪計算工資如需要加班工作,便可能要工作至晚上8時或10時,但加班情況不多。據何生所說,他工作的地方通常兩至三個月轉變一次,但大多數工作地點都在九龍半島工作的。何生表示三行的工作極需要講關係,因為要有人找才會有工作,屬於不穩定工作。

 

現時何生所居住的天台屋約有150呎,屋內有閣樓及廁所,租金約為一千多元。據何生所說,居於深水埗方便他現時的工作,因為深水埗基本上四通八達,能夠前往香港不同的地方,對於沒有穩定工作地點的他來說是較為方便的。同時,對於就讀於同區小學的大仔來說亦是很方便。

 

而何生於2002年的時候以個人身份申請公屋,申請了約六年的時間,後期何太及其兒子成功申請來港居住,所以亦於2008年開始以家庭作單位申請公屋,至今已達三年,已滿足了政府「三年上樓」的承諾年期,卻仍未上到樓。

天台戶外 其他劏房租戶同遭迫遷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街坊和義工亦接觸過其他樓層的劏房租戶。福榮街192號兩個樓層皆被劏成一梯十三房的板間房。每間「房」除了容得下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小木櫃,已容不下其他東西。他們亦抱怨木蚤為患,很多單身租戶,包括長者,輪候多時依舊從未獲編配公屋。

上週五(12月5日),數個樓層不約而同在貼著同一式樣的英文律師信,大意是業主已同意向地產商出售單位,要求租戶3月22日前必須遷出,否則會追討租戶拒絕遷出導致地產商的任何損失云云。

 

保存基層社區支援網絡,要求原區公屋安置

在現時公、私營市區重建都進行得如火如荼時,私營重建受影響的租戶或天台戶是面臨最大的基本住屋問題。尤其是在私營重建過程中,經常「巧合」地發生一些火災等等的「意外」,令到基層住戶,面對更大的問題。同時,這些基層住戶之所以住在深水埗,就是因為租金尚算廉宜,子女(即使不同年級或不同時間上/放學)都在附近上學,上班交通便利,物價低廉,既可減低生活成本之餘,亦令一家人在辛勞工作後仍有多點時間相聚。如果離開這一區,將會對街坊的生活,造成很大的打擊。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認為,這一切都源於公屋供應量嚴重不足,政府又容許地產商橫行的強拍政策所引起,政府要對這些政策疏漏造成的基本住屋及生命安全的事件,負上合理的責任,立刻處理這個問題。事實上,這次地產商迫遷天台屋街坊的理由,乃是指控街坊的房屋是「僭建」,要求街坊自行清拆,故,按現時天台屋的安置政策,房署應有理由可以安置這些天台屋街坊。

 
廣告

(短片呼喚公民傳播網絡)〔門口幾張陰司紙﹣﹣田X收購紀事〕

一個女人仔帶住三個細路,
幾次被不同機構迫遷,
這城市裡,哪裡有她們的空間?

2009年6月被劃為重建居民

2009年7月開始被地區業主迫遷
2010年4月被業主封門,市建局拒承認重建租戶身份
2010年4月瞓街抗議七日
2010年夏天因被各種政策鎖死,一家四口無法上樓,故另租舊區天台屋
2010年秋天發現該樓宇原來被田生收購
2011夏末秋交,樓下火災,她門口有陰司紙,鄰居被偷水錶.......
在這個城市裡,她們要去哪裡?
音樂:virtue lost from
jamendo.com, registered by creative commons.

 

短片| 被迫遷租戶近況: 面臨強拍的天台屋

順寧道被迫遷租戶的楊媽媽,
仲有三個化骨龍,
近況如何?

三個化骨龍在天台屋有乜玩?

請看這條共同創作的短片。

共同創作:
鄧詠嬅、鄧天華、鄧心華、楊源柳(前順寧道重建區租戶、現天台屋租戶)
張善怡(影行者、順寧道義工支援組成員)

協作:鄧安怡(順寧道義工支援組成員)

繪畫: 鄧詠嬅

攝影: 鄧詠嬅、鄧天華、張善怡、鄧安怡

深水埗社區規劃方案:誠徵義工!(加開周日)

真正的民主: 你的生活, 回到你的手裡
請支持深水埗的民主規劃方案

主辦: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由六月中至七月中,逢星期二、四、六,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街坊都會在深水埗設街站,

現誠徵大量義工協助問卷調查:

7月8日(星期四傍晚)

7月10日(星期六下午)

7月11日(星期日下午)

報名:61887262 (義工支援組)/

shunninggp@gmail.com

義工小手記:

猶記得,在楊媽媽瞓街行動的最後時段,成班街坊加埋義工在公園裡開會,想著順寧道這個重建關注組的走向,除了繼續抗議市建局一條租客安置政策外,還是否可 以將相關的議題的基本問題提出,換句話說,如何將市區地價瘋狂颷升下,如何將窮苦租客的問題,令更多人了解,並提出主動、進取的解決辦法?開會間,楊媽媽 三個小朋友跑來跑去大聲叫,義工和楊媽媽正在極力呵護,其他人正煩惱間,其中一名義工忽然間提起附近那個由房協負責的k20-23的重建大地盤。一言驚醒 夢中人, 我們就來要求房協在那個大地盤建公屋吧!

話說房協在接市建局的外判前, 也都做重建, 油麻地駿發花園(即係百老匯電影中心對面的屋苑)是一個極好的改善生活方案:業主有樓換、租客住番原址公屋,樓下的大廣場花園,開放公眾用途。

房協的權限,是可以自己建類公屋的房屋去安置街坊,而深水埗那麼多窮苦租客, 可見將來大量重建區一定在深水埗/長沙灣一帶, 所以, 大家一致決定: 我們就來做社區規劃方案, 就來要求房協在那兒建公屋!

楊媽媽在瞓街帳幕旁笑起來,說:吓!我地又要發夢呀!
我發牙痕:係呀,我地一齊發囉!

咁就大家一齊決定左。

可是, 單靠順寧道十幾個租戶的聲音太薄弱, 我們需要在整個深水埗/長沙灣區的街坊之間,取得最少一千人的意向!
由於人手問題,現時暫時只做到500多份, 希望有更多的朋友伸出援手, 來到深水埗, 協助我們進行這個民主規劃方案的第一步!

14/3 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民間論壇照片

星期日當天在旺角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除了由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主辦的論壇外,還有H15關注組設展版介紹市區重建政策的問題及民間方案。當晚論壇有過百名市民出席,了解市區重建如何影響基層的生計,亦感謝各義工的協助。

街坊與義工合力預備論壇橫額

展版介紹

民間論壇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何生發言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大聯盟 POPPY YIM發言

其他花絮

(感謝義工thomas拍的照片!)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見官大作戰

市建局網頁話: 租客的安置資格是視乎市區重建的人口凍結日而定, 但市建局的人員又話唔係!? 《市區重建策略》又話「受重建項目影響的住宅租戶必須獲得妥善的 安置」, 咁到底小市民可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