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呼籲|要求市建局永不外判、原區安置、興建公屋

發起行動背景:

1) 市建局譚小瑩早前辭任行政總監一職,驚傳現任主席蘇慶和欲加強市建局與私營財團合作,甚至將收購工作外判,仿效田生。

我們擔心:雖然只是研究階段,但市建局並未排除這個選項。舊區街坊在重建區居住,本來應該得到重建單位的合理保障;萬一此例一開,受重建影響之業主及租戶可能被收樓公司以不合理之程序,甚至威脅人身安全的手法趕離住所,其權益將被嚴重剝削。

2) 現時深水埗區仍有大量正在進行重建的項目,然而,我們從深水埗區一個已開始進行安置階段的通州街重建項目居民口中得知,市建局職員表示因沒有足夠原區公屋單位,很大可能無法原區安置受影響街坊。

《市區重建策略》清楚闡述市建局的工作是要確實改善街坊生活,保存居民社區網絡;而市建局在進行重建前,早已提交計劃予財政司長審批,應已作好初步安置規劃;而在宣布凍結後,亦已登記人口並進行社區影響評估,理應有足夠時間了解重建區的安置需求,作詳細安排。

3)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於2010年提出[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建議市建局採納於重建地皮興建公屋、居屋及可負擔私人樓,惟市建局卻聲稱與房署簽訂「諒解備忘錄」不可建公營房屋。至2012年,市建局前主席張震遠表示,可考慮「將部分市建局收購的市區小型地皮用作興建公屋」;而當時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亦表示,應在市區覓地興建公屋。一眾重建區街坊在當年5月,曾發起行動,要求民主規劃、重建地皮建公屋、不要「走數」。可是到了今天,卻連一點消息或研究成果也沒有,近年的市區重建項目,包括2015331日剛公佈投標結果的深水埗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項目,和去年公佈投標結果的順寧道69-83號重建項目,均由私營財團投得,作預期呎價過萬元豪宅發展。市建局既然擁有龐大資源和權力,好應該發展更多安置可能,包括規劃部分重建地盤作為公營房屋。

故此,是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和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發起聯合行動,向市建局提出三大要求

1) 承諾永不外判,市建局必須親自負責收購、安置、賠償等重建責任,讓社會各界監察

2) 承諾在各重建項目均落實原區安置,完整保留社區網絡,真正改善舊區街坊生活;

3) 要求於重建地皮興建公營房屋,原區安置重建街坊

並誠邀各個關注市區基層租戶居住權益的團體或朋友參與行動。

發起團體: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立於2009年,由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居民自組關注組以抵抗迫遷,要求市建局對已登記的人口負責任的;後期,關注組在區內做了一千份問卷調查,了解居民需要,製訂了一份[深水埗居民自主規劃方案],要求把區內已夷平但房協並未規劃的重建地盤,改成公屋、居屋、可負擔的私人樓宇及小舖。這份方案同又獲區內一千名居民認同,可惜,這個方案被房協及市建局多番拒絕,胎死腹中。關注組的居民,仍有關注其他重建項目及租務政策的問題。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由一群積極關注舊區重建的街坊和義工(或共工)於20148-9月籌組,希望作為一個持續致力組織區內街坊自行組織的互助關注組,共同參與社區議題討論、共同關注與舊區重建相關的政策和議題、共同議事和解決困難。我們也希望促進街坊自主地規劃自己社區的未來發展和生活模態,重新正視社區經濟和社區網絡的重要性,達至真正的「城市規劃民主化」。

 

參與團體:

H15關注組、

福榮街532-542號重建關注組、

東京街福榮街重建關注組、

青元重建關注組、

衙前圍村重建關注組、

基層發展中心、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青年拒當樓奴運動、

土地正義聯盟、

自治八樓、

德昌里23號舖

行動日期2015425(星期六)

地點上環中遠大廈地下外花園廣場(市區重建局總部地下)

時間下午二時集合,三時開始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及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

廣告

星期日明報2012-08-12訪問順寧道天台戶何生

順寧道半生緣 鄰里人情拆不掉

2012-08-12

【明報專訊】年近50的何先生,還是手抱嬰兒時就在順寧道生活,小時候跟父母和親戚住在順寧道59號天台,幼稚園在55至57號的天台學校讀,父母都在附近一段順寧道做小生意;1980年代末,59號一段樓宇被私人清拆重建,何先生已長大成大,就獨自搬到71號(今次重建區內)頂樓租住板間房,04年板間房業主打算裝修,又再協議讓他以特惠租金搬上71號的天台屋居住,直至今天。這位在順寧道生活了近半世紀的街坊,就因交不出07年的居住證明,至今未獲任何安置協議。

「住咗咁多年 根本唔想搬 」

「因為舊樓的信件容易弄丟,我一直都用父母在沙田的公屋作通訊地址,兒子的出世紙、所有正式文件都用父母公屋地址登記,租金交給房東婆婆,水電費交給樓下的租戶,真的無任何住址證明。」但明明在這裡住了數十年,街坊個個認得他,房東婆婆宣誓證明他一直交租,最近再聯絡回樓下已搬走的租戶,又再多交一份宣誓文件,何先生與市建局信來信往的爭拗大半年,仍未得到明確回覆,市建局只是反覆抄回屋宇署清拆安置的條文回應,由此至終,屋宇署卻從未有人員參與此事件。

「你有得畀我揀,我根本唔想搬,天台屋我住咗咁多年住慣曬,人哋以為住天台一定好慘,有些係慘的,十幾戶迫埋一齊。但我呢度得4戶人,廚房廁所共用的,鄰居互相好熟絡,有感情;幾十年前住天台屋真係熱,但而家有曬冷氣,無咩問題,夜晚坐出嚟唞涼,陣風仲舒服過冷氣多多聲。咁多年嚟我一家三口都係交緊500蚊租,你就算安置我去公屋都貴好多啦,新式公屋又個個關埋門,無曬以前守望相助的感覺。」對天台屋如此自豪的何生,卻無端被市建局視為博安置的外來人,成件事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難得在家門前有一片自由空間」

不過,隨著重建區內住戶陸續獲安置搬離,何先生繼續留守天台也面臨治安惡化的問題,而且昔日好鄰居搬走,家裡都感覺冷清。天台屋拆一間少一間,天台居住的文化卻甚少被正視和珍惜;在清拆前最後數月裡,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籌劃了一系列跟天台生活、順寧道社區及天台屋政策有關的活動,「天台其實是好奇妙的地方,現在香港可能得丁屋別墅、小部分的寮屋和天台屋,可以在家門前有一片露天空間,按自己的生活需要自由使用。搞這個天台文化節,最主要想跟其他天台街坊,或未住過天台的朋友,都可以一齊探索天台生活的可能性。天台除了燒野食之外,仲可以種菜、養豬、曬鹹魚、做電影放映會,好多嘢,你諗得出都可以一齊試。」

天台齊齊曬工作坊

【明報專訊】時興都市綠化、天台耕作,其實數十年前的天台屋居民早已實踐。何生小時候在59號天台居住時,祖母會自己種冬瓜豆角等蔬菜食用,更養過豬、雞鴨和白鴿,猶如鬧市農莊。何生學得技巧,自行實驗出天台種龍眼樹、香蕉樹,甚至種大樹菠蘿的方法!每次都是種得太大棵才搬去後山落地生根。遷居71號天台之後盛況不再,只種些小盆栽自娛。為籌備天台文化節,何生已準備一堆種植用工具,打算重出江湖,將天台耕種心得傳承下去……

何生的父母在順寧道經營雜貨店,自小便見他們買料回來在天台曬鹹菜,大批採購紅衫魚,自行醃製淡口鹹魚拿到舖去賣,甚受歡迎。後來娶了太太華姐也喜愛利用天台空間自製鹹菜。這次工作坊由華姐帶領去逛附近社區街市,參與者自選瓜菜,學習醃漬,9月底天台文化節閉幕時一起開罐分享。

通識導賞﹕天台上 的隱形人家

【明報專訊】香港市區新舊樓宇交錯,每逢置身高樓,總愛觀賞附近唐樓的天台景緻。

在政府思維裡,天台建築物都是破爛和非法的城市毒瘤;對於在新市鎮成長的筆者來說,看著參差不齊的天棚、鐵皮屋,從各式衣服、盆栽、家具雜物和不知名擺設,猜想主人家的生活,只覺其樂無窮。

不規整的空間,每個天台都彷彿有故事可說。

上世紀50年代香港人口激增、房屋短缺,基層市民除了在市區邊緣和山邊自行搭建寮屋,一部分人就選了天台作家園。

石硤尾木屋區一場大火,讓殖民政府開展公屋計劃,寮屋居民陸續上樓,也上演了獅子山下社會向上流動的故事。

天台屋卻命運迥異。清拆寮屋可以收回官地發展,故政府一直積極將居民安置上樓,務求清拆項目能順利完成。天台屋位於私人樓宇內,清拆基本上對政府來說沒直接得益,只要沒居民投訴或即時危險,一直都是聽任其存在,甚少執法。

往日人們也不太有天台業權屬大廈公有的觀念。天台都由頂層的業主使用,蓋起屋子自用、出租或轉售,都有律師樓認可、有地契、合法買賣,要向政府繳差餉,也可以接駁水電,完全是被官方承認的樣子,很少居民會意識到,住在這裡隨時可能被清拆趕走。

積極清拆 懶理安置

90年代市區重建步伐加快,低下階層聚居、業權混雜的天台屋成了市容的污點、收購重建的障礙,終成重點打擊對象。政府忽然以僭建之名,在1994至95年間展開「滾石行動」大規模清拆天台屋。多年來住屋需要遭忽略的天台貧民,居所被拆,安置條款卻極苛刻。政府祭出1980年代中處理寮屋安置的「八二六一」標準(即居民須證明在1982年6月1日前已在此居住的才有公屋分配),但當年天台屋並未包括在該寮屋登記計劃內,居民卻要為這條與自己無關的準則提交十多年前的居住證明,才可獲公屋安置,結果由荃灣至旺角均爆發激烈官民衝突。

滾石行動後十多年間,屋宇署的清拆目標,轉而放在較易處理的外牆和影響樓宇結構安全的僭建物上。直到發生馬頭圍道塌樓、唐樓劏房大火天台逃生路被堵等慘劇,去年初發展局又宣佈大幅增加屋宇署人手,以全面取締天台屋、天井、平台、後巷等僭建物;然而,相應的公屋安置配套如何改善,卻未有提及。

重建被逼遷 低價賠償

除了屋宇署清拆外,天台屋居民近年亦面對市區重建威脅,連同依存而生的舊區唐樓,被私人發展商或市建局一幢接一幢的推倒。由於被視為僭建物,天台屋居民在市建局收購過程中待遇如同二等公民,即使是天台屋業主,賠償方式亦只會等同租客處理,不會有樓換樓或按同區七年樓齡物業價格計算的賠償;甚至有業主因持有物業(只是以數萬元買入又不被承認合法地位的鐵皮屋),就被房委會視為不符合入住公屋資格,僅得一筆過數萬元的搬遷費賠償。

最近市建局又有新猷,在深水埗順寧道重建區範圍內,特別要求天台戶提供人口凍結登記日前兩年的住址證明,才可獲房委會公屋安置,樓下的住戶卻不需要。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的居民和義工成員都百思不得其解。市建局指這是因為屋宇署清拆天台僭建時都要求前兩年住址證明以作安置,但一個處理市區重建的機構,有何理據在重建事務上,援引屋宇署清拆僭建的準則來處理安置?按《市區重建局條例》和以往的重建項目,從來沒有這種做法。

無理索取數年前居住證明

屋宇署要求住戶兩年前已在僭建物內居住,是因發出清拆令至署方執行強拆之間有寬限期,業主可選擇自行清拆;為防非住客在這期間搬進僭建物來渾水摸魚「博安置」,才要求兩年前的居住證明。但市建局重建計劃一向機密,在公佈重建項目當日即突擊派人上門進行凍結人口登記,確認住客身份,本已是防止渾水摸魚的措施;這次重建計劃在2009年6月公佈,2011年底當樓下住戶都安置好和搬走後,局方才無端要求天台戶額外提供再前兩年(即07年6月)的居住證明。要提交4年多前的文件,不少天台居民都大感頭痛。

文 林茵

圖 李澤彤

編輯 蔡曉彤

報導圖片版: http://rooftopfestival.files.wordpress.com/2012/08/20120812mp.jpg

短片| 被迫遷租戶近況: 面臨強拍的天台屋

順寧道被迫遷租戶的楊媽媽,
仲有三個化骨龍,
近況如何?

三個化骨龍在天台屋有乜玩?

請看這條共同創作的短片。

共同創作:
鄧詠嬅、鄧天華、鄧心華、楊源柳(前順寧道重建區租戶、現天台屋租戶)
張善怡(影行者、順寧道義工支援組成員)

協作:鄧安怡(順寧道義工支援組成員)

繪畫: 鄧詠嬅

攝影: 鄧詠嬅、鄧天華、張善怡、鄧安怡

踢爆:市建局最近在順寧道搞咩?

    可能因為之前租戶反抗市建局卸膊,展現出強大的基層互助網,每次大型活動都有近百人參與,
    市建局對業主的收購似乎都不算太刻薄,也似乎陸續安排租戶,但是,最近,又發現佢做野好可疑!
    各位重建區的街坊,如果重建上遇到問題,記得同順寧道重建關注組商量,關注組裡都是呢區的街坊,
    希望團結一些,幾枝竹總是難折過一枝竹!
    )71號租戶
    明明是分租戶,點解其中一個走左,市建局要迫剩番果個交哂成層樓的租!?
    二)83號五樓各板間房租戶
    早前市建局給街坊的訊息好混亂,混亂中還傳出「因二房東不肯接受補償所以三房客都不可以走」,
    我們向以往重建區的街坊查問,都無一條咁的政策,於是寫信俾市建局,要求俾一個白紙黑字的答覆,
    點知市建局將呢個政策問題講做係「街坊私隱」,所以唔肯答!
    不過,經過街坊一再查問,關注組一再出信之後,市建局又似乎忽然變得非常有效率,快手快腳處理街坊的疑難啦!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
    2011
    16

第八屆社運電影節放映順寧道紀錄片!~《順寧道,走下去》

共同創作:順寧道重建關注組、順寧道義工支援組、影行者 |2010/香港/ 95分鐘語言: 廣東話

長沙灣一條名為順寧道的街道,卻因為市區重建局的敷衍塞責而讓租戶不得安寧。

楊小姐加三個化骨龍、姚先生夫婦和何先生;一個單親媽媽,一個中港家庭低收入戶,一個資深深水埗街坊兼小販--都是這個重建區的低收入租戶。 2009年的6月,市建局宣佈將順寧道69-83號劃為重建區,並即日進行人口凍結登記;然而亦在同日開始,13戶居住於此的租客卻陸續收到了小地產業主 的迫遷令,市建局卻不肯承認該批租客的身份,拒絕依法對受影響租戶進行原區安置或作合理補償。這邊廂地產剪水剪電上門叫罵,那邊廂市建局寬佬懶理。

本來,法例話業主一個月通知可合法趕你走,但經過合作互助,還有義工的協作,大家都支援了大半年才無奈被迫走。回頭看看這個平凡都不可再平凡的社區 沒有大房、沒有美景,唯一擁有的就是物價低廉、交通便利的十五分鐘生活圈。是什麼動力令毫無議價能力的板房租戶可以持續抗爭?似乎還是要在這個地方尋覓。

放映日期:

11/11/2010(四) (7:30PM)
上海街重建保育區側街角(旺角快富街/康樂街街角空地 (上海街634號側))

14/11/2010(日) (7:30PM)
馬頭圍塌樓重建區, 合隆麵家(土瓜灣鶴園街六至八號地下)

順寧道重建區60年代尾舊貌及導賞團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何先生找來的相片及他寫的一段字:

「順寧道重建區曾出過明信片(postcard),近日舊街坊(花名牛奶仔)交來舊區明信片一張,圖片中正是現在順寧道重建區舊貌,終在網上尋得此照片(見上圖),網上稱此照片攝於七十年代,但本人生活於順寧道數十年,及從照片中人衣著推斷,照片應攝於六十年代尾,紅色順天肉食公司帆布位置正是現今71號的「宏開汽車服務」,近中間窗下的白底紅字招牌,是順寧製衣廠(見紅圈) ,現今仍隱約可見,可能照片是翻拍後才放在網上,所以放大圖像後不能看到「順寧製衣廠」幾字,但在明信片上則仍可看見。我父母當年正是在順寧肉食公司帆布下開檔賣貨,因面向行人路所以未能看見,而帆布左下角正是牛奶仔之菜檔,正因如此,所以牛奶仔找尋了二十多年終於以一百元買下這明信片(他年青時捨不得買)。

多個同學訪問我,想了解重建區的舊事,現正好找來當時的實景,照片差不多把整個重建區攝於照片中,惟69號只有部份攝於照片內。」

另外,何生亦找到,在這個網址: http://hk.myblog.yahoo.com/old-hk/article?mid=2419 可看到1974年和2009年順寧道重建區的對比,兩張相片都在同一個角度拍攝,右邊的就是包括了69-83號的順寧道重建區。

如各位有興趣聽聽何生說說深水埗和順寧道史的一些歷史和故事,如果有10人以上參與,何生可以星期日給大家辦一次導賞團,每位參加者收費$20(其中一半會撥作順寧道重建關注組經費,另外一半則給何生作導賞津貼),有意請把你的聯結方法(姓名、電話及電郵)電郵到 shunninggp@gmail.com 或 致電關注組/義工支援組。

查詢: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69726672
順寧道義工支援組:61887262

姚家芳姑的十五分鐘生活圈 ~ 順寧道迫遷紀事

政府或地產常打造甚麼高鐵半小時一小時生活圈,

其實在市區的舊區中,街坊也有15分鐘生活圈….

看看芳姑,步行上班不用15分鐘,途中又有街市,十分有效率….

偏偏,現時市區重建只顧起豪宅,把舊區街坊從原本的社區趕走……

現在幾經接近半年的抵抗, 姚家被迫遷, 勉強在附近找到租金只有更貴的單位,

但搬後不久, 發現原來新單位是田生正在收樓的地方…

(這影片拍攝於09年12月,是姚家一個早飯的續集,事忙拖至現在才剪成…不好意思….

另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正籌備民間社區規劃方案,請密切留意)

從順寧道的一角放眼深水埗-何生專訪

(轉貼自獨立媒體民間報導: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7814

文:江仔

懷緬將來

順寧道重建關注組何生,但不是重建的受害者,頭髮灰帶黑,戴著眼鏡,像學者般,但不是學者,只因看不過眼,仗義出手。在深水埗土生土長,在街上見證各行繁榮與衰落,規舉的大廈,人情的唐樓,新舊的交替。

說起深水埗可能會想起,逼滿人的黃金商場,尋寶聖地「鴨寮街」,殘舊的唐樓。如果是關心重建的人,可能會想起一大堆街道名字和某個受重建影響的街坊。

地膽何生會細說深水埗怎樣變成今天的深水埗。

街道故事

昔日何生住在天台屋,常常在天台放風箏,樓下便是街市,街上會放滿長椅,有人抄蜆,東風螺,就像廟街的大牌檔熱鬧非常,何生不忘地說:「我果陣時好 鐘意落去食抄蜆。」有些人會在鬧市張開帆布床,床上放滿各式各樣的書,供人借閱算是最早期的租書店。現在成行成市的椰汁大王(最初叫九記椰汁)都是往日眾多小販的一員。何生一路回憶:「以前既生活如果你唔覺得悶,其實都幾多姿多彩。」

深水埗收舊電器始於大陸初期的開放改革,內地生活用品缺乏,人開始富盛,開始可以買電器,「有就得架嘞,都好過無。」何生道出當時人們的心態。最初只有幾部車回收,由早期黑白電視,傳呼機到後期的手提電話,變到了現在的成行成市。

何生突然拿出打火機說:「當時有人叫我,喂,不如攞啲貨(打火機)上大陸賣丫,上去賣可以賣10蚊個。」當時長沙灣生產的打火機只賣個幾銀錢。如果不停運回大陸賣時收入相當可觀,但最後沒有成事,而現在內地生產的打火機一元一個,香港三元一個,長沙灣也停止做打火機。

出路

一些舊物具,在別人眼中只是垃圾,在有眼光的人眼中會是寶物。何生說起他聽過的故事,有人在舊貨埋中,找到一件醫院用來製造電解水的裝置,外形像鎖匙扣,用途是讓病人快點吸收藥物,原價二萬多元的裝置,只以百多元買回來,但賣了幾千元,所以眼光真是很重要。

深水埗最體驗到資源再分配,一張床,一個衣櫃,最小要數千元,但因尺寸問題,往往搬到新居便用不了,當有心人願意回收,轉賣給基層市民時,便製造了商機,市民可以節省金錢,為環保出一分力。除了送往堆田區還可以送到需要的人手裡,何生語重心長地說:「其實咩去路都有。你行黎果陣會發覺好多野你未見 過,但係依樣野係你唔識姐,第二個識架嘛,咁咪又係一個去路囉。」

社區

舊社區比新社區擁有更多人情味,以往舊樓業主,不介意把樓梯租給別人做生意,沒有什麼租約,沒有所謂。他笑著說:「我以前住的天台,係點得返黎我都 唔知,唔知我阿爸點得返黎,買左丫,租返黎丫,定霸返黎。」如果現在的人租樓梯給別人做生意,會定很多規則,明文規定,為避免衝突,但以前沒有這麼講究。

舊的處事方式會跟著舊樓一起改變,新思維跟著新樓不停發展。何生感嘆地說:「人可以懷緬過去,但一定要展望將來,過去只能用來懷緬,地方舊左就必需要拆,人始終都係會死。拆左之後,起左啲新既出黎,幾十年之後,咁佢咪又係變左舊,但係你要不斷去循環佢。」現在說的保育,都只是拖延重建的時間。最終都是要拆掉,但我們在處理新舊交替時是不是可以做好些?

結語

何生,在街頭見過、聽過不少傳奇的故事,一個人可以打造一個街知巷聞的地標,一件普通人眼中是不值錢的物件,可以帶來無數的金錢,造成一個行業。一些經驗,可以改變生活。

4月21日的[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轉播

〔窮母親的抉擇

–基層、住屋、生計、市區重建、婦女、中港家庭、規劃……〕討論會

日期: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時間:晚上八點

地點:長沙灣順寧道/東沙島街交界的公園

講者:伍建榮(基層發展中心)、梁國雄(長毛)、鄧永成(浸會大學地理系副教授)、

楊源柳 (順寧道重建被迫遷租戶、順寧道重建關注組成員、人大釋法受害者、居留權人士、單親貧窮戶)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楊源柳(一),8之1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楊源柳(二),8之2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梁國雄(一),8之3

窮母親的抉擇 討論會-梁國雄(二),8之4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伍建榮(8之5)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伍建榮(8之6)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鄧永成(一),8之7

窮母親的抉擇討論會–鄧永成(二),8之8

(在此對鄧永成致歉,因拍攝人員換帶導致講話內容有些中斷)